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2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初雪

  清晨,天气阴沉暗冷,坐进车中,前挡风玻璃上已有零星的芝麻粒大小的白色颗粒,一场期待已久的降雪就要来临。

  进入楼道,已有患者在诊室外等候。

  换上白大衣,一天繁忙的工作就开始了。

  时针才指向7点30分,早来的患者陆续进入诊室。

  这个时间段的患者都是熟面孔,彼此打着招呼,各自找到自己的床位,准备接受治疗。

  “下雪了”,刚进来的患者说,我下意识地抬起头望了望窗外,天空已开始飘下白色的小芭拉。

  “下雪了”,患者进屋后,一面跺着脚,一面说。

  我猛然抬起头向窗外望去,啊,窗外已经纷纷扬扬地飘洒着漫天洁白的鹅羽,那潇洒的并不陌生的身影,那期盼已久的身影!

  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降落寰宇。

  望着一朵一朵飘落的精灵,紧张的心情豁然开朗。那美丽的玉色蝴蝶,如舞如醉;又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似飞;是天使赏赐的冰花儿,忽散忽聚。“风回共作婆娑舞,天巧能开顷刻花。”“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 不由你不心生酣醉。 “大夫”,一声呼唤,收回了我的遐想。诊室内的患者已少了很多。一丝忧郁袭上心头,这么大的雪,我的患者如何来诊?治疗完毕的患者又怎样返回? 啊,这雪! “好雪”,一患者推门而入,抖落身上的雪花,满怀喜悦地说,“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啊,我的患者,你的心境比这晶莹的雪花还透亮! 低头望着身上的白大衣,和那飞舞的雪花一个颜色,可你能像空中的雪花一样随意飘舞,无拘无束吗?

  不,穿上白大衣,就意味着你承担了一份责任,一份义务,是人们希冀的天使! 每当看雪花飞舞,我都会想起很多…… 那场突如其来的“白色恐怖”,那场被称为“无硝烟的战场”,我们用牺牲自己的精神奋勇冲向抗击的前线,履行着自己神圣的职责。记得一位年仅36岁的医生,在救助患者中被传染,因为发现得太晚,已到了危重关头,他的家庭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可这位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尽管无限留恋这美丽的世界,眼里噙着泪水,却坚定的说:“请把我的遗体交给医学组织用于解剖,尽早解决非典疫苗,让更多的病人早日离开医院,早日回家团圆。”他还那么年轻,生命对他来说是那么的短暂。 在救灾的战场,我们就像一朵朵洁白的雪花,在废墟间、在瓦砾中飘荡。 “披一身圣洁,你是如此美丽,怀一身绝技,你却默默无语,人们以崇高的名义把你的奉献深深记忆,人们以深情的传送,把爱心真谛演绎。”白求恩的精神时刻将我们激励。 啊,我的患者,你知不知道我时刻都将你牵挂?你的痛苦,你的欢笑,无时不在我心中萦绕。 你那求助的眼神,我都一一记在心上。虽然有许多的不理解,虽然有时我也很无奈,但我却不愿你们带着迷惑、带着忧伤离开。 那和我们服装一样的白呀,它们来自天上,来自最简单也最干净的地方。所以它们才这样纯洁,这样晶莹。你看它所经过的地方,无不一片洁白一片透亮。没有华丽的饰服,也毫不张扬,但却给人以心灵的洗濯。 我们这些“天使”却来自人间, 平凡又不平凡,不平凡的是我们穿着和雪花一样颜色的服装,我们肩负的是救死扶伤的道义。 雪,带给尘世以洁白。 我们呢,理应把健康带给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