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八月的乡村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一个村庄,一段岁月,一些故事,一些忧伤,还有一些失眠,伴随着一朵花开或一叶飘落,来宣告春夏秋冬的变更与交替。远远的在记忆的那一端,我看见关于村庄的新旧变迁在音符在跳跃!

  ——题记

  走进八月,乡村的日子变得宁静、和谐。似乎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等待秋天的降临。然而,乡村并不宁静,忙碌的指针在牵引着乡人。庄稼地,田埂边,到处都是晃动忙碌的身影,到处都是黝黑的脸膛和溢满汗水的身躯。我知道,这是乡下人在在忙碌中等待收获。

  我静静地走出家门,梳理烦躁的情绪。最近心情总是很落寞,我不知道人是否入秋了会有心理上的那种纠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真的与己相关?俗话说,家和万事兴。是啊,只有家庭和睦了,心态放平了,日子也就舒心畅然和美了。遇到烦心的事,我总是郁闷一阵,叹息一阵,然后经过时间的过滤,才会慢慢看淡了,想开了,一切也就释然了。

  照着镜子,看见自己渐渐滋生的白发不免叹息一番,感慨一番:岁月真的不饶人啊!咋就心里还觉得很年轻的时候一下子就老了呢?是岁月无情还是我抛弃了岁月?精神上,物质上,还有来来去去的那些人,都要在岁月里发起冲突和时间赛跑吗?我摸着自己有些粗俗夸张的肥胖身体,看着眼睑额头的皱纹,真想落几滴眼泪来哭给自己看。一种秋天的萧瑟之感侵入脑壳,忽然又觉得有些好笑,更有些凄婉,甚至还有些变态呢?

  入秋了,每天忙忙碌碌地上班,下班,和时间做着疲惫的赛跑。先是每天骑着摩托车,带着钢盔,奔跑于乡间和城市,无暇顾及身边的风景和人与事。总是很匆忙,除了喘气是自己的,别的啥也不是自己。忙到头来还是只看见皱纹增多了,却并无任何感悟和收获。身体倒是胖了很多,似乎有些营养过剩。算了,不骑摩托车改骑电动车吧。这摩托车的噪音实在是聒噪难听,耳膜都有点幻听了。电动车轻巧灵便,有它的优点与好处。可以快可以慢,还可以自由踩着掌控。时间是我的,我想咋样就咋样,我的自由我做主。

  心情平静了,日子也就超然了。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做。于是日子的节奏就变得轻快流利,心情也舒畅多了。村里有几位女教师,和我年纪相仿。她们每天都要去离村八九里地之外的镇中学上班,她们每天都骑着自行车,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慢慢行走。每次遇见,她们都会善意热情的与我打招呼。那时,我总是好奇,老师啊,工资多高待遇多好啊,哪家都有轿车摩托车的,为啥都喜欢骑自行车上班呢?来来往往这么远,多累啊!我先是纳闷,后来看见她们惬意的神情,我就在瞬间豁然明了了。骑自行车不仅仅为锻炼身体,还有更多的坦然情愫在构思着生命的伸延。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感觉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在萌动,人啊,别总是步履匆匆,适当放慢脚步 ,你才会发现身边的风景真的很美。此时,我看到在村庄的那一端,飘零的音乐声在花开的声音里大彻大悟。

  站在八月乡村里,遥望那些满野的绿开始泛黄,我觉得自己也由绿变黄了。那十里八里的秋意漫过所有的故事和忧伤泛起了彩色的波纹,映衬着乡人红黑的脸膛,那抿嘴满足微笑的人,不正也有我吗?

  今天,我把存放了好几年一直闲置的自行车擦洗干净,推出家门。或许,换个生活方式,放慢自己观赏世界的脚步,人生就又有了不同的感悟和风景了吧?减肥不是第一,充实自己的思想才是最重要。有人说我越活越倒退,或许吧?其实你不觉得有些东西有些曾经都是越旧越值得怀念和保留或流传吗?骑上久违的自行车上班,换个心态,感觉胸口的汗珠正沁出。我感觉心里的忧思和欢悦出来多少,又被乡间的骄阳烤去了多少,同时痛快淋漓的滋养就有了多少!

  走过村里的十字街头,看到路旁边的一家超市一角,那个凌晨就点起火来,老远就闻见香味的油条摊子跟前,一把硕大的遮阳伞已经稳稳地插在地上,像个太阳的护兵不卑不亢静寂无声。一群早已排成的长队,有大人们正在说着三海经,当然也有小孩子欢乐嬉笑声。这乡下人的日子真是越过越好,就连早点也开始买了。早晨的炊烟稀稀薄薄地从屋顶爬入云霄,很少见到那些灶房烟熏火燎般呛人的烟味了。买上一斤油条,不过是四元钱,打上一碗豆腐脑也就是一元钱,几元钱就填饱了肚皮,谁还去坐在灶坑前吹火烧锅叮叮当当的做饭呢?乡风在变,世风在变,乡下人的梦想也在变!

