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晶晶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2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自从失去了晶晶,我母亲家里再没养过猫。我记得很清楚,晶晶是在我21岁那年的农历五月二十七上午出生的。

  晶晶的妈妈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跑来的。它全身黑亮,两只黄灿灿的眼睛,我们叫它大黑猫。大黑猫性情特别温顺,从不挑食,也不捣乱,来的时候肚子就鼓鼓的。不知是跑的迷失了方向,看见有人烟的村子就进来找个落脚地,还是有人带着它半路走失。总之它直接来了我们家就不走了,好像它早就是我们家的猫。当时小侄儿刚学说话,给它取名“武乡家”,我们那样叫它,它就仰起脸答应。武乡是附近的地名,我们想象它可能就是从武乡跑来的。家人和它在村中的小路上相遇,它就像遇上亲人一样,和你不紧不慢地相跟着走在一起,时不时地仰起脸咪咪叫着和你说话。它给生活在小山村的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

  那段时间母亲有事不在家,父亲提前给大黑猫准备好了育儿箱。也就是找了个纸箱子,里面放些旧棉絮,以做它们母子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住所。父亲把箱子放在不住人的厨房炕头上最里边的角落,以保大黑猫在安静中分娩。大黑猫生孩儿那天早上,脚跟脚地跟着我们叫,我们都断定它要生了。父亲把它捉进育儿箱里,它进去就不再叫,也没出来。中午父亲下地回来问大黑猫生孩儿了没?我们说不敢惊动它。父亲爬上炕里去看,阴暗的炕角里,箱子里一片黑,加上大黑猫全身黑,什么也看不清楚。父亲问它:“来看看你生孩儿了没?”大黑猫正躺着奶孩儿,它举起上侧的一条前腿让父亲看,父亲还是没看清楚,只隐约看见除了大黑猫的腿之外,还有几条黑乎乎的东西,也没看清是几个,但肯定它生了,生的全是黑猫。直到几天后大黑猫出来,我们都上炕看,这才确定它生了四个孩子。

  生孩儿后的大黑猫,一改往日的乖巧,晚上总要出去偷偷地叨一只鸡回来。自家的,别人家的,都偷。这便引来了许多是非。父亲拴住它,它就闹;打它几下,转脸就又去叨鸡回来,一幅打死也不改坏毛病的样子。最终它叨回去的鸡,我们坚决不让它吃都扔掉了。它不得不再去偷,偷回来再挨打。看见大黑猫不屈不挠、倍受惩罚的艰难处境,我又恨又心疼,它是为了孩子才去偷鸡的,不禁为母爱的天性而感叹。就这样,大黑猫在鸡主人的痛恨中,在时不时就会挨打的刑罚中,坚持了一个多月,我们决定找机会把它送人。有一天,邻居家来了位百里之外的亲戚,听说我们的想法后,决定抱走大黑猫。

  那是个傍晚时分,大黑猫刚挨过打,因为它又叨回一只鸡。它藏在柜子下面不敢出来,还是我稳住它把它叫了出来。我把它抱在怀里,它缩着脖子,微闭着眼睛,全身瑟瑟发抖,可怜极了。我抱住它抚摸它的头和背表示安慰,觉得生生把它们母子拆散实在是太狠心了,它就这样冷不防别子离家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我难过极了,但又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它的命运,只能无奈而纠结地抱着它。十几分钟后,它最终被抱走了。同时还把另外三只活泼的小猫分别送给了邻居。我们把最胆小、最单薄的一只小猫留了下来,我们一致认同把这只小猫送给别人抚养,我们放心不下。

  我们把留下的这只小黑猫暂叫“小可怜”。只留下它的那天晚上,它不跑也不叫,刚学会吃饭,只吃了一点点,可怜极了。它很瘦,胎毛又很长,抱在手上如一团棉花。它冷得瑟瑟发拌,我们不抱它它就躲在炕角不敢出来。看到它可怜的样子,我们不由得为它的妈妈被迫远走他乡而伤感不已。我和小妹不敢搂着它睡,怕翻身压了它。父亲让它先睡在被子上面。夜里父亲看见它冷得厉害,就把它搂进了被窝里。起初还怕翻身压了它,结果它很伶俐,父亲翻身时它会自觉地挪动。就这样,父亲承担起了搂着“小可怜”睡觉的义务。

