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一副画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生活如画,一幅又一幅;生活如歌,一首又一首。那美丽的画儿一幅又连着一幅,看也看不完;那美妙的歌声,一首又接着一首,听也听不完。然而,你稍不留神,美景会像青烟一样飘向夜空;那悦耳动听的乐曲会随着风儿慢慢的飘散。人生就是一幅画儿又接着一幅画儿装订成的画册。一本画册、一本画册、、、、、、渐渐地装订成一部厚厚的民族史册。

  淡红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在书桌上。书已经是红红的;稿纸也是红红的;笔也是红红的;竞连那书桌上的君子兰也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屋子里的一切也都抹上一层红色。此时此刻,君子兰竞呈现出奇异的色彩 。生命竞是这样妙不可言!

  一切赞美生命的语言都有些苍白。光线渐渐地暗了下来。一切静静地沉?在黑夜之中。君子兰不知溜到哪儿去了?今天已经宣告结束。你今天用彩笔绘的那幅画儿永远留在生命的记忆里。

  不知什么时候起,冬天已经悄悄地降临人间。那’‘叽叽喳喳’‘的小燕子也不知从什么时候悄悄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留下可爱的小麻雀坚守着北方冰冷的家园。’‘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这正是北国冬天的真实写照。冬天的太阳如贪睡的婴儿揉揉睡意朦胧的双眼,打一声’‘哈欠’‘,伸伸懒腰,才露出红红的笑脸。蓝蓝的天上浮着几朵荷花,鱼儿在荷叶间游来穿去。群山早已经脱下翠绿色的军装偷偷地换上洁白的衣裳,俨然成了一群仙女窥视人间的仙境。不久,她们又披上红纱,宛如待嫁的新娘,漂亮极了!小山村已经藏匿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小河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喧闹。这里的一切静静地。偶尔,一只灰黑色的小麻雀’‘嗖的’‘一声从村边的小树林里飞向远方。一朵、两朵、、、、、、粉红色的花儿从枝头慢慢的飘向大地。寒冷的空气透着一股股清香。假如你不仔细辨认还真以为是春满人间呢。其实,那是一朵朵雪花被红红的太阳一照射,又被风儿一吹慢慢的落入大地母亲的怀抱。’‘霹雳啪啦‘‘的炮仗声划破了静谧的原野。原来,那是一群顽皮的小男孩为欢迎新的一年到来而放炮仗呢。新的一年随着那炮仗声、锣鼓声、欢笑声踏至人间;旧的一年不知何时已经飞向那缥缈的夜空。旧的年历画已经撕掉,新的年历画已经挂上。我去年用心画的那幅画儿将永远收藏在历史的长河。

  时间如溪水,一天又一天流走了,一年又一年流走了,渐渐地汇成大河,流向历史的大海。一个人的历史是这样的。不知多少的历史组成了一部民族史诗。一个民族的振兴是需要成千上万有志青年奋斗!

  画中有你说说笑笑;画中也有我美丽的倩影。历史的车轮载着昨天的画儿消失在滚滚红尘。偶尔,打开画册,昨天的你、我竞这样美。不妨,让我们打开布满尘埃的记忆。夏天,太阳如热情好客的北方人,似乎太热情了一些,早早出来,便把人照得汗流浃背。树枝上再也看不到那穿着燕尾服的漂亮的小燕子,听不到那‘’呢呢喃喃‘’的歌声,也不知它到哪儿乘凉去了。那热浪一个连着一个朝你扑面而来,热得你喘不过气来。父亲一只手捏住麦秆,另外一只手挥舞着镰刀,只听见‘’刷刷刷‘’的如流水一样的声音,一排排麦秆便倒在镰刀之下。父亲极像一位威武的武士!哥哥在麦茬地里四处寻找金黄的麦穗。我却跳来蹦去寻找着小虫子,老想着逗小虫子玩。父亲收割小麦的画面永远烙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是伟大的!那些像父亲一样日夜劳作;那些像父亲一样为了儿女日夜操劳;那些像父亲一样热爱生活;那些像父亲一样普通平凡的劳动者是最伟大的!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

  历史,是大家共同画的一幅永远欣赏不完的画儿;历史,是大家共同唱的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历史,是大家共同写的一本永远写不完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