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宁静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他说:"前几年接触文学圈、做期刊,庸俗的东西太多,感官享受的东西太多,大家在想怎么赚钱,怎么花钱,这些东西固然无可厚非,但是人们的生活视野太小、太局限了,我想看看另一种生活,修行者的生活就像我忽然发现了清澈的水源,以前的浑浊的水质就不可再饮用了。"张剑峰先生在寻访了数百位隐士后,慢慢地从一个寻访者变成了半个修行者,慢慢地自己也开始打坐、练功。2010年,张剑峰和另外十余人一起凑钱在终南山静谧之处修建了十几间茅棚,取名"终南草堂",以供修行者居住。他以为:静谧修行的好处,就是在宁静中保持自己时时刻刻不迷失,做自己的观察者,做世界的观察者,时刻观察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时刻观察着世界真善美。在这个多元的社会里,让每个人都要做真正的自己。

  是啊!现代社会中似乎再难找到一个宁静的所在了。大路穿梭的车流、小道熙攘的人群、商家声嘶力竭的叫卖、广场杂乱无章的音乐、空中闷热浑浊的流气、或喧嚣或沉闷的噪音和焦虑烦躁的身影不断在耳边、眼前、内心晃过。寻找宁静似乎是很多人的奢望,更是我个人的奢望。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处世中,人要吃、要穿,要有安全感,要有成就感,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多多,哪里是您想静就可以静得下来的?诸于"终南山"之类自然界的宁静,可能会带来内心一时一刻的共鸣和浸染,但非永远。内心对社会压力的焦虑、恐惧和期望随时都会沉渣泛起,打破您内心的宁静。

  很多人把内心的喧嚣归之于人的欲一望和追求。对利益的追逐,对权力的角逐,对巅峰的竞逐,对琐事的较逐。窃以为:并非所有的欲一望都是宁静淡泊的大敌,一味地排斥欲一望和追求最后也可能跃入虚无的深渊。有个故事里说,一位国王想要画师们画一幅表现宁静的画。仅两幅入选,一幅画着美丽的乡村田园,宁静安祥;另一幅描绘的却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场景,只是在画面的一角上,在一个悬崖的洞里有一个鸟巢,巢里有几只正在熟睡的雏鸟。国王思之再三,留下了那幅"风雨大作"的画作。的确,宁静永远都不是来自于外界,真正的宁静来自心灵。陶渊明其实早就明了此境界,"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环境的安静带给人的只会是孤寂,而不是内心的宁静。每个人心中本有宁静的所在,一如我们所见的山水、草原、大海和雪山。当欲一望和追求不能满足和实现时,内心的喧嚣就升起来了,宛如安静的雪山引发了雪崩,平静的大海上掀起了波涛。当欲一望和追求实现后,又不能从中走出来,内心的骄躁也就随之而升,宛如无垠的草原上刮起了风暴,清静的峰溪间暴发了山洪。

  在急功近利、甚嚣尘上的社会里,宁静仿佛也被心灵的高楼大厦驱赶、遮蔽,需要我们用心地去寻找、去呵护,就像我们要去寻找呵护那鲜有人迹的山水、广阔无垠的草原、一望无际的大海和高一耸纯洁的雪山。在每个人心中都会有那么一处山水,那是您不曾到过的地方,那里空气清新,那里充满宁静。疲惫的人,您可以在那里歇歇脚,再继续前行。那是一个不需要远行就能进入的领地,那是一个不需要花钱就能拥有的清静。毋庸置疑,在您心灵,有一窗宁静的绿,等待您去寻找、发现、体会、抚育和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