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消化这个女人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要消化这个女人

  ——致WA

  我读了一个下午这个女人的诗

  这个女人的诗叫我颤栗

  烟火已经绝迹

  大地是生铁的母体

  坚硬的粥糊不住墙上的画

  天空只有落叶和飞鸟

  我要消化这个女人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胃

  想伸手抓住风的叫声

  魂已经和月亮粘在一起

  这个女人谈不上伟大

  她的屋子是新的

  她爱的不是云不是水

  她站在山上抱着太阳哭泣

  一个下午我都在窒息

  我甚至诅咒这个女人的诗

  我感到来自天国的召唤

  刀具和指甲一起在剥蚀我的心

  停顿的间隙声音在发光

  我和鸟儿一样在天空飞

  我相信我已经爱上这个女人

  我相信我已经爱上这个女人

  皮肤上长出了鲜艳的玫瑰花

  浑身的细菌吱吱地叫着

  唇瓣的声音生霉了

  蝴蝶依然在飞

  一个傍晚大雪纷飞

  零下40度时河照样奔流

  猎豹卧在林中等待奔跑的鹿

  我停在旅途等一个我爱的女人

  闪电把天空劈碎了

  猎豹正在食用血淋淋的鹿

  那个让我淌过冰河的女人

  我依然站在冰河的湍流里

  哪怕站成一块冰

  我渴望她就是那流动的河

  春来时 化成春水

  那也是今生最幸福的事情

  我和这个女人的故事

  我种麦子的年纪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哪里

  我读在河之州的时候

  这个女人

  还没认出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好多年了

  谁也不知道谁是谁

  谁在哪里

  哪里是谁

  哪里只是彼此爱的地方

  直到那一年那一天

  两个人站在马路的两边

  马路没有隔断潮湿的视线

  前世似乎决定了

  这一年的这一天

  从此天更蔚蓝

  大海扑面大地铺展

  我看见佛的手抚摸彼此的额头

  悬崖上竟然长出水中的莲花

  这个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