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的山溪水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2-0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第4号台风“妮妲”掠过深圳,横扫广东,朝广西、贵州方向走了,先是狂风夹着暴雨,再是大雨转为阵雨,后转为小雨,折腾了几天之后,消声匿迹了。深圳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与活力。大街小巷又喧嚣起来了,超市商场又热闹起来了。

  下午,看见屋外没有下雨,太太叫我培她去徒步锻炼。因台风和下雨两天没出门运动了,我也正想出去走走,活动活动筋骨,呼吸呼吸室外的清新空气。

  行走在通往羊台山的道路上,只见被雨水冲刷过的行道树越发精神了,枝条疏展,碧绿的叶片油汪汪,亮晶晶。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羊台山脚下的登山广场。

  广场上,一群穿红带绿的大妈,在音乐的伴奏下,眉飞色舞甩手扭腰跳着广场舞。宽阔的广场上,有练太极拳的,有打羽毛球的,有散步的,有跑步的。也有不少休闲赏景的,他们一边谈笑,一边拍照。

  羊台山上,树木葱郁,层林叠翠,放眼望去,苍翠欲流,碧绿耀眼。

  突然,一阵哗哗啦啦的流水声传入耳膜,我们寻声而去。在广场右侧与山脚连结处,有一扇不算很高的大石壁,中间是并不很明显的天然石渠,似乎分成几个层级。平日只有很小的一股山溪水在上面静静地流淌,今天却形成了一道三叠小瀑布,清澈的溪水变成了雪白的浪花,犹如淘气的小精灵,在石壁上跳跃、飞奔、嬉戏……

  “这水不知从哪里来的?”太太疑惑地问道。“这还用问?肯定是从山上下来的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太太立刻接着说“那我们上山去看看吧。”话音未落,便自个儿朝登山道的台阶登去了。我暗暗叫苦,因为我今天压根就没计划要登山的。心中后悔刚才告诉了她水是从山上下来的。我迟迟疑疑踏上登山台阶。太太可能看出了我的心思,在上面朝我大声喊道,“快点呀,我们就登一小段,不登太高!”

  经过十来分钟的登攀,我们来到了羊台山最低一级的登山横道上,踏着平整的石板路,呼吸着清新清鲜清爽的富含氧离子的空气,道路两边的翠绿滋润着双眼,山涧潺潺的流水声,时而哗啦啦,时而咕噜噜,像音乐,像歌唱,像吟诵,别有一番情趣和韵味。走着走着,看见一股小溪流在欢快地奔腾,不一会,又看见一泓清泉,太太手忙脚乱用手机不停地拍照……拍完,我们一边欣赏着小溪歌唱,一边轻轻松松地下山。

  “哗啦啦的山溪水为什么如此快乐?”我问小树,小树在微风中摆摆树梢,像是回答,又像没有回答。我问小溪,小溪在山涧哗啦啦,像似回答,又像没有回答。这时,我想起前几年十分流行的一句话“阳光总在风雨后”,我似乎明白了,小溪的快乐也应该在风雨后,它在为狂风的远离而欢呼,为豪雨的停息而歌唱。是啊,不经风雨,哪来溪流欢歌?人生不也是如此吗?

  行走到山脚下,浑身大汗淋漓,感觉神清气爽,轻松舒畅。

  披着夕阳的金色余晖,我们告别羊台山登山广场。走在回家的路上,哔啦啦的山溪水,像音乐,像歌唱,像吟诵,依然在我耳畔,久久地回荡、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