清晨十分钟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正是数九寒天,清晨的空气异常冷冽。我走到约定的等车地点,车还没来。为了抵御严寒,我在马路边上来来回回慢慢地踱着。

  7点30分,就要到上班时间了,公路上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南来北往的鱼贯而行,井然有序。车轮碾过地面,发出轻微的动听的刷刷的声响。三三两两骑着电单车的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有的还裹着棉褥子,带着厚重的头盔,弓着腰急匆匆地从我面前驶过;骑自行车的人却显得从容得多,一手扶把,一手揣在裤兜里,偶尔遇到相熟的面孔,慵懒地打着招呼;也有步行的,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缩着脖子哈着腰横穿马路,头也不回地走向那边去了;身着橙色外衣的环卫工带着大口罩,挥舞着手中的扫帚,正在一丝不苟地清扫街道,他前面不远的下水道口升腾着袅袅的热气。

  我等车的地方紧靠着一家家具店。店老板新订的家具到了,随着车厢侧门打开的声音,从店里走出来几个小伙子,强睁着惺忪的睡眼,在老板的指挥下,七手八脚地从车上往下卸家具,一面相互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店老板站在车下面对他们的对话充耳不闻,只不停地嘱咐着:小心点儿。家具店前面是一家服装店,女店主刚刚骑车来到,她穿着一件很时尚的蓝色修身羽绒服。放好车,她先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弯腰锁好车子,一面懒懒地打着哈欠,一面从小巧的挎包里摸出钥匙,蹲下身去开厚重的卷帘门。我从她身边轻轻踱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

  马路对面是一家婚纱影楼,有几辆崭新的黑色奥迪车缓缓地停在了它的门前。西装笔挺的新郎意气风发地打开车门,举步迈上了影楼的台阶。不多一会儿,一脸羞涩和幸福的新娘就在新郎的半拥半抱下走了出来,高高盘起的乌发,点缀着精美的头饰,一袭纯白的曳地婚纱映衬着新娘姣好的容貌,在这清晨的寒风里宛如盛开的莲。这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和圣洁的时刻,也是最值得回味和炫耀的时刻,就连那嗔怪的声音都满含着娇柔。或许是太冷了吧,新娘子一手拽着婚纱,一手拽着新郎,急急地奔进车里,车队又缓缓地行进了。车两边后视镜上的彩色气球卖弄似的在风中招展。

  它旁边一家音像店的喇叭突然响了起来:“长长的头发,黑黑的眼睛……”熟悉的旋律穿过冰冷的空气鼓荡着我的耳膜,令我不由得抬眼张望。一个趿拉着棉拖的中年女人伴着铿锵的音乐从里面走了出来,披散着头发懒洋洋地去马路对面倒垃圾,可能被刺骨的冷风冻着了,明显地打了个寒噤,一面紧紧地裹了裹披着的棉衣。

  我搓了搓有些麻木的冰冷的手,拢到嘴边吹了吹,热气还没到手指就被冷风吸走了。车还没来,我跺了跺脚,转回身向北继续踱着。拉面馆的门前停着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马路上还有几辆汽车,都是来吃早饭的,陆续的有人出来,陆续有人进去。当然也有步行的,用纸巾擦着嘴满意地离开。现在的人们越来越习惯这种快节奏的生活,算着时间起床,胡乱地刷牙洗脸,急匆匆地赶点上班,在上班的路上随便找个地方马马虎虎对付点儿东西,而越来越不喜欢自己做一顿精致的早餐了。看起来似乎都生活得格外充实,格外有规律,格外认真和忙碌,却很少想过这样做有什么不好。

  紧邻拉面馆是一家彩票中心,还没有开门。门脸上方拉着红色横幅,上面极具诱惑力地写着大奖的奖金和××中奖的广告,呼啦啦在风中舞动着;理发店门前排列整齐的五颜六色的毛巾是不说话的解说员,远远地向你昭示着那家店的功能,尽管尚未开张,但是已经有发型靓丽的年轻小伙子进进出出了;而那家批发雪糕冷饮的小店因为季节的原因早已改卖冰糖葫芦,几串巨大的色彩艳丽的“糖葫芦”被张贴在玻璃灯箱里,吸引着过往行人的眼球,扩音器里正不厌其烦地播放着那支关于冰糖葫芦的经久不衰的老歌。

  花店也还未营业,但是从展示橱窗里能看见姹紫嫣红的花朵和青翠欲滴的绿植。就要春节了,花店正是好生意呢。我也该买点儿花呀草呀什么的装饰一下自己的小窝了,作为一个不太称职的家庭主妇,已经太久没有这种心思了……

  这样想着,一声熟悉的刹车声自身后传来,哦,车来了。我紧走几步拉开车门,一股温热的空气扑面而来,真好。我的忙碌的一天也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