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2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每年年底,爸爸都会给我安排一个任务,去讨债。

  这些钱,大部分是爸爸养的小毛驴给别人耕地赚来的。到了秋天,大家卖了粮食,会还回来一部分。另外的一部分,都要到年底才还。那些乡亲都很热情,一律说,正准备给你送去呢。

  也有的,很为难地说,告诉你爸爸,今天还不上,改天,一定给他送去。

  这些债务,都是口头的,乡间没有写借据的惯例。

  但是大家在自己家里也会有一本小账。我见过爸爸的小账本,密密麻麻的,上面布满了村里人的名字:满仓、果仙、憨、二眼,等等。有的是小名,有的是大名。还有的是绰号,如大团团、小来来、马克思、水上漂等。这些名字有些像现在的网名,满载着社会文化色彩和人类内心的秘密。

  有一笔债,比较棘手。

  那是一个有些游手好闲的人。和我们家同姓。他的女儿和我同岁。

  据说在我们出生不久的一天。他来找爸爸,借了十块钱。他老婆没有奶水,要给孩子买白糖。

  可是当我五岁的时候,这十元钱还没有还上。

  在我的记忆中,每到年底,妈妈总是抱怨爸爸,不该把钱借给他。“全村就你一个善人!”妈妈看上去痛心疾首。爸爸呢,看上去相当的郁闷,但又有些自负,说“他不可能恩将仇报”。

  于是,爸爸把讨债的工作交给了我。

  爸爸说,去培根家要钱,他欠咱们十块钱。是小时候给他闺女买糖借的。他闺女和你一般大,现在都快上学了。就说爸爸让你要的。要回来给你买糖吃。

  第二年。我上学前班了,爸爸说,去吧,去培根家要钱,要到了,给你买一个练习本。

  第三年。爸爸说,去吧,去培根家。要到了,给你买两枝花铅笔。

  第四年,爸爸我,去吧,要回那十块钱,全给你,你自己去买你喜欢的那支钢笔。

  去了那户人家,他们正在吃饭,热炕头,屋子很小。

  我低着头,腼腆地说:我爸爸让我来要钱,十块钱。

  他们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男人说:现在没有,以后吧。

  女人盛一碗饭,热气腾腾的,不说话。

  每年如此。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爸爸不再把这个棘手的工作安排给我了。有一天,妈妈说,爸爸和那人吵架了,那人突然说他的钱早还过了。爸爸激动地伸长胳膊说“还了,还是没还,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妈妈给我讲这个情节时,很欣赏很欣慰的样子。好脾气的爸爸,吵架的样子,想必很帅吧,妈妈从此不再埋怨爸爸了。

  过去了许多年,我还记得妈妈当时欣慰的表情,还能想象出爸爸和人家“吵架”的样子。

  于是,这个账,真的成了坏账。

  后来,我读书,知道有位伟大的英国人叫培根,所以,把那个不讲信用的人的名字记的更牢了。他让我的童年愿望一一破灭了:糖、练习本、铅笔、钢笔。

  再后来,我上中学的时候,听说那个人,死掉了。他是一个赌徒。在村里唱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已婚的女人,生下了那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女孩后来也上大学了。他的爸爸在晚年为了给他交学费,戒了赌,拼命养羊赚钱。但有一次赌瘾发作。去赌了,输了很多,还不了,被人家吊起来打。后来就病的很重。死了。

  他的妻子不久也死了。她的前夫,有两个儿子。找上门来,说他妈妈死后必然要跟他爸爸葬在一起的。于是,她被葬在前夫的坟地。而他的,注定只能是一座孤坟。

  这在我们老家,算是人生的头等悲剧了。

  我们全家,听说了这个故事,却一点也不解恨。相反,有些惆怅。

  尤其是爸爸,他说:这个人,最后还是学好了。唉,可惜了。

  关于那十块钱,我年老的父亲,我想已经忘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