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与漠然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的初次香港印象 太后早就叨叨过N次了,要带着我和儿子去香港好好浪一次。但要么钱不凑手,要不时间不凑合,一直拖欠着她的人情,鸭梨有点大。这次,她说去香港拜访客户,于是我半推半就地从了她:来个周末香港两日游! 其实,我一直住在离香港不远的城市,每天可以赶个来回!对于没见过的山川湖泊我会一直保持着比较激烈的渴望和亲切,但对于所谓繁华的城市和摩天高楼,我总是兴趣缺缺。可能是骨子里的文艺细胞作怪,天生比较喜欢自然朴素的风土人情!

  对于香港,从不陌生。小时候看的电视剧,听的流行歌,喜欢的明星帅哥美女,都是来自那个自称东方之珠的不夜城,那时的香港是神秘的遥不可及的梦想蓝图;上中学时,时事政治提得最多的就是港澳回归,历史的沧桑,特殊的身份,一种母与子的期盼,以及如何安慰这个曾经被抛弃的孩子,天天在耳边的回响,总感觉特别地作,跟很多的韩剧一个调调,无非是博取观众的热泪罢了,一点营养价值也没有;后来那个傲气孩子回来了,我也开始工作了,接触了很多傲气的香港同事和客户,一个个都拽得如二五八万,气得我多次心底骂娘;现在觉得香港就是一个城市名称,跟深圳和东莞一样,虽然很多人还是说那里是天堂,但我还是觉得深圳东莞更亲切自然!

  从东莞汽车总站坐大巴到深圳福田车站,再坐地铁到福田口岸。验过证件,跨过深圳河就是香港。没什么特别的观感,也不见得比深圳和东莞豪华和富丽堂皇。坐在港铁上,那些起起伏伏的山坡,远远没有内地的山来得俊秀和灵动。显得有些凌乱的树木和草丛,见不到飞鸟,或者一只蝴蝶。天空有些暗沉,港铁时而地上时而地下,一路上都很寂静,除了到站时的播音,就只剩下拥挤的脚步声以及或强或弱的喘息。

  儿子好动,坐车时尤其。时而跟播音学着报站,中英双语,学得自得其乐;时而趴在窗子上,说要看风景,见到好奇的就问我或者他妈,整个车厢就听见我们的对话声,但声音绝对算不得吵闹。坐在旁边的中年妇女或年轻小伙或都市丽人,皆露出一脸的不耐烦,脸上的表情都在说:乡巴佬!我没理会,我也没有强制约束我的小孩不说话。毕竟他还不到五岁,话多点,问题多点,说明他在努力成长,如果为了遵从所谓城市人的礼仪,强制他这也不做,那也不行,这世界到哪里去城纯粹的童真。要在素质与天性之中二选一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天性。乡巴佬就乡巴佬吧,不就正常说话了嘛,又不是歇斯底里故意嚷嚷,这么嫌吵又何必折腾于闹市。

  而且小孩子好奇,喜欢问问题,是件值得欣慰的事,小孩不是玩具,安静得可以随便让父母摆弄,听话得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就是Very Good?在东莞坐公交车的时候,小孩子话多问题多懂得多,多数会投以赞赏的目光,为什么到了香港,态度却反了。难道他们的素质高到可以摒除天性了!?初次体会,很不习惯! 从福田到尖沙咀,辗转了四次才到达。车费也不便宜,五十多港币,够我坐火车回一趟湖南老家了!几乎从地下穿越了整个香港,从港铁的线路图可以看出,小小的香港,其港铁和地铁的密度几乎覆盖了香港的每个角落,如一张精细的蜘蛛网,网住了每一双踩在这片土地上的脚。

