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柳绿散文

时间:2019-11-28 14:24:24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春来柳绿散文

  春天到了,家乡的柳树一定又绿了。

春来柳绿散文

  清明前后,拂面的风变得温柔,陕北的旱柳就发绿了。一棵棵伞状旱柳成了黄土地上独特的美景,它们独一无二的样子胜得过从外引进来的垂柳。生活在这块热土的人,把垂柳当成一种风景欣赏而已,但对旱柳就截然不同了,没有人不知道旱柳的作用、外貌、习性。即使生活在县城的孩子,不认识椿树、桑树的孩子倒是有的,不认识旱柳的绝对没有。这里人一般不叫旱柳,通常说一句柳树怎么怎么的,听者会明白柳树指的就是旱柳。

  陕北多黄土、多柳树。柳树是陕北这块土地上最为普遍的树种,沟壑渠道,山峁沟川,随处可见柳树的身影。在城市街道或绿化地块看到倒垂的柳树非本地长,大多是为了美化城市,辛勤的园林工人辛辛苦苦栽植起来的。也怪,浇水施肥养护的垂柳成活率不是很高,野生在外的旱柳却长得旺盛,真乃“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树可称得上是陕北人的宝树。春天的柳树不仅给枯燥的陕北大地增添了几分绿意,也为不少孩子提供了自制乐器的好材料;夏天的柳树,枝叶繁茂,不知道喂养了多少牛羊,遮起无数天然阴凉的帐篷;秋天的柳树,叶肥叶美,黄澄澄的.叶子是牛儿、羊儿最美的佳肴,还有那些摄影师,咔咔咔地拍下一张张难得的风景照;冬天柳树暖了炕头,暖了人心,落满雪花的柳树,也是独一无二的风景。

  春天来了,柳树就绿了,似乎整个春天就有了生机。起初柳树吐出一小片一小片嫩芽,像可爱的小孩子卷起的舌头,一个紧卷着,另一个藏在一个灰褐色的小壳里。站在远远的地方,看不来什么,走近才能发现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人们不由得庆幸——柳树发芽了!没几日,柳树便舒坦了,像一个个满月的孩子,脸蛋啊、眼睛鼻子啊、额头啊全部裸露出来,对陕北年年刮起的黄风一点都不害怕,似乎就等着漫天黄风把它们一个个吹打得坚韧不拔。吐出了柳叶,你站在远处和近处都能欣赏到柳叶柳枝的魅力,黄黄的、嫩嫩的,格外引人注目。随之,一个类似毛毛虫的花朵长了出来。这些毛毛虫,是柳树上最别致的、独一无二的。这时,陕北绿意少,有时候折一枝回去,放在事先装了半瓶水的玻璃瓶里,摆在显眼的位置,成了一株特别的插花,插上半个多月,依然绿意盎然,虽然不像盛开的桃花枝与杏花枝好看,但是能为空荡荡的屋子增添不少生机。

  飞舞的柳絮一下把柳树送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时,一群孩子追着柳絮到处跑,直至汗流浃背。柳絮在风的干扰下,天女散花一般,一会儿飘在屋顶,一会儿藏在角落里,满地洁白洁白的,像毛茸茸的棉花落了一地。随着柳絮的纷飞,柳树日渐显得精神多了,全身绿油油的,一夜间,柳树的树枝树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显示出了它独特的魅力。柳叶由淡黄逐渐变成浅绿色,一棵棵伞状的柳树绿油油的,格外好看。孩子们跑去折几枝柳枝下来,做一个柳筒,接着稍微把一头咬一咬,成倾斜样子,就是一个柳笛了,用气一吹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五音”好一些的孩子,一个柳笛能吹好几首动听的曲子。我是一个音乐盲,折回的柳枝三下五除二就能做出漂亮的柳笛,但只能吹出声音来,没有一点曲调。大我的孩子王们,折一枝粗且光滑的柳枝,小心翼翼地转,扭出一米多长的柳筒,然后裁剪成一尺多长,照着笛子的样子用小刀雕刻几个孔,一个漂亮的柳笛就诞生了,隔屋听曲的人还以为是有人在聚精会神地吹笛子呢!这时,陕北大地一片绿色,柳树带来的绿占了三分之二还多,其它树种和草零零星星地占了一些。站在沟壑或者山丘,春天的气息弥漫身躯,陶醉了山山洼洼的农人,还有唱着信天游的牧羊人。

  我们村里栽植的经济林不多,柳树特别多,山沟沟里、河槽两岸、院前院后,处处有柳树。每年春天,都会有人把长了几年的粗椽砍掉,将粗细均匀的木椽立在融冰水中,过一段时间挖坑栽出去。我也参与过栽柳树。母亲带着我,母亲说,栽柳树的坑挖好,将事先育好的木椽放进去,不能用脚乱踩、用锄头用力捣,柳树的成活率高。柳树的生命力强,容易成活,栽植以后并不需要怎样额外关心,没几年,主人就能享受到柳树带来的好处。柳树的木材质量不是很好,但人们的利用率极高。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柳木工具耙子,什么铁锨把子、锄头把子。春天砍下的粗柳枝,陕北人称它为椽。茶杯口粗细的椽用刀子将皮削掉,打磨得光滑一些,以便用起来顺手。砖窑的、土窑洞的窗格子、门、篱笆院墙等都是柳木。村里枝繁叶茂、个高干粗的柳树是不轻易砍伐的,等到机会成熟了,做成一副棺材,也是柳树给自己主人做的最后一次贡献。每当村里有人砍伐粗柳树,我就不由得打冷颤,心里想村里年纪大的人是不是快不行了,有时候也担心年轻人突然遭遇不幸。

  村里人的经济好了以后,柳木就用得少了。在老家,每年飘落的叶子和砍伐的枝干是牛羊的最美佳肴。我们家养过几十只羊,树叶飘落的时候,我拿着扫把和几个大筐,把落地的干净树叶装回,藏在干燥的土窑洞里,等到深冬和初春之间,柳树叶就成了羊子最好的储备粮食。大概在我十五六岁的那些年,村里柳树做棺材的重担被其他木种代替了。村口山坡上再高再粗的柳树,没人砍倒做棺材了,杜梨木和柏木代替了它。秋天一到,金黄的柳叶漫天飞舞,落了一地,河岸上、草丛中、屋前屋后,成了柳叶天地,早晨出圈、晚归的牛羊啃着。大冬天里,一群滑冰的孩子将无人打理的干燥柳叶攒成一大堆点着,烘烤裤子,落在坪沟地块上,农人扫起来,把燃烧的灰摊在地里当肥料。没几年,柳树反倒显得孤独寂寞了。

  封山禁牧后,羊群少了,山山洼洼的柳树成了一个个头发蓬乱的孩子,没人顾得上修剪,满山满洼的柳树成了自由树种。有一年,村里人来城里对我说,我当年栽植的柳树粗了,修剪得少,变了样子,不像我在的时候有直穿云霄之势。听了老家人的诉说,我不由得为柳树的失落感到伤心,几次打算回家修剪,都未能动身。我想柳树不会因为主人的漠不关心而变朽,一定会自由地成长。又一年春天来了,我带着儿子在文化长廊散步,望着垂柳吐出的嫩芽,不由得拽回来一枝闻闻柳香。春天到了,家乡的柳树一定又绿了。

【春来柳绿散文】相关文章:

1.春柳赋经典散文

2.春来无声散文

3.岁末春来散文

4.春来子优美散文

5.日暖春来散文

6.春池柳,春池柳李世民,春池柳的意思,春池柳赏析 -诗词大全

7.作文 春柳

8.春来荠菜香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