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花是人人都爱的,我独爱野花。它在天地间肆意舒展着自己的美丽,不娇气,不挑剔,无拘无束。窗外白雪茫茫,此时是真的寻不见野花,那生在野外的花。

  据说腊梅是开在冬季的,尽管十二分的向往与仰慕,却从未得见。东北的腊月是没有梅花开的,向南会有,那傲雪却也只是虚名罢了。听长辈讲,东北倒是生着一种野生的梅花,叫做干枝梅,花期早。人们在腊月里折了它的枝条回来,插在水里,春节的时候它便开得满室芬芳。这也很诱惑的,遗憾我也未亲见。

  少时贫苦,也没人养几盆花放在屋里。但是爱美的心还是人人都有的,冬季也就罢了,只待春天一来,窗台上的水瓶里便总有花开着。大人是少有那份心思的,都是孩子们的杰作。多么枯燥,多么单调的的时光,他们都有着不尽的乐趣。

  在北方开得最早的是冰凌花,顶雪而开,赢弱而又灿烂,金黄的颜色像稚嫩的童年。它生在山里,小时候不敢走的远,所以我是在大了以后才遇见。记得我还移了一簇回家,花落了以后,像一丛修竹,很茂盛,依旧耐看。 [雅虎散文阅读]

  杏树打苞的时候,山坡山上就有许多小花开了。蓝的白的,在草色朦胧里,不大引得孩子们留意。倒是一种叫做毛骨朵的花最引人注目 ,它花型大,像一朵朵含苞欲绽的紫玫瑰。孩子们一朵朵的采集起来,再折了长刺的山丁子,把花一朵朵插在刺上,于是一束美丽便张扬地摆在了窗台上。

  不久以后杏花开了,因为它开的热烈开得早,开得漫山遍野,所以在百花盛开的春季它是最为得宠的,也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窗台的水瓶里总是插着一枝杏花,落了又在外面折回来。直到过了花期才作罢。那杏树枝繁叶茂,倒也从不介意,孩子夜梦的笑声也是它的芬芳吧。

  夏季山上的野花数不胜数,记得最深的叫山花豆,花开红色,像五角星。如果不是折断,而是连根挖出,你会发现根下有一个小豆豆,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的吧。当然这是它的小名,大名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它长得并不高大,但万绿丛中一点红,不由得你不生占有之心。不知道它是否与我一样的心思呢。

  芍药花,我们叫大芍药 ,也开在夏季。花朵大气,是圣洁的白色。走上山坡,我最期遇见的就是芍药花。我总是觉得它像牡丹。我读过许多牡丹仙子的故事,面对着茫茫绿野,总是神秘滴期待,期待着一种相遇。大概是感动花仙子,那次翻上一座山坡,我惊喜的愣住,满山的芍药花啊!我和妹妹开心滴叫着,像蝴蝶一样在山坡上飞来飞去。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快乐。

  秋天的野花以黄色为主,我却爱上了粉红色,那带刺的粉红色。它叫野玫瑰,枝干上密布着小刺。椭圆形的绿叶里,开着一朵朵粉色的梦。怎么也抵挡不住它的诱惑,不知道多少次为了得到它伤了手指。看看不是很好么,为什么拼了受伤还要得到它?小时候不懂得,只是一味的想着得到。时至如今依旧有着那样的情怀 。

  时光远去了,那野花还在,我的爱也在,我还是爱着那满山遍野的野花。我在这白色的冬季里痴等着 ,等着春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