  又如香港的血管,靠它,整个香港才能显出如此的活力。有的地铁站要往下走四五层电梯,可见其深度。可以想象,整个香港的地底几乎是空的!如此,我可以猜出大部分香港人为什么如此脾性了。一棵树,长在几乎虚空的地面上,外表越强壮越容易倒下。越枝繁叶茂越没有安全感,因为它得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风,和来自地底虚浮的挑战。一种没有根深植于泥土的危机,一种随时面临覆顶的灾难,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那些依靠这棵树生存的虫鸟,自然而然也有了一种天生的不安和惶恐。时间久了,就衍生出偏执易怒或冷漠阴暗的性格。也许这是所有狭隘的岛居者一种共有的特性,如日本鬼子,英国麻子等等,骨子里都长满了侵略杀戮的因子,总想努力地获得安全感,内心深处的嫉妒总想让自己强大起来,以掩饰无法克制的惶恐。 忽略冷漠和狂傲,我们一家三口继续快乐前行。即使不喜欢,我也会自然地接受它存在的理由,毕竟,我们只是过客。

  忍忍,人山人海就是热闹,而不是噪杂;忍忍,狭窄的街道可以说是紧凑,而不是拥挤。走出地铁口,穿过人山人海和紧凑的街道,走进狭窄的摆满地摊的小巷,走入老旧的电梯,看着斑驳的过道,我诧异了,这难道就是妻子网上预订的带窗海景洋房?可是,除了一个一米平方左右的玻璃窗,透过窗子或者门,我连水沟都没见到一条。幸好,房间卫生还算整洁干净,不然我真的要气得骂娘了。这价钱,可以在东莞住一间豪华商务套房了。对生活和未来没有过多苛求的我,对所有新鲜事物一直都很好奇的儿子,对大城市一直向往和渴望的妻子,很快就习惯了这逼仄的空间并找到不少的乐趣。儿子的笑声让有些寒酸的旅店顿时春意盎然! 稍作休息,妻子提议走走!刚走到路边,看到87D路红色双层巴士,儿子立马要求坐上去看看,理由是这车比东莞的公交车大,肯定好坐,最主要的是他没坐过!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开心最重要!公交车很干净,没有拥挤和潮湿的汗臭味,这一点东莞的公交车与之相距甚远。虽然有两层,坐的人也不少,但整个空间都很安静。儿子噔噔噔地跑上第二层,挑了个最前的位置坐下,并兴奋地嚷叫:“哇,这公交车太好坐了,坐在这里看风景真是太漂亮了!”哈哈,这表现跟他爸一个样,一个小乡巴佬!

  不过,儿子的话说得非常正确,坐双层巴士是快速浏览香港的街道风景是最实惠安全且漂亮的方式。从弥敦道开始,经油麻地,过旺角,穿狮子岭隧道,达沙田第一城,一路上,风景变换多姿,从热闹繁华的购物大街缓缓驶一路喧嚣和满目繁华,从老旧的街巷七弯八拐穿越一路沧桑与怀念,路过基督山教堂的庄严之后就是陡峭的狮子山,近60度的斜坡中段竟然还设置了一个站台,不是老司机上不了这路。过了狮子岭隧道,风景陡然变得清新自然,绿色葱茏中,栋栋高楼耸立,空气也仿佛明净了许多。

  在终点站锦苑小区小逛了一会,又原路返回!儿子困了,我也困了,太后则睡得前伏后仰!结果,完美错过站,直到终点红墈体育馆。回到旅馆,已灯火辉煌!今夜的不夜城,我们是新增的行走的风景! 吃了一顿并不丰盛但超贵的晚餐之后。我们徒步走向维多利亚港欣赏这渴望已久的夜景。这是我们计划中最重要的环节。不用打听,随着人潮往前,人潮汹涌的地方就是。风,有海的气息;海,有繁华的气息;我们是慕名而来的行者,只为感受这热烈的色彩。灯火热烈,人如潮,靠海岸的栏杆处站满了各种颜色,各种姿态。各说各的语言,各有各的焦点,大家互不相识,也无寒暄。高低错落的霓灯映衬出海港的辽阔,粼粼波涛倒映出城市的妩媚多姿。露天的音乐广场有激情的乐队在演唱,仿佛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也是韵律的一部分。到处是举着手机或相机拍照的游客,我也不例外。 激情来得快,也退得快。该看的看了,该拍的拍了。准备离去的时候,看见一艘悬挂红色风帆的木制油轮向我们所在的码头缓缓驶来,其极具诱惑色彩的鲜艳风帆,粗犷的缆绳,古铜色的船身,像从战国时期迎风烈烈穿越而来的传奇,揪紧了每一颗渴望乘风破浪的心。

