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散文欣赏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1-20 我要投稿

笑谈散文欣赏

  刚刚看着老张从我的面前一次次走过,我仅用眼睛的余光审视着他,而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想发笑,因为,我禁不住的想去注意他,看看这个性格有点肤浅的男人在我的面前到底会是怎样的变化,对这个,我有点饶有兴趣,是不是女人们都有这个通病?

笑谈散文欣赏

  记得刚刚搬来这里的时候,因为老张的门口就在我小房子的窗户旁边,我们两家可谓是一出门就碰头的距离,所以每逢吃完晚饭老公在家的时候,老张就会来我家串门,唠嗑,知道了我们两家的情况惊人的相似,所以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还真的是有共同语言啊!”

  老张是这片地皮的主人的工人,应该是此地的主管,他和另外一个工人我称为贾叔的,共同居住在我们旁边的三间屋子里,我们的关系相处的非常好。贾叔今年六十岁,别人都跟他开玩笑叫他贾部长或者老贾大哥,可我出于对老人的尊敬,一直称他为贾叔。这个老张和我同岁,他性格看上去特稳,说话慢条斯理,但却给人一种胸有城府的老板风度。因为出门在外,我想和邻居处好关系,也可以互相帮衬,所以刚来的客气加上本就有的热心,使得我们的关系相处的越来越好,互相尊重,拉家常,送东西,帮忙等等,直到有一次,老张的一个举动,把我的魂都吓得少了好几个,一连十多天,我都处在迷糊的恐惧当中,以为自己遇上了色鬼坏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吃过早饭,我坐在屋门口儿子的小床上缝补衣服,老张和贾叔在门口走来走去的忙活,贾叔还跟我打招呼:“哟,还补衣服啊,真会过日子!”我说:“贾叔,你要是有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就拿过来,我给你做,反正我也有的是时间。”贾叔还说:“不用,我自己也会缝。现在谁还补衣服啊,破了就随手扔了……”

  这时老张晾好衣服甩着手上的水珠站在门外,我热心的说了一句:“这里有毛巾,擦擦手吧。”

  老张边擦手边说:“补衣服呢,真会过日子!”

  我说:“穷日子就得这样过呗,你要是有该缝的,比如缝被子一类的活,交给我就行了……”

  我的话没说完,老张就接上了:“那可不行,你又不是我媳妇。”

  我想都没想就随口说出来:“这有啥?咱们是邻居,互相帮忙……”

  话没说完,就觉得老张的一只手在我的脸上划了一下:“这要是我媳妇有多好!”

  当时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蒙了,双手本能地使劲向上朝着他的手一甩,并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干啥呀!”的尖叫,我的反应似乎把老张也吓了一跳,记得他好像也怔了一下,很不自然的走了出去,而我则怔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以后几天,我不再跟老张打招呼,而且躲着他,但我发现他时时在注意我,而且总是笑着面向我,这让我一看到他就血往脸上冲,心咚咚地跳得加速。我讨厌这种境况,讨厌这种有点暧昧的感觉,不知道如何面对,其实是不知道如何去应付,确切地说,是不知道如何去跟老张说,不要对我开这样过分的玩笑。

  几天过去了,老张总是观察着我的脸色,适时地和我打招呼,而我则绷着脸只是哼一声作为回答。后来,我心想罢了,把这件事让它过去吧,也许他只是给我看玩笑呢。

  于是,慢慢的,相互之间的话又多了起来。因为我们两家的房门离得太近了,只要一出门就是迎面,就是碰头。而我本来的童心未泯的性格就渐渐的又显露出来,我发现老张每次晚饭后就搬一个椅子坐在他们门口,其实也是在我们门口,我在自己屋里就可以和他说话,但一开始,他在那里正襟危坐,我则在自己房里看我的电视,我顶多和他打个招呼:“吃完啦?”

  后来他就会说:“外面多清爽,出来透透气呗,干嘛老在屋里闷着?”

  于是,我就站在外面和他东拉西扯地唠嗑,其实和他唠嗑真的很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中间,就有一件事,把我乐了好几天,至此,我觉得,我,也是一个凡人。

  那天老公回来的晚一些,刚给老公打完一个电话,知道他正在路上,也就是十几分钟就到家了。平常有时候我就一个人出去接他了,实际是随便溜溜腿。恰好那天老张说:“外面那么多人都在遛弯,咱们也出去走走吧。”我说:“行啊,走,咱也散散步去。”出门我就朝老公来的方向走,老张在旁边跟着,我有意识的和他拉开着距离,走了一会,老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离我这么远,跟你说话都听不见。你看人家散步的两个人,哪有像咱们这样的。”

  我不禁笑了,于是和他并齐了走在路边唠起来,说了很多话,记不起来都说了些什么了,只是记得他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这句话时,我激灵了一下,但心里马上想到要和他说清楚一下,不要再和我随便说这样过火的玩笑话。怎么说的,我忘了,只是我的本意是在不伤害对方自尊的情况下委婉地告诫他一下,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方法是不是最好的,但我就是不想和邻居造成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他很有城府的说:“原来你是这么内向的人,以后不敢跟你开玩笑了,你真的少见!”