  在我们的细心照料下,“小可怜”很快就活泼起来。父亲搂着睡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由我来一手照管。给它冲奶粉,切肉,收拾卫生。母亲在家我就不管卫生方面,只管喂它吃和晚上搂着它睡。它全然就是我们家的一个小人儿,教它井然有序地饮食起居,和它闲聊,它成了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知不觉间,“小可怜”开始蜕胎毛。最初是从头和尾相对着往下蜕,胎毛发黄,头和尾先露出了黑色,然后,前后黑色渐多,中间黄色渐少。突然有一天,它蜕出了一身亮晶晶的黑毛,眉毛和胡须都是黑的,我们给它取名晶晶。

  晶晶是个男孩儿,没过多久它就晓得到外面的背人处方便。它时常舔着两只前蹄儿洗头洗脸,身上也舔得干干净净。它很调皮,刚往外面跑时,总喜欢钻进附近躺着的一根电线杆的空洞里,越叫它,它越往里钻。我和小妹怕丢了它,紧跟着看它。它躲进电线杆里,眼睛明晃晃地看着你,但就是不出来。我们等得不耐烦了,找一块石头或焦炭堵住出口,就回去忙我们的。过上一会儿出去看它,一拿开口,它就飞快地蹿出去,在远处朝我们咪咪地叫,好像在说:“看,你们没抓住我。”声音里没有恐惧,只有快乐,不一会儿就会自己跑回来。有一次它又跑进电线杆里,但没能转过头来,这才再也不进去。我们看它长大了,就对它不再严加看管。

  晶晶黄灿灿的眼睛总是特别显眼,每到正午或午夜,它的眼睛就成了一条细线,然后一点点变圆再一点点变细。它很见长,眼瞅着一天天健壮起来。它最喜欢进母亲的针线篓里睡,头对尾盘着卧呈圆形,正好卧得满满的,我们端着它取乐,它也不跑。它两耳和颈毛和后背几乎对齐,将尾巴曲回来,爬着卧呈长方形,屁股又平又光,惹得人忍不往想拍几下,它抗议时就甩出尾巴稍来扫你。冬天晶晶常跟我在一起睡,它喜欢枕着我的胳膊,或者枕着枕头角,从不颠倒了睡。它睡着时将前后腿都伸平了,酣畅淋漓的样子。它最怕冷,我们把妹妹小时候的花斗蓬折起来给它做被褥,白天它就自个儿钻进去睡。

  要是发现晶晶好大功夫不在家,我就朝四面“晶晶”、“晶晶”地喊,不一会儿它就回来了,还咪咪地应着声,好像问我:“找我干什么?我回来了。”和它说话时,它不是“咪咪”地应你,而是只咪一声或是张一下嘴,就像我们的“嗯”或“哦”。它如果正在对面山上跑着,你喊它:“晶晶你去哪儿?”它就大声地“咪咪”着告诉你,可惜我们听不懂。不一会儿,它准会叨回一只地老鼠或山鸡等猎物,放在屋里大瓮旮旯给它指定的储藏地。有时家人正在门口坐着,它就把猎物放到你的面前,让你给它存放,自个儿就到一边收拾卫生去了。晶晶很攒余粮,包括老鼠它都会积攒好几个,天阴下雨时,它在炕上睡醒了就下地吃一会儿,一幅安享收获的快乐神情。它因为经常上山,身上时不时会沾满一种叫“鬼葛针”的草剌儿,或者耳朵上沾上一种叫“草虱”的虫子,我和母亲总要抱住它给它收拾好半天,它就乖乖地任你给它收拾,一幅幸福惬意的样子。

  父母下地干活时,或者家里任何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晶晶如果正在草丛中或树丛中,或者庄稼地里,它准会冷不防朝你扑过来亲热一会儿,然后跑开再朝你咪咪地叫,它黑亮亮的身段和黄灿灿的眼睛在茂盛的绿丛中特别喜人。有一回父母割谷子,晶晶跟上了,正割着,它冷不防扑过来,吓得父母还以为割伤它了,赶紧抱起来看看,看见没伤着这才放心,闹得他们一下午也没干多少活儿,但一下午都是它带来的快乐。家里有人出去时,它看见了准会跟上,要是走得远,怕它跑丢了,还得先把它送回家让人抱着,等出去的人走远了再放开它。它自个儿在家时,看见谁回来了,准会迎上去亲热好大一会儿,由不得人人对它百般疼爱。