  一个愣神,太后已同船老大讲好了价钱,迫不及待地同儿子上了船,由此可以看出,太后和儿子骨子里比我多了一股冒险的劲,即野性。因为缺少正规的防护措施和票据,我从心底里抗拒将一家人置于我无法控制的危险环境中。上了船,在颠簸中欣赏维多利亚港的夜景又是另种风情,更开阔,也更迷人。景随船动,帆随风动,我们随着船在维多利亚迷人的夜色里悄然心动。帆船不大,除了四五个船员和一个导游,像我们这样的游客大约有二十个,有相依相偎不断亲密的金发情侣,有边看风景边吃着零食的头发颜色混杂的一家大小,也有哥们好友一起呼嘿着喝酒谈笑的豪爽江湖汉子们。风很大,但很舒服,有种温暖的感觉,既不热烈,也不阴冷,很自然,很惬意,很有小资的韵味。值了,就为这种体会,这趟香港之旅就算值了。 环游维多利亚花了大概一个小时,一家三口都累得够呛。回到旅店,洗洗睡,一夜无梦,静谧安好!

  第二天,星期天,天气并不晴朗!吃完早餐,买了几百元比较实用的药品,坐地铁直奔中环,目标:太平山顶! 下地铁,一路询问着走向山顶缆车站。一路看见,在天桥下,在圣约翰教堂前的广场和石梯上,坐满了女人,根据装扮,肤色以及语言类型,估计是来自东南亚各国。她们用纸皮,布或者地毡铺在地上,有的群坐,有的独躺,有的背靠背闭目养神,不知她们的职业和生活状况,但肯定如我一样,如飘荡的浮萍。 排队坐缆车的人超多,但秩序很好,其中不乏帅气的男孩和漂亮的美女,让枯燥的等待显得并不特别漫长。 缆车很有特色,像托马斯火车。儿子特别兴奋,趴在车窗上一个劲地夸赞:哇,好漂亮的风景啊,太迷人了!山不高,但缆车很陡,有点坐过山车的感觉!一路向上,窗外绿色翻卷,我感觉我们是一群向上腾飞的鸟! 到达观景台,拾级而上,透明的玻璃墙将外面的风景折射出足够的诱惑,只想快点登顶,好一览这秀美山峦与浩瀚波光。观景台足有六层楼高,加上山的高度,在香港这样的丘陵之地算得上巍峨雄壮了。

  昨夜下了雨,山间缭绕了丝丝的雾气,只可以瞭望到多半个维多利亚港。被林立的高楼围绕的维多利亚港,褪去夜的妩媚和野性,披上一层淡淡的薄纱似的雾气,倒像一位婀娜的印度少女,欲语还休,神秘而美丽。绿色葱茏的山间,点缀着一栋栋雅致的别墅和庄园,相比内地来说,这里的山多了些人气,却少了历史的沉淀和自然古朴的灵性。 拍照留念,至此,我的香港之旅基本结束。剩下的归途,以及回忆,我都将整理成背包,负在肩上,继续奋力前行。 这里的繁华与冷漠,基本与我无关,我会继续在我的世界里,继续我的生活轨迹。未来,也许我还会再来,也许不会再来!我一直都知道,香港离我不远,但并不值得我用太多的热情去奔赴。就像有的人,很优秀,但并不值得我倾力相交! 我总认为,一个值得怀念和相守的地方,绝不是繁华或风景绝佳,而是这个地方,有你值得怀念和相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