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散文(外两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偶像

  我曾在你身上看到了内心希望的亮点,看到把希望变成现实的真实途径。我就为这心灵的相通,凭着感觉无怨无悔地付出。

  我的感觉没有错,但我心中的你并不真实,那是被我涂上色彩,罩上光环的心中偶像。

  偶像是由人的内心希望加工而成的,不是现实中的原型。

  成功与侥幸无关。成功是汗水、沉静、历尽沧桑不改初衷的结晶。

  你是一棵树,一颗高尚的、想给别人遮阴凉的树,当然,也是想钻入云端,让别人艳羡无比的树。

  树是在四季轮回、炎暑风霜、大自然的客观规律下一点点增高强壮的。你却经不住时间的煎熬,不愿去经受这些。你把周围树的枝叶嫁接到自己身上,不管是否血脉相通,直管拼接的自己越来越强大。

  殊不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会让自己不堪重负。变形的累积,不但没壮大自己,反让自己的根基受伤腐烂。

  在我越来越接近偶像的时候,你脱壳而去。你没做成栋梁,没做成大树,而是在风雨中慢慢腐烂了。那种无奈和惨痛并不是只有你拥有,我比你有过而无不及。

  我的精心设置、注入热情和心血的偶像,它不以我的意志而存在,它在另一个空间里经风、淋雨、日晒、霜打,却得不到维护和修养,被无情地侵蚀和摧残。

  惭愧!我没能和你并排站到一起,无力为你承受和与你相互抚慰。你曾把滚烫的心放到我冰冷的体内,供我生命的能量,我只能站在世俗的屏障内,看你的自尊一点点地瓦解,看你在我挖心掏肺的痛疼下自生自灭。

  惭愧!许多年的岁月后,我仍不能与你共高低!你曾借世俗的手给我一个支点,我找遍了全世界,也找不到与你相携的通道。冷酷的现实做定了,冷酷的现实让我们已彼此麻木。

  你那带有余温的话仍响在我耳边:“你对我的话记得这么清楚,刻骨铭心吗?”

  我用沉默回答了你。这沉默不是默认也不是否定,只是对过去的一种大度的宽容。

  过去磨练了我们也成全了我们,同时又给我们印记了无数遗憾。

  谁也没有回天之力,也只有宽容地对待遗憾了。

  等待

  你是一场春雨,我是一粒种子。在你滋润过的土壤里,我发了芽、长了叶、开了花。在我的生命里,你是第一个给我力量的源泉,从我懂得珍惜时起,我就与你结下了不解之缘。

  云彩从天空中散去,太阳用温暖的怀抱拥抱着我。我忘情地生长,用我稚嫩的心和你给我的力。

  精疲力尽的时候,我盼啊盼,盼望再和你重逢,继续从你那里获得力量和新生。我不知自然界中还有季节的变化。直到有一天,你冻的发抖的身躯,再一次和我拥抱,一种从未尝试过的刺心的寒冷,使我痛苦地落了叶、萎了花,匍匐在地。一只觅食的小羊走过来,吞吃掉我再也直不起的躯体,只剩了我藏在地下的根还活着。这条没了叶、没了枝、没了花的可怜的根,恐慌地哭起来。

  你渗透到地下,和这残缺的生命偎在一起,喃喃地说:你没有变,是季节变了。哭没有用,重要的是不要丧失信心。你告诉我,地上面很冷,寒冷的外界不允许我再及时地长叶、开花,要等待,等待再一个春天来临。等待的过程中,不能向上发展,就在地下面延伸。把根扎的深一些,长得壮一些,吸收的养料足一些,为再一次生长做准备。最后你说,你又要走了,但不会走很远,你要变成晶莹洁白的雪,覆盖在我上面,不让寒冷侵透我的根;你要我在再一次生长时,不要急着开花。说长得高大粗壮,才不会匍匐在地,被觅食的小羊吃掉。

  你变成雪,像棉被一样覆盖在我身上。我不再哭泣,我又拥有了希望。我在地下努力地壮大自己的根,等待着自然界中再一个春天的来临。

  自己走一程

  世上有很多事是很奇妙的,像我。

  从母亲的怀抱里感受命运,从父亲的眼光里寻求支点。众说纷纭的话记在心里,却不能铺就我要走的路。

  父母懂我,但只懂我一点。他们为我设计的前程,一半是动力,一半是阻力。特殊眼光的交织下,形成了我孤僻、叛逆的性格。

  或许,我所经受的风雨是和别人一样的,只是承受力不同;或许我的亲人像别人的亲人爱别人一样地爱我,只是当初我不具备一双辨别爱的眼睛。

  渴望过过来人的扶持,只盼到那高傲的目光从我身上掠过;没有对友人产生过一丝渴盼,却得到了对方无私的爱心。

  也有过只开花不结果的感情,没感受对方心灵的回应。

  也曾经漫无目的地行走,也曾经迷路后独坐在沼泽的边缘哭泣。

  那个走在鲜花铺就的道路上的小姑娘不允许我孤独。她拉我一起走。

  “不同路的。”我哀哀地说。

  “终点一样。我可以不让你伴在我身边,但不会让你在原点徘徊。希望是有的,鲜花也会属于你。但你不能像浮在水里的浮萍身不由己。只要你心中有对生命的热爱,只要你心里有一个方向,其余的我都可以给你。让我们拉手走一程吧。”

  这一走,我心里就注满了别人的爱,这一走我就不能再停下来。

  当我走得很累的时候,想想友人和小姑娘,力量就从心底升起。有什么能挡住融化万物的爱呢?

  性格的缺陷让我做一个玫瑰色的梦,梦中的我脸上洋溢着惨淡的笑。

  爱没消失,爱已注入心中。两双眼睛看着我,却不忍把我叫醒。或许,他们认为,我该好好地歇歇了。

  爱造就了我寻找终点的命运。睡梦中我也在不停地挣扎。

  一声路人的断喝下我睁开朦胧睡眼。爱依旧暖着我的心,两双眼睛那里去了?他们一定是看到我在睡梦中成熟起来,专心走自己的路去了。

  路人用他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我,我的脸上有了青春的朝气。我的心热了,浑身充满了力量。

  路人用他深沉的声音说:“让我再陪你走一程。”

  亲人扶我一程,友人拉我一程,路人陪我一程。

  我当然还有能力和信心自己走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