  早在二十多年前,这个小村庄还没有柏油路,有的也是两三米宽的黄土飞扬的狭窄土路。而这家超市的前身就是一个两间土房且房顶长满蒿草的小小杂货店。杂货店的一角也是这个炸油条的小摊子,摊主也是今天的马三婶,不过那时的马三婶年轻漂亮,梳着两个黑亮亮的大辫子。尽管她的模样俊气笑颜挂腮边,热情如今,但生意却冷冷清清极少有人问津。五毛钱一斤的油条啊,那个时候能买回家二斤多面呢,谁舍得吃?也就是路过的,走亲戚串客家的才会驻留称上一斤半斤的。那时,马三婶总说,挣钱不挣钱的,挣个自己吃也很知足了。

  那年的寥落早已不复存在了,手指微弹,灰烬如蝶,时间被疾驰的马蹄踏过,谁都不问岁月的变迁。日子还在,村庄还在,但村庄已不是昨日的村庄了。

  八月的乡村其实己经有了一些收获的味道,徜徉在这种味道里,细品,感觉它的新鲜和痛快。早早出发去上班,为的就是骑着自行车放慢自己的脚步和心态,用一双寻找往昔影子的目光,一路感悟今天的幸福。2014的八月,我要和自己的乡村进行一场“卷土重来”的约会!

  走出村子,宽敞的柏油路两旁,大大小小的杨树,柳树,榆树,梧桐树等参差不齐,有的参天,有的柔弱,伴着茂密的长满河塘的芦苇,站成乡村的装饰风景。小草还挂着露珠,野花还在娇羞妖娆。几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欢快地嬉笑飞舞,旋转预支的虚幻。一对喜鹊互相在树梢间倾诉衷肠,恩爱如漆,似乎在收买我的眼眸。我看了一眼它们,就是喜上眉梢。乡下人关注和平的思想,已经谋划到比远还远的地方。记忆的天空保持了永久的和谐,人类的家园啊,也是鸟和蝶的家园!

  离柏油路不远的庄稼地里,玉米棒子正在走向成熟,那些须从棒子口躺下了,一路上都散发着玉米棒子的清香味。而路边的小河旁的空地上,也到处都是机器和三马车、拖拉机的马达声。今年是近年从没遇到的干旱之年,如果是在十几年前,这些茂盛如茵的庄稼就只能等着渴死,旱死,直到绝收。但现在不同了,有了黄河水的引进灌溉,到处都是顺畅的沟塘与蕖坝,随时随处都可以给庄稼浇上及时水。你说,有了咱党的这些富民好政策,咱百姓能不富裕、能不安居乐业、能不知足吗?地头田间那些晃动的戴着草帽的身影和姑娘们叽叽喳喳的笑声,似乎是都牵动着今天的红酒,咖啡,油条,豆浆,冰箱,彩电,空调,电脑以及与世界接轨的密语。这些伸手可及的幸福,让我再次看见了生命的另一种征兆——乡村繁华岁月无边的风情!

  在通往乡镇各地的重要十字路口,远远地就看见各色的遮阳伞在那里早早的铺排。小摊贩们都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谁也不愿意去赶集叫卖,而是守在十字路口的两旁,把自己家产的纯天然的葡萄、早苹果、或贩卖来的西瓜,蔬菜等摆在路边,静静地等候过客的选购。尤其那两辆趴在卡车上的大铁船最抢眼,船里满满的都是新鲜的刚捕捞来的野生鱼。还有卖零食的,炸小吃的,来往的客人各自秩序井然地兜售着自己的货品,这些摊贩们把这个十字路口变成了一个小市场。或许,这条十字街头就是乡村的心脏吧?有明亮的心也就会有欢愉的天堂。

  天空很安静,抬头有雁阵飞过,还有几朵漂浮的云,在惯性的秩序中徘徊。这就是秋天的像征。它们是天空的一副画吗?悬在我所能看见的炫耀表面,纵使稍不留意,也会有破裂和弥合与修复的默契,是吗?花朵向往人间,而我却向往安静。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我看见路边的一片梧桐叶子悄悄荡起了秋天的大裙子。就这样,一个预感轻易地带走夏天千古相守的承诺,饱满的温柔总是秋的味道,在我弯曲的臂弯里尽情的撒野。当这样一种感觉苏醒,就是不再有人等待的牵挂着,只有回味把我的渴望越推越远。