  晶晶只犯过一次错误,不知在哪儿叨回一只小鸡,可把我们吓坏了。它如果有此恶习,村里家家养鸡,它就注定难以生存。为了不失去它,先得管教它。听说猫怕喝酒,我们就把酒洒到死小鸡身上试探它,它要上前嗅鸡,我们就打它,再用瓶盖灌它酒。它被呛得直闭眼直摇头,样子可怜又可笑,最后一闭眼一摇头把酒咽了。我们几个人围着管教它,灌完酒再试探它,它再敢嗅,我们就再打它,这时候它就往我怀里钻,它相信我会保护它。我也边打它边跟它说:“晶晶你可不敢有了你妈妈的坏毛病,有了这坏毛病,你可在咱家待不下去了。快改了吧,啊?姐姐是舍不得你受罪才管教你的。”管教了半天,最后把死小鸡扔掉了事。我们担心它没长记性,都留意地看着它,结果没想到这之后,邻居家的母鸡带着小鸡在它的身边跑,它全当没看见,再也没犯过错误。

  晶晶特爱吃煮熟的胡萝卜,南瓜,土豆块、红薯等,炒香的土豆丝和各种蔬菜它也爱吃。它要是闻见锅里有它爱吃的东西,就会迫不急待地围着灶台叫。熟了我们先给它盛出来,怕烫着它还得偷放到一边,等放凉了再给它吃。它自己的食碗放到哪里它都认得,它吃食时总会把掉在外面的食物吃干净。它还爱吃嫩玉米,它先用一只前爪按住玉米棒,嘴巴啃上去就跟着滚动的玉米棒来回跑。它吃不了玉米粒儿,因为它的嘴巴朝下含不住,我们只能嚼了来喂它。它吃的时候不得不偏着头来咀嚼,样子可爱极了。

  冬天的中午,阳光折射到桌上的录音机上,晶晶爬在上面正好卧得满满的。我们打开听时,它就探出头勾下去看看里面的人这是怎么了?看见终究没出来,便又接着晒太阳。有时我们看电视,或在火炉旁聊天,它就将两只前爪搭在你膝上,咪一声,请求在你的怀里睡,谁也不会拒绝它,它睡在我们的腿上酣畅极了。这期间,我们家还养了一只小黑狗,它俩一开始就十分友好,好像知道是一家人似的。父亲在路上捡回一个不大的草帘子,它俩都喜欢在上面睡。如果其中一个要在上面睡时,总会主动给另一个留下地方,一幅谦谦君子的气度。不禁令人感叹那些勾心斗角的人,竟不如天性不和的它俩。

  晶晶高兴时喜眉笑眼,脸是圆的。你和它说话,它就看着你竖起耳朵听,会意似的。我们告说它:“别吃死老鼠,别吃别人给的东西,因为那些懒得养猫却只顾自家灭鼠的人,是不管你死活的。还有人心险恶,你知道他给你吃的是什么?”不知它是否听懂了,但它从来不在外面吃东西。晶晶不高兴时,寒眉冷眼,脸是长的。我们故意指责它,并用手拍打它,它就起身动爪和你较真,但始终舍不得抓伤你。

  晶晶经常陪我看书,我爬着看书时,它就爬在我的背上。我放下书出去,回来它一准爬在我的书上,好像为我看书似的。我经常落泪,有时是自己伤感,有时是为书中的情节。每逢这时,晶晶就会用绵乎乎的小手抱住我的手,轻轻地舔,再将脸贴在我手上,用黄灿灿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在问我:“姐姐,你怎么了?”它越看我我就越难过,它就越对我亲呢。我曾一直想和晶晶照张相,穿着雪白的衣服,抱着黑亮的它,将脸贴到它的头上,留下一个永恒的记忆,可终因条件局限未能如愿。

  晶晶还走失了十多天。记得很清楚,是腊月初六那天,晶晶出去一直没回来,我们的心也一直悬着。直到过了小年第二天黄昏,它突然从窗台上给它专门割掉一块玻璃留的通道进来,又从写字台上跳了下来。我惊喜地叫起来:“晶晶回来了!晶晶回来了!”当时家里又跑来一只灰猫,我们叫它灰灰。它看见灰灰在炕上,扭头就走,我赶紧抱住它,还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母亲是不是晶晶,母亲不许这样说,怕晶晶伤心,让我赶紧咀嚼了芝麻饼来喂它。它还和以前一样在我手心里吃,但神情像受了很大惊吓,身形也消瘦了许多。我们抱住它哄了好大一会儿,它才安静下来。我们猜想,它一定是被人扣留了这么多天,得了个空子这才逃回来,它一定受了很大的委屈和艰辛。我发现晶晶的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快乐,和我对视时,流露出的是胆怯和疑问,晶晶的心受伤了。

  没想到晶晶回来只住了10天,也就是我跨入23岁门槛那年的正月初四下午,晶晶正在炕上酣睡,邻居带着她的孩子来到家里,孩子的尖叫声把晶晶惊吓出去后,晶晶就再没回来。那时,晶晶还不满两周岁。我们一直但愿它是被人偷走了,因为那样它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