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姐印象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初识贺姐,是母亲住院的头一天。母亲实在是无法行动严重影响到日常正常生活,不得不被全家人劝服到市中医院住院做个全面检查及治疗。当下就被安排到内4科。头天住院有许多手续要办理,还要陪同母亲做化验、照X光片,做CT,做心电图,从一楼到四楼跑上跑下,忙得不可开交。等把住院手续全部办好后,母亲终于住进了一楼急诊科隔壁的病房。

  印象一:孝心的贺姐

  病房内右边已住了一位看上去到了杖朝之年的肥胖阿姨,正躺在床上输液。阿姨的床边立着一位剪短发,不施粉黛的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她面容姣好,身材匀称,我不由频频多注视几眼,好精致的女人啊!

  快到中午了,小护一士送来一杯熬好的中药,只见她轻轻地把阿姨扶起坐好,用手倒了一点中药试试温度后,才把中药端给阿姨喝,接着又倒了一杯热水给阿姨漱口。没多久,又剥了一个香蕉递给阿姨吃,又取张餐巾纸给阿姨擦嘴,看见她这样的无微不至照顾老人家,猜想她一定是阿姨的贴心小绵袄。随着母亲住院的天数增加,我对她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喜欢上她,并且越来越敬仰她。

  原来她叫贺喜英,是冷水江煤矿的退休工人。住院的是她的婆婆,姓段。段阿姨今年78岁了,是锡矿山的退休工人,老人家有一子两女,贺姐是段阿姨的媳妇。段阿姨的老伴去世多年,一直一个人住在北矿,儿女多次上山接阿姨到市里生活,老人家就是不愿意。原来阿姨看见孩子们工作都很忙,不愿拖累儿女。为了让婆婆过得舒心,贺姐给婆婆请了保姆,还买了台手机给婆婆。经常电话里再三叮嘱婆婆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每逢周末,她都要携同丈夫一起买些水果、鸡、鱼、肉去北矿看望婆婆。她常说:“家有一老,就是一宝。我们总有一天都要老的。”

  这次婆婆感冒了,一直拖着,没有告诉儿女。幸好贺姐心细,在打电话是发现婆婆不停咳嗽,马上决定将老人家接下山,一到医院检查,才发现老人家不但血压高,而且肺部也被感染了。天气转凉,贺姐看见婆婆穿的衣服太单薄,马上到街上给老人家买厚衣服、厚袜子。段阿姨的儿子、大女儿都要上班,小女儿的孩子才3岁,她将照顾婆婆的重担一肩挑一起。她自己有严重的腰椎盘突出,每次做完牵引,就马不停蹄地赶到病房来。她每次进病房都要观察老人家的气色,查看一下每天打些什么针,吃些什么药,血压多少?是否还有咯音?看药吃了没有,哪不舒服?当她要回家做饭,小姑子来接班时,她都要交代小姑子什么药还没有喂,饭后再喂什么药,她每天做些合口的饭菜送来,精心侍侯,从不厌烦。

  婆婆也不见外,把媳妇当成亲闺女看待。记得一个星期天的上午,贺姐风尘仆仆刚从市场宰两只土野子进门,还没来得及歇口气,段阿姨要解小手只喊小贺帮忙,当时老人家的大女儿也在场,以至于老人家的亲闺女都自叹不如嫂子照顾妈妈尽心尽力。

  贺姐退休后曾经跟朋友合伙开过麻将馆,收入可观。可当她母亲在长沙住院,马上要动手术时,她毫不犹豫把麻将馆打出去,去长沙侍侯母亲。她说钱可以以后再赚,母亲只有一个。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老人生病时间一长了,就不招儿孙待见了。但是她却觉得照顾婆婆越久,心里越是牵挂她,越是放不下。

  婆婆病好之后,她再也不准老人家回北矿去住了,丈夫看她很辛苦,要帮她雇一个保姆照顾婆婆,她没有答应,不是心疼钱,就是觉得老人跟她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就跟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她要用自己的孝心来回报她,悉心照料她,让她幸福的渡过自己的余生。

  印象二:热心的贺姐

  一天,我们公司的张劳模患重感冒在门诊打吊针,我从走廊经过,正好我们遇见。当时与母亲同病房的李叔刚打完针上楼去做理疗,有一个空床位。我忙喊张雨军进病房,这样他就可以躺在李叔的床位上打针了。只见张雨军的脸色苍白,沉默不语,他的爱人见他疼痛难耐,就跑去喊医生,要我们帮忙看着点。张雨军的爱人前脚才离门,他的头就像个波浪鼓来回摇摆,他说自己的头疼的象要炸裂一般,恨不能撞墙。我真的担心他疼得真会用头直接撞墙。大家慌手慌脚、不知所措,只见贺姐快步走向前,要张雨军平躺着,令我拿瓶矿泉水过去,她动作麻利地把矿泉水打开,用矿泉水盖子装了一些水,左手扶着张雨军的额头,用拇指腹和食指第二指节蘸冷水后,然后在他的鼻梁上扯痧,不一会儿,扯出的痧紫黑色,又要他翻过身,在他的耳根后面又开始扯痧。慢慢的张雨军的脸色开始好起来,贺姐又从她婆婆那边拿只一次性杯子径直到护一士办公室倒杯热水给他喝-----经过这么细心一调整,好像张劳模的表情没那么痛苦了。

  张雨军从进门的闭口不语到后来的打开话匣子滔一滔一不一绝,看样子土方子还是蛮见效的。原来在1号机大修期间,张雨军进炉膛里检查设备焊工情况,受寒了。贺姐说这是由寒邪外袭,气血内郁所致。多亏贺姐发现急时,采取措施得力,减轻了张劳模的疼痛。张雨军夫妻离开医院之前,一再感谢贺姐的热心帮助。

  印象三:爱心的贺姐

  有一次,我下班回来,母亲告诉我一件事。隔壁病房有一位老太太,因为患有高血压和心脏一病,显得非常瘦弱。这位老人的孩子因事刚出门,老太太肚子很不舒服,自己拿着吊针瓶子向厕所艰难移去,等移到厕所门口时,她已经无法挺一直腰背,只能用手捂住疼痛部,一点点挪动,“走一步,要掉几滴汗珠。”正好贺姐从旁边经过,她马上跑进病房,把她婆婆的专用凳子搬到厕所,扶着老太太坐在凳子上,等老太太大解完毕后,将老人家送到病房,又将厕所冲洗干净,好心的贺姐转身离去。贺姐的举动,深受医生、护一士、病友及病人家属的称赞,也深深感染了我。

  母亲终于康复出院,贺姐的故事今天说到这里。我跟贺姐一见如故,我们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

  贺姐,好人一生平安!在此,我祝贺姐及她的家人身体健康,万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