  秋来了,你好吗?大路边除了来来往往疾驰的各种车辆之外,还有几个骑着山地车越野游玩的城里人,他们神情怡然地从我身边一掠而过。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城里人多好啊,有工资,有住房,有星期天,还有稳定的工作。他们现在很多人都过惯了出门上车回家坐车的生活习惯,偶尔也想着回归自然骑着脚踏车寻找阳光的气息了。城市的高楼大厦无法拒绝乡下人奢望的眼睛,而城里人也无法回避大自然的气味和碧绿的颜色。乡间的山水是美妙的,天空是湛蓝的,却终抵不过城市的喧哗。

  这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在静静地走,静静地想吧?又路过另一个村庄,发现整个村子都已经被铲车推到,七零八落成了一片废墟。而另一侧那一栋栋早已建设好的新农村楼房现已初具规模,红瓦的楼顶安上了一排排的太阳能,彰显着一个现代化的新农村正在崛起。不远处还有正在施工的,整个大楼的轮廓也已经矗立起来。那三座塔吊还在半空中升起降下的忙碌,仿佛要把固体的时光保留成昨日的回忆。幻想还没有开始,一切都已发生。楼房不高,都是两层的建筑。村民们都搬进了新居,也过着和城里人一样惬意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早在六七十年代那是不敢想象的。实现四个现代化,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咱农村已不是传说,就真真切切的摆在眼前。日子变了,变成今日与昨天,贫穷与富足的界限。

  我继续走着,因为我要上班的乡镇离村子有六七里地的路程。而这段不算长的路程我却看尽了乡间纯美的风景。原来,最美的风景都要在走过的路上!

  八月的空气还有些湿润,路边的野菜野草还在拼命地疯长。一群羊边走边吃悠闲自在,两个老太太一手拿着牧羊鞭一手拎着马扎,边笑边聊地跟在羊群的后边,专心致志地看护着她们的‘钱匣子’——也就是这群听话的羊。这又是一幅风景画吗?恐怕画家看见了也不忍打扰。我不是诗人也不是画家,却想撕下一页稿纸,写上:“乡村的日子,被山水染绿,被秋风吹黄,美在这里静默,美在这里轻扬。”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百十亩地的蔬菜基地和葡萄园。辣椒红了,葡萄紫了,挡成围墙的玫瑰花正在怒放。多美的日子啊!遍地金黄,强烈地刺激着路人的眼球。这一茬接一茬的鲜艳迷彩,让乡下人多少欢心的梦在这里成长,在这里苏醒!有阳光的乡村,日渐和暖,幸福流溢。一切都是静止的,又都是永不停歇的,我相信!

  一辆轿车在我前面不远处停下,走出来一老一小拿着帆布马扎和水杯子坐在了路边。小女孩有五六岁,满头都是朝天的小辫子,皮肤白皙皙的非常好看。她拉着刚下车的奶奶就奔玉米地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问奶奶:“奶奶,奶奶,这就是你说的玉米吗?奶奶,玉米开花吗?”奶奶穿着黑色肥腿裤,白衬衫,挽着发髻,显得干净利落,一点都不像七十岁的老太太。我听见奶奶说:“乖,玉米也开花啊,要不然咋能结玉米啊?这回你看见了吧,玉米不是在超市里长大的吧?”

  哦,原来这是一对祖孙,奶奶专门雇个车来乡下让孙女长长见识的。是啊,如今的城里孩子对乡下的东西认识得太少了,认为任何东西都来自于超市,产自于超市,孤陋寡闻的太多了。他们不知道土豆,花生,胡萝卜等等哪来的,是怎样生长的,所以闹出很多笑话来。我突然觉得这对祖孙很让人欣赏,她们的做法是对的,应该让城里的孩子也见识一下乡村的生活。就像电视里播放的一个节目让城里和农村的孩子换位生活一星期的体验,这种做法真的很好,这样一来孩子们都会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了。

  我走出很远,那对祖孙还在路边上玩耍,我心里也纳闷,玉米棒子开花吗?干了几十年的庄稼活,我咋没理会呢?现在的孩子啊,问题就是奇怪。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刚走到乡镇边缘,一位骑着电动车的妇女突然停在我面前,她戴着口罩和墨镜,穿着白色防嗮服,说起话来娇滴滴的样子,原来是个问路的。她要去的那个村子岔路口已经走过去了,要想去就得往回走。无论我怎样解说她都不明白。她说自己头一次来乡下办事,也从没去过要去的这个村子。看着她很焦急很迷茫的样子,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咋办?犹豫了一下,我说:“走吧,我送你到那个村子。”

  等送她回来,上班的点早已过去了十几分钟,要被老板问一顿是避免不了,但我心里很踏实,也很舒畅。这世间,只有做好事的时候,哪怕是一件很小的好事也是最快乐的!

  我明白了,人生没有最远的旅程,因为最远的旅程就是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八月的乡村开始奔向都市的诱惑与繁华,憨厚沉稳的乡土气息从我身旁掠过,我快乐着,兴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