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山下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清朝的时候,一对母子来到一座山上,选择最平整的一处搭建草房,把最肥沃的土地开垦出来种粮种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生活安逸。后来,母亲去世,儿子做了一个“草人母亲”。种地,他把“母亲”背到田边坐着;在家,他把“母亲”放到桌边坐好;天晴,他把“母亲”弄到院子里晒太阳;下雨天,他就帮“母亲”缝补“衣裳”。到山下赶集,他背着;到庙宇许愿,他背着……于是,一些有文化的乡绅反复验证反复琢磨,送给这座山一个万古流芳的雅号——孝子山。

  我家的对面便是这座有名的孝子山,王昭君洗过手帕的香溪河从山脚潺潺流过。 在如诗如画的孝子山下,住着一位80岁的老母亲,我们习惯地叫她“刘伯娘”,前年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以泪洗面,悲痛至极,以至于哭瞎了双眼。本该顺利地走完人生,偏偏出了连她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

  常言道:“四十九得个吹鼓手。”刘伯娘在“知天命”的前一年果然生下了她的宝贝儿子——学兵。没过几年,老伴儿去世,母子相依为命。 刘伯娘凭着自己的韧劲儿,挣钱供儿子读书学习。自己也常常像老师那样教儿子做人,教的最多的却是“孝子文化”。儿子大专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已经快70岁的刘伯娘舒了一口长气,仿佛自己的梦想已经实现,接下来便是享福的岁月了。的确,她应该安享晚年。

  儿子叫学兵,因家境不算好,成家之事难办。后来,一位好心人在偏僻的小山村帮他找了一个过婚,没有孩子,相貌身材都还过得去。刘伯娘很满意,见到熟人就会自夸一番:“学兵说媳妇儿了,我这辈子总算圆满了。”儿子有些不满足,总觉得缺点什么。刘伯娘常常劝儿子:“福在丑人边。”

  媳妇有癫痫病,这是取进门后才知道的。开始,母子俩以为治治就没事了。后来一直发病才知道这病的严重性。顺藤摸瓜,知晓了一切。原来,媳妇离婚,是因为有病的缘故。外表忠厚的岳父母同意自己的婚事,是为了推脱自己的责任。不知何时,学兵感到一阵阵眩晕,怄气伤肝,住进了医院。他越想越不是滋味,上帝怎么要一次又一次捉弄自己,他感到自己被压在了孝子山下,喘不过气来,到处一片漆黑。母亲总是那句话:“儿呀,这就是命,过到哪儿算到哪儿吧。学兵呀,不认命是不行的。” 30岁的学兵再也不相信母亲的话,做出了叫人不可思议的傻事。他把媳妇送回娘家后,服毒自尽,并写下了遗书。

  他在遗书中写道:“流着泪走在雨中,便没有谁可以看到我眼中的悲伤。我一直都告诉自己要坚强,再坚强,因为我明白,再多的泪水也换不来爱情怜惜。青春的岁月过去了,曾经的哭泣现在依然鲜明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还附带着那些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痛苦。我曾经哭泣,我在爱情的面前流下了我的泪水,可是却最终连可耻的幸福都无法触摸。无法忘记曾经的伤痛,也无法忘记我当初竟是爱得那般的低微,我甚至无意去用自己的泪水来试图感动爱情,感动那颗未曾为我跳动过的心灵。”

  孝子山下,不该发生的悲剧发生了。

  我为刘伯娘母子的不幸人生而难过,我为他们悲惨的命运而哀叹,我为孝子文化的传承问题而痛苦……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多么可怕。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然。这世间情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