  一辆大货车呼啸而来,两只前灯照的'人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伸出手拦了一下,车没有停,只是鸣了一下刺耳的喇叭,就从我们身边轰然过去了,我知道老公回来了。我对老张说:“走,往回走吧,我老公回来了。”

  “你老公真的在那辆车上?”老张惊问。

  “是啊,”我心里有点玩世不恭:“怎么啦?”

  “你?你这人!你老公看见咱俩在这里,他不会误会吧?咱们可是……”

  我哈哈大笑,笑得简直都不会说话了,我弯着腰,喘匀了气息,说:“我的天哪!,你怕什么呀!”忽然我那调皮的细胞活跃起来:“我给你说,刚才我老公是肯定看见咱们的了,待会回去我就跟他说,你说你……”

  我还没说完,老张就大惊失色地叫起来:“你可不要瞎说啊,咱们可是只是出来走走……”

  我心里简直笑死了,但表面上故意装的特别平静:“你看我老公,比你高,又比你有力气,一个人肯定能包打你好几个吧?”

  “哟哟哟,这玩笑可不能这样开。”老张真的有点害怕了,我心里可是快笑迸了。

  等我们回到家,老张还专门去跟我老公解释,真的让我又笑了个够。

  后来,老张还是经常跟我开玩笑,但我不再怕他了,有时他会在经过我面前时叫一声“美女”,我因为这个称呼也跟他真的生了一回气。我绷着个脸,他可能是故意的吧:“美女,干啥呢?”我就故意的停下来:“在哪儿呢,哪儿有美女?”我四处张望。

  “你呗,你不是吗?”

  “我?美女?你有神经病啊!”

  “唉,我们在公司跟女性打招呼都这样叫,怎么啦?”老张似乎有点吃惊。

  “真是神经病!别这样叫我,我又不是美女,我是老太太!”我故意生气地说。

  “嗨,你这人真是!这样叫怎么啦?好好,以后不这样叫你啦。”老张有点无奈地说,好像还小声地说了一句:“你才是神经病呢!”

  不过,开玩笑是开玩笑,我知道,我的第六感觉让我知道,老张对我的关心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他只要有好吃的,肯定送给我,还是挑好的,他们菜园里的菜,不等我吃完就又给我送来,有一次他去割韭菜,问我想不想吃,我说,那就多割几棵吧,我拌韭菜疙瘩汤,其实几棵就行,他却一下给了我一堆,而他自己却只拿了几棵;旁边食品加工厂里有他的朋友,那里面的放时间长了的冻肉,他每次都拿来好多,从我门口过,先挑一袋瘦肉给我,然后说:“吃完了再去冰箱里拿。”他们的冰箱其实和我的一样,我的什么东西随便往里面放,他们出门从来不锁门,他们的屋子我随便进。有一次我身体不舒服,想去买药,又怕门口没人,时间太长了不行,就让他开车带我去买药,他特像一个护花使者,真的让我感动。不过,这期间,还有一件事,我又好几天没敢和他说话……

  在他们的大片地里,我在闲置的一小片地上种上了豆角,那天,我拔草,他在浇地。我说:“赶明年我不看大门了,把我儿子送回老家,我也来你们地里干活算了,起码比我看大门挣得多些,我看这活也不累,比我们家那边轻松多了。”

  “不行不行,”他连连摇头。

  我诧异地问:“怎么啦?你觉得我干不了?给你说吧,什么重活我都干过,我吃的苦肯定比你还多呢。还不就是除除草,浇浇地吗!打药还不用背药桶子,多轻松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老张顿了一下,好像故意在卖关子,然后慢悠悠地说:“你在这里干活,我看着心疼,不可能让你干……,你说,这怎么行?”

  “你神经病啊,神经病!”我低下头拔草,再也不去搭理他。

  几个月后,他们老板把他给调走了,给老板当司机去了,换来小潘接替他的职务。但他依旧经常来这里,带着老板,或者是老板的家人,来这里转悠,或者是来菜园里摘菜。我们还是那样很熟的打招呼,很熟。

  ……………………

【笑谈散文欣赏】相关文章:

1.笑谈人生散文

2.笑谈

3.笑谈做题

4.笑谈生命

5.动物笑谈教案

6.笑谈红楼 -作文

7.笑谈做题作文

8.笑谈失败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