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父的随笔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2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走出法租界的时候,杜月笙满意的看到严九龄的人马已经没了。祥生看来去已经说了。严九龄这么做还是很有前辈风度的。

  如果外边还如狼似虎的一群汉子在那里,杜月笙会立刻调头就回去,今天晚上就摸上了严九龄家的门,管你什么前辈大佬的,灭了干净!

  这江湖上是人捧人的事情,哪里有个不知道收场子的?非要刺刀见红才肯坐下来喝茶划道子么,那上海滩上早就没一个活人了。

  杜月笙也是吃准了对方这一点。凡是地位高了的,有点身价的人物,图的是什么?就图一个囫囵面子而已。传出去,恩,这次占上风了,还不得罪了对手,那行!大家欢喜。要知道现在的杜月笙也已经掌管了一方,而他的身后,是法租界说一不二的黄金荣。

  严九龄是个人物,如果他连现在杜月笙这个人都不知道,那他能够走到今天简直就是祖上烧了不知道多少的香的。

  所以杜月笙的心里有底子。

  越来越近了。

  路在脚下。杜月笙在前面施施然的慢慢走着,身上除了大洋外,就是空荡荡的,就身后的李福全也什么都没带。江肇铭咬着牙跟在后面,他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着,但是又有点说不出的味道在心头荡着。

  是前面那个瘦瘦单单的年轻人,那种无所谓的样子,感染了他?

  至于李福全,牛眼眨阿眨的,去呗,多大事情啊,死了有人埋,伤了有人养,难道他严九龄把老子煮了吃不成?

  前面灯光亮着,风里已经传来了赌场招摇的音乐声了。

  到了。

  本来车水马龙的赌场前面。空荡荡的,出了那喇叭里的音乐声外,没任何的声音。一个人影子也没有。

  杜月笙嘿嘿一笑:“肇铭啊,跟着我,莫担心,这下马威还是要有的嘛。记得,给前辈人跪下赔罪是江湖的规矩,但你心里可要站直了!”

  “是。月生哥。”不知道怎么的,江肇铭居然也笑了起来。

  前面马祥生正站在那里。一眼看到他们来了,连忙跑了过来。

  “月生哥。”马祥生的脸上有点难堪的低声说道。

  杜月笙歪了下头:“恩?架子不小?”

  “恩。”马祥生闷头闷脑的很不痛快。

  “你们呀。”

  杜月笙一把拉住了要作色的李福全,口气平淡的笑道:“肇铭拂了人家面子,今天祥生你一去说,人家把人马已经收了,难道不是给面子?再说这不是给你我的面子,是给黄老板的面子,知道不?做人,要看清楚自己,要拎的清楚!人家是我们的前辈!跟我去吧。”

  “嗯。”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也不做声了,月生哥这个话讲的透彻,严九龄的确是英租界的黄金荣般的人物。难不成在法租界黄老板会来接月生哥么?江湖是有辈分的。得了,人家是大爷!

  李福全还是恶狠狠的瞪了下身边的江肇铭:“就是你个鸟人。那四百大洋可搂得多少娘们?”

  江肇铭尴尬的一笑,头也不敢抬起来。

  前面杜月笙已经踏进了严九龄的赌场门了。

  ……….

  灯光透亮的。

  一个五十上下,威武的汉子,带着一脸的杀气,正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进来的杜月笙。

  身边一字排开了十来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

  杜月笙看了看严九龄,先摘下了身边挂着的装大洋的袋子,然后双手举着走到了大堂中间,一拱手,开了口来:“严老板,江肇铭那厮触犯了您的虎威,月生斗胆,请严老板高抬贵饶了后辈一次。这里是四百大洋,算是弥补今日严老板场子里的损失。请验收。”

  旁边一个汉子看了下老板的脸上,上前来,接过了杜月笙手里的袋子,转身放到了严九龄的面前。

  哗啦哗啦。

  严九龄掂量了几下,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杜月笙:“你就是杜月笙?”

  “正是晚辈。”

  杜月笙又拱了下手,回了头来:“江肇铭!进来,给严老板跪下赔罪!”

  江肇铭默不作声的走了进来,垂着手,走到了严九龄的面前,低头跪了下去:“严老板,晚辈不知道规矩,坏了您的事,请您发落。”

  严九龄没有看他,他还是看着杜月笙,忽然,严九龄问道:“悟字辈?”

  “是。”

  杜月笙不卑不亢的看着他回答道。

  “这江肇铭和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点。你这是何必呢?我严老九帮你处了这个旧头你不是更好开新门么?”

  “回严老板的话。”

  杜月笙看了下跪在那里的江肇铭,站直了身子大声的说道:“青帮子弟是一家,再怎么也只是门内兄弟打架而已。他也曾经捧过黄老板的饭碗,一点香火情在,月生不想赶尽杀绝。但是他今日触犯了您,月生既然担待了这个,自然要前来请严老板发落,您是前辈您说个章程吧。”

  “混账!”一个汉子大步走了上来。

  啪!

  “你才混账!给我退下!”严九龄勃然作色,一拍桌子,喝退了手下,这才转了脸来,又看了看杜月笙:“月生兄弟,你说的真心话?那江肇铭日后再做手脚了呢?”

  “呵呵。”

  杜月笙刚刚看都没看那个喝他的人,这个时候眼睛才刀子似的扫过了对方的脸上,扫的那个人眼睛一跳,然后他一带而过,对上了严九龄的眼睛,他笑笑:“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我还就看重了他江肇铭在场子里的熟悉门道。不怕您笑,月生我还想用他呢,不然岂敢来求严老板您呢?”

  “哈哈哈。”

  严九龄仰头大笑了起来:“不卑不亢,进退有据,好,好后生仔!黄老板有眼光啊!我看你杜月笙日后必定赶超了黄老板的成就!”

  杜月笙听了这个话却是脸色不变:“不敢,月生只知道,做人不能够忘本!”

  “嗯。这个话说的真!”

  严九龄终于点了点头:“江肇铭,起来吧。你上辈子好修行!月生,你坐!外边两个兄弟呢?进来坐。”

  说完他把手边的大洋袋子一下子丢到了江肇铭的怀里,站了起来:“今日反正收档子了,没个生意。我严老九混迹上海半辈子,今日才遇到个看的上眼的后生仔!月生啊,来,今天陪老哥喝点酒如何啊?”

  见了事情过去了。

  “求之不得!哈哈。“杜月笙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椅子上一拱手:“除非,严老板不肯收了大洋,不肯给月生个面子,那我调头就走!”

  江肇铭一听了忙乖巧的走了上来,把大洋恭敬的递到了严九龄的面前。

关于教父的随笔散文

  严九龄眼睛里满是笑意的看了看杜月笙,沉吟了下,一伸手:“好!我收下!来啊,上酒菜来!”

  这句话说出了口来,杜月笙的心算完全放下了,两个人相视着再次笑了起来。

  马祥生和李福全两个人也傻乎乎的在一边干笑着。江肇铭却是在一边擦了擦头上的汗,心中对杜月笙已经感激的无以复加了。

  杜月笙在那里带着调侃的忽然问道:“今日严老板私下除了酒菜,大概还有顿排头没拿上来吧?”

  嘴巴一咧。

  “看人,下药!”严九龄实实在在的一字一句丢了出来。

  屋子里又是阵笑。

  几个杯子举了起来。

  杜月笙痛快的喝着,他的心中明白,这个世界上,什么也不是绝对的,好事会变坏事,坏事会变好事,比如今天,不是么?

  而心中有着丘壑的严九龄知道,这个后生仔的未来,就三个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