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不醒的官迷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昨天我看见一张入场券,是一个什么协会请了一位什么先生去演说,另外还有许多节目。这原是一件极平常的事,可是他们在那位先生的姓名上面,加上了“前国务总理”五个大字,却引起我许多感想了。

  人的价值,在于其人的学识和平日行一事如何,与官职没有什么关系。不要说是“前国务总理”,就是“现任国务总理”又怎样呢?国务总理四个字,到了社会事业上,能值得几个钱?像我们这样简单的脑筋是不能置答的。中国人所以深中官迷,固然是在做官时容易发财,尤其是到不做官时还可在社会上取得优越的地位。所以只要做过一任什么官的人,就到了无官可做的时候,也还要背着那个官衔来吓人。这种恶习气不除,中国人的官迷决不会醒;官迷不醒,中国人决无可救药。我从前看见林长民、梁启超、汪大燮这些人,到了民国八年在北京、巴黎间电报往来,还相互地称着总长,便大骂他们无耻。现在这一个协会虽然在“国务总理”四个字上还放着一个“前”字,似乎比他们直称总长的有些不同,但社会事业的一团一体而染此官迷,援责备贤者之义,我还是要进忠告,以后不要再这样罢!

  再有一层,在那位先生的姓名上面,加上“前国务总理”的头衔,那便不是恭维那位先生,是有意替那位先生出丑了。因为那位先生做国务总理时,只有一件“政绩”可以称述。这一件“政绩”是什么?就是敢于违叛《约法》副署那蹂一躏国会的伪令。但这一件“政绩’’只有袁世凯在地下或者称赞他,我们做中华国民的却想起来便非常痛心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