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益友朱文彦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熟悉的风景最不容易看到美的风景,熟悉的人最不容易写出人的特征。朱文彦是我熟得不能再熟的朋友,有时候比亲兄弟还要亲。

  在我的印象中,文彦是个接受能力很强、记忆很好的人。记得我在林场插队时,有一次到逻沙大队收购核桃种子,他那时候正在读初中,他和几个同伴利用晚上来找我聊天,我有时讲鬼故事,吓得他们都不敢回家。尽管这样,他们还是要来,那段日子,我几乎把我肚子里储存的故事都掏空了。后来他在陈述这段生活的时候,有些细节或者我说过的话,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我和文彦真正的交往是从1982年开始的,那时他刚从广西师大历史系毕业,分配到乐业中学任教,我和他同事两年后,又先后调到右江民族师专,他在历史系,我在中文系。按理说,各在各系,各做各事,交往应该不多,偏偏他夫人在中文系,我夫人又在历史系,况且,我们原来就认识,那年师专举行青年教师教学比赛,我们都参加了,都获得学校的一等奖。

  文彦是个很有忧患意识的人。他认为,仅仅把学教好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具备教育教学技巧和管理能力,所以,他在利用进修的机会就与人合作出版了《社会、学校和家庭对青少年的德育技巧》一书。根据写书的经验,他到各县各校开了许多场讲座,取得很好的效果。后来,潘运琛主持师专的全面工作,文彦被提拔为校长助理,他以满腔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1994年以后,我和文彦先后调到广东,我在恩平,他在深圳。他是是个理想与现实结合得很紧的人,由于有师专的阅历,他的领导才能很快得到发挥。不到五年,他就当上石岩公学的校长。这个当时还是个深圳镇级的学校,在他的前任乔校长和他的领导下,用不了八年的时间,就办成了省的一级学校,石岩公学下辖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是一所高大上全的学校。在他的治下,他竭尽所能在全国各地招聘人才,校园文化搞得有声有色,学生考取名牌大学比比皆是,学校还成为航天航模培训的先进单位,他还代表学校,到我国著名的酒泉火箭发射中心,见证了一次火箭发射升空的过程。

  由于他忘我地工作,体力严重透支,头发全部花白。2011年3月的一天,文彦终于被病魔击倒了,一躺在病床上就是半年。然而,他的身体可以被击倒,但他的意志绝不会被击垮。在此后漫长的六年里,他又开始了儿童学步,不!比儿童学步还艰难一万倍。从最初的让人搀扶挪动、移步、迈步,到后来的不让人搀扶,一步一步地走,一米一米地走,一公里一公里地走,虽然走得不像原来那么快,却也走出了属于他自己的一个新天地。最难能可贵的是,文彦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坚持写作,他右手不能执笔,就用左手拿笔,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一本42万字的书《十年如一日》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记录了他作为深圳石岩公学校长的十年,如何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呕心沥血的全过程。

  不用更多的表述,作为朋友,文彦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作为老师,他是个表里如一的人;作为校长,他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与病魔抗争,他彰显出超强的毅志力和伟大的人格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