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未央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呀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呵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依稀还记得,这首诗是我在中学时学的。那个时候年纪尚小,虽说懂事,但无法真正体会到其中蕴含的内在情感及意义,只觉得这首诗读起来朗朗上口,于是就在老师的带领下一遍一遍的放声读着。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渐渐地就开始对这首诗有所领悟。古往今来,写故乡的人也不在少数,人、事、景、物,一应俱全,各有千秋。我也看过许多描写故乡的散文、诗歌,于朴实无华的文字中,处处透露着对家乡的依恋。虽说故乡已成为人们老生常谈的词,但不同的人心中的故乡却有各种滋味。每个人的境遇不同,所述家乡时的心境也就有所不同,从内心溢出的情感也就千差万别,或悲;或喜;或忧;或惧。当为消解这思乡之情而无计可施时,画家就把它转化为绘画艺术;诗人把它转化为诗歌;散文家把它转化为散文,运用艺术与文字的通透,便可宣泄心中的郁闷与欢喜之情。

  家乡二字,永远是人们绕不开的话题。大多数人都是以家乡为傲的,自卑者除外。看惯了城市的喧嚣,一切就开始变得焦躁起来,但碍于社会中许多隐性因素,人们都习惯性的把各种感受微妙的潜藏起来,露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色。有人说,理想永远是和家乡背道而驰的,想拥有理想就得离开家乡;想留在家乡,就永远别谈理想。就如80年代的人们,为致富,选择背井离乡,下海经商一样。即使这样的理论能够找到很好的证明范例,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最终还是希望落叶归根,回归家乡。

  我有一个朋友,独自在外打拼多年,我曾问他:“你不打算回老家么?”他回答我说:“现在不回去,等我老了,要离世的时候再回去,那时我必定要落叶归根。”“落叶归根”多么形象的一个比喻,它所衍生出的不仅是一幅幅秋季的美景,更是一种潜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无限牵挂。我想这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一种乡土情结,不管飘到哪里,根始终停留在一个地方。没有根,就无从谈起生命,更无从谈及理想。对于此,有根终归是好的。

  文明有文明的发源地,生命也是如此。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一个源头,那便是家乡。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如果没有山上土地孕育出的粮食,没有山涧潺潺的溪水,树苗也就不能成长为大树,我们也不会有无忧的童年及令人沉醉的花样年华。与生俱来的,除了获得的生命,还有就是人们复杂的情感。春去秋来,四季更替,只要是人,这种对故乡的浓浓情感始终追随其一生,直到生命的尽头。

  在城市生活时间长了,就想觅得一份宁静,这是绝大部分城里人的心境。晨中吸一口新鲜空气,午后享一杯淡茶时光,夜晚坐在庭院赏星星与月亮,自有一份舒心与自然。谁又不向往鸟鸣花开,超脱于尘外,能洗净尘埃、污垢的地方呢!记得有次回家,母亲去接我,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唯听见鸟鸣鸡叫,没有汽笛声,没有油烟味,有的只是山清水秀,葱葱郁郁正在成长的庄稼。于是我很真诚地对母亲说:“我觉得还是家乡好啊!空气清新,十分宁静。”母亲不以为然,一一数点着家乡存在的诸多缺憾。我顿时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现在打电话回家,说到个人工作和感情问题,她倒一改以往的常态,希望我们能留在家乡。我问原因,她说,她还是喜欢留在家乡,要是我们距离近点,以后也能常见。这种突然的转弯,对之前向往城市的她来说,却并不多见。也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使得那种乡情愈发浓厚,盖过了对城市繁华的向往;也许是习惯了乡村的宁静,开始接受不了让人压抑的城市烦躁。我打趣的说道:“以前您不是喜欢城市的么?怎么现在又变了。”她说城市的楼层太高,空间太小,给人一种压抑之感,在乡村住惯了,感觉还是乡村好。总归一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家乡便是他们渴望安享晚年的那个窝。

  自工作以来,就很少回家。现在算算,也快有两个多月没回去了。如果以人的一生来算的话,两个月的时间也不算长;如果以情感的牵绊深度来算的话,恍如隔世,时间长得都快让我记不清他们的模样。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我对现在停留的城市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近半年来,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原来这城市能找到和家乡一样的青山绿水,无法不让人感到亲切。葱郁的树木,连绵不绝的高山,总给人一种朴实宁静之感,让人不知不觉中从心里升腾出一种敬畏之心与怜爱之情。人是多情的动物,每个人的心里都对家乡寄存有一份情感,这情感剪不断,理还乱,伴随人的一生。就像余光中先生所说,乡愁是邮票,是船票,是坟墓,是隔岸的海峡,一生都在为它所牵绊。

  每当路过炊烟袅袅的地方时,那股被烧灼后溢出的干草味,随着袅袅烟雾腾空而上,总能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逗留片刻,一点点勾起在外人儿对家乡无尽的思恋之情。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儿时的伙伴,一起用树棍在烧着的谷壳堆里掏窝,然后把红薯、花生放进去闷熟的日子。那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在家乡的童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总少不了快乐。想在脑里,甜在心里,嘴角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一抹微笑,满满的都是幸福。

  也许是环境使然,或许是性格使然,我天生对自然有种不可抗拒的依赖感。从小与水为邻,与山为伴,自然就对山山水水有一份无法解开的情愫。至今为止,我见过最美的一幅图景,是在我家乡。记得那次我和爸妈去走亲戚,由于天气过于炎热,太阳过大,等到傍晚才准备回家。我和爸在前,母亲在后,坐在父亲身后,听风在耳畔回响,凉爽至极。抬头一看,尽是夕阳,红彤彤的挂在山头,如一位害羞的女郎,娇嗔着投入大山的怀抱。血染的晚霞,萦绕于山边,树木一片葱绿,给这寂寞的山峦一个极好的依靠。突然觉得,风景独好,无人共享,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兴奋地急着给朋友发信息,与他分享。说心理话,看过风景无数,那真的是我有史以来看到最美的自然奇景。我依偎在父亲的身后,在风中舔舐着那份独有的幸福。从此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我会生长在大山的怀抱,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大山的孩子,自然是毫无疑问的属于大山。也许前世我是山中夹缝里的一株小草,这一世又降落人间,和山再续前缘,才会对山有如此多的不舍与依恋。我不信宿命论,但对于我出生在那有山有水的山村,我宁愿相信那是上天的安排,因为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爱着她。不管在哪儿,始终如一。

  人一生,最少不了的,就是牵挂。或者说,人一生,最不可或缺的,就是牵挂。省内省外,亦或是异国他乡,不管你身在何处,脑海里始终留存着家乡的模样,饱含着对故乡浓浓的思恋之情。正如艾青所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那些家乡的人,家乡的民俗民情,家乡的山山水水,无一例外地牵绊着我们的一生。一切的一切,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因素,不容外界搅扰。生命有涯,情无涯。一生闯荡,情未央。对于我来说,故乡始终是故乡,也永远是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