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爱不随列车远去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虽然是春日,但依旧是春寒料峭,寒气逼人。

  时值正月,北方的春意还是来得有点迟缓。元宵节的那天,华灯初上,烟火正浓。我随朋友一起踏上开往西南方向的列车,目的地是山城重庆。由于初次南下,心里便油然生起了一股喜悦欢欣之感。一路上,没有疲惫,亦没有睡意。我紧靠朋友坐着,她亦没有睡意,只是一个劲的听着耳畔悦耳的音乐。

  她是那儿的常客,而我只是匆匆驻足的过客。也许这是此生的第一次,亦或是最后的一次。

  临走的时候,我从车站内特意买来了几本文摘,以备我途中消遣闲暇的时间。列车没有迟点,很快便驶进了黄昏。当远方漆黑夜空遥远处昏暗的霓虹灯亮起时,列车已经进入了陕西安康。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一个家住延安的女孩,在安康学院读书,学的是英语专业。途中我与她有过几句寒暄,之后,她便埋头于厚厚的书中。不断地在列车的快驶下翻着那恼人无尽的书页。

  列车在安康站停下时,是我帮她取下行李的。直到我帮她把行李拿到车站的地下通道时,她才让我止步。并用甜甜的微笑和我道过别,顺便也谢了我。此后,列车从黎明驶进黄昏,从黄昏驶进黎明,我都没有仰天一瞥。

  元月十七日午夜,列车员达观地向我们说列车很快就要到终点站时。顿时,列车上的人纷纷抬头望着车窗外,仰望即将破晓的天。

  到达重庆站时是凌晨三点之多。出了站口时,地面已是湿漉漉了。虽说天还没有大亮起来,但是车站内却是人潮如流,熙熙攮攮。我们借着晕黄的灯光,来到候车室准备小憩几分钟等到天色微亮时再去学校。可是在这样的小春天气里,这南方却是细雨淅淅,果真是比北方暖了很多。我带着几分新鲜感和好奇感向四遭观望了一番。熹微的晨光中,只见栉次鳞比的群楼,醒目地凸显在我的眼前。由远及近,群楼林立,及至车站内时,形形色色的人的在此候车。旁边几个不知什么地方的人在叽里咕噜地相互谈笑着,哗声已然透过雨帘传进了我的耳畔。我们伫立在站内,她们三个互相取乐谈笑,放松旅途疲惫的心情。而我则不由自主的在站内寻望。

  我跨过积水,向一个最不起眼的巷口移去。斜坡道上微微的灯光或明或暗地倾斜出点点光芒,殷红如血的霓虹灯遥远地在大路边闪耀着亮光。许是感觉使我回头一望,似一尊雕塑的老者双手紧套在长袖中,一动不动。眼光径直地看着前方,炯炯有神。那老者席地而坐,寂静的慈祥中略带慑人的感觉。我冲着那老者缓步地过去,边拉着上衣上的拉链,边打量着他。

  他的上身完全僵硬了。挺直的腰杆像棵白杨,他起先并没有注视我。依旧似乎在想着什么。我蹲下了身子,随口向他说道:大爷,你这么冷的天,你这是要去哪里?那老者对我的话不理不睬。我带着浓重山西口音的普通话,心想他是不是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吧!但他仍然注视着被黎明托起的新月,丝丝雨寒向着巷口打过来,又凉了许多。

  摸约几分钟,他才跟我搭上话。他是四川巴中人,指了指他的背后。正在被窝里熟睡的小孩,啊!天呢?我竟没有留意到他背后的小孩。真是遭天谴的,这么冷的天,孩子也跟着受活罪。顷刻间我的心快要崩溃了,他又告诉我。他们准备北上求生。说话时他老泪纵横,儿媳嫌贫爱富跟人跑了,只留下他的儿子和这个小孩。我心里滚烫烫的,酸酸的。这是什么世道啊!简直就是天理不公啊!

  短短的几分钟,让我体验到了人世的苍凉。出于爱子,他不惜年老迈力,客死他乡,也要给儿子注满人生多彩世界。可是我真但心,他会体力不支。他微微笑着,双手不断地擦着余留在眼角的热泪,而且也不断嘱咐我,让我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用于社会的人。猝然间,我也流下了泪。

  昔日富庶的川蜀,有着“天府之国”美称的今之蜀地,竟容不下他们的一角之地。我深深地感喟着,同时也恨着世道的不公。

  我知道,我的人生列车才刚刚起始,可眼前的他们呢?列车远远的把他们载走,停靠点或是人生的暮秋,亦或是尘下之土。

  当我们向黎明穿梭时,载着他们的列车向他们人生的黄昏驶去。

  别后他,我们匆匆又贯入繁华依旧的闹市。天放晴了,山城的雾气被阳光驱散。回到重庆工商大学后,思之想去,老人的这份爱,付出的很伟大。虽然我们仅有一面之缘,但他那烛照的心灵,却永远地伴随着我。同时,我真的衷心的祝愿,让他对儿子以及天下人的爱永不随列车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