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疯子的感情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2-10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1】

  他们都说我疯了,说我不该为那个男人疯掉的,不过是失恋,何必把自己折腾的那么累。但我知道我没疯,倒是他们一天到晚说我神经出问题了,他们都开始躲着我,以至于我的父母都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但我真的没疯。

  一个月前,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是他有了新欢便抛弃了我。我深爱的那个男人转眼间便把别的女人拥入怀中,那天我听到他说的那番话时感到五雷轰顶,强作笑容对他说祝福和再见,转身后还是心酸地哭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强留的人,既然他要走,我只能成全。

  我神情恍惚的回了家,到房间要将与他的回忆一点点的清理出来,既然他不再属于我,还是忘掉才最好吧!

  一沓合影——我在他的怀里笑的那么幸福,照片上的两个人相互嬉戏,将快乐永远定格,曾经的幸福,曾经的诺言,全都碎了,以后他的怀里的笑容就该属于另一个女人了吧!

  一个小白猪图案的可爱瓷杯,他那里还有一个黑色的,这原本是一对的,但现在也不该存在了,既然爱都不在了,这表示甜蜜的东西也该一起散了吧,它们见证了一对情侣的离合。

  一张签有著名演员梅尔吉布森的大海报,那个时候我是多么渴望得到它,而他那个时候为了我辛辛苦苦排队等了两天才帮我签到,当时接到时我几乎感动的要哭了,。但现在……算了,这张还是留着吧,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爱的明星,至少我可以忘记它的含义。

  ……………

  每件物品都勾起了我的回忆,慢慢地我将它们都装进了一个大箱子。是的,我准备埋葬他们。我抱着箱子下了楼,正准备出去。

  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苏珊,你没事吧!”我平静的回答她:“没事,妈妈,我只是出去扔些旧东西。”妈妈还是那么但有的看着我,但还是有些无奈的说:“好吧,那你快去快回,快午饭了。”我点点头,抱着箱子出去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太阳辣辣的,烤的我口干舌燥,我顶着烈日走到曾经和他一起乘凉的那棵树下,树下有一个挖好的洞,这是我们以前一起把烦恼倾诉掉的地方,现在我要将美好但令人心酸的回忆扔进去了。

  可我那么舍不得,在那里竟然抱着箱子低声哭了起来,喃喃自语:”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不要我。“

  树上的知了在闷热中”知了——知了——“的叫着,一声接着一声,不觉得厌烦,它到底是知了我的心事,还是嘲笑我的无助?

  我推了推箱子,准备将它送入洞中,我哪里身边的小铲子,一点一点的扒着泥土,直到吧它完全覆盖,看着回忆就这样被埋葬,我又忍不住哭了,这次哭的更加痛彻心扉。

  【2】

  这时一双温暖的臂膀环住我”别哭,我陪你。“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着,我转过头,看到了他,只是他带着面具,一个镂金面具,我看不到他真正的脸,他牵起我:“苏珊,以后我会陪着你,你要好好的。”我又惊又怕,这个男人我从来没见过,但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他面具下的脸我看不见表情。但他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别管我是谁,我爱你。”他就这样与我在树下聊着天,才那么高、短的时间,我爱上了他,那种害怕的感觉也消失了。

  我记起还要回家吃饭,便起身与他告别,他说:“无论你设么时候来,我都在这里等着你。”那天心情变得很好,我忘了那个抛弃我的男人了,我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回家的路上不再在乎太阳的毒辣,悠然的哼着小曲。

  回了家,我狼吞虎咽般吃了饭。

  妈妈看了我这番样子,更加担心:“苏珊,你真的没事?”

  难道她以为我会悲伤到极致,准备吃一顿饭后再寻短见?我只能说妈妈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但这也是在关心我吧,我笑着应她“妈妈,我觉得我应该开始我的新生活了,别太担心我。我知道怎么办。'

  我又顿了顿,再告诉她:”妈妈,我要出去会,有朋友在等我。“她点点头:”早点回来。“我望着她,与她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她还是放心不下,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跑出了家门,直奔树下,他在,他在树下等我,依然戴着那张镂金面具。

  ”为何不把面具摘下来?“

  ”还不是时候。“他摇摇头。

  那又有何妨?我在他那里感到温暖,和他在一起逛街、玩耍,不过我们的相遇总是约在那棵树下,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摘下面具,而且奇怪的是街上的人对他毫不介意,似乎他不存在,不觉得他有什么异样。

  每次去大树下和他会合,无论我去的有多早,他都会在那里,从未比我晚到过,我问他等了多长时间,他总是笑着说:”才刚来。“但每天的约会也成了我的必修课。

  我每天都很开心,天天往外面跑,但我的父母并不这样认为,他们都认为我着了魔,变成了疯子,但我不听他们说的话。

  【3】

  依然是天气晴好的一天,我照例来到了树下,他在等我,我和他在树下坐着,他还是没有摘下他的面具。

  ”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看看你?“

  他那戴着镂金面具的脸对着我:“等等,也许快了。”

  一如往常,我们“谈天论地”,我很甜蜜。但就在我微微抬头之际,前方不远处一个人影闪过。我不认识,也没在意。

  可是当我回家时,家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夫人,我照您的吩咐跟着去了,但我压根什么人都没看见,只有她一个人在树下说笑!夫人,这是真的太蹊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略带惊慌的说着。

  我完全搞不懂他们到底怎么了!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不到?我生气的冲进了们,妈妈和那个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都说了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新男朋友,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我冲妈妈大吼,男人落荒而逃。

  妈妈就这样跟我对视着,终于她忍不住了”苏珊,你醒醒吧!你是伤心过度出现了幻觉,你假象出来的一个男朋友!“

  ”不!我不相信!‘他那么鲜活的存在,我能感受到他的温暖,他怎么会不存在呢?

  我跑进房间,极力回避妈妈那不着边际的话,锁了门。

  “苏珊,苏珊,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忘了他吧!不值得。”妈妈不依不饶地敲着门,我不开,无济于事,她只好走开了。

  我真的快疯了,双手捂着头回忆着这一切,那是那么真实。对!不可能是假的。我开了门想出去弄个明白,但我扭着门锁才发现家里的门都被反锁了,里面根本打不开。

  我被家人软禁了!!

  “你疯了,苏珊,你好好静静!”妈妈在门外叹息。

  【4】

  我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被禁在家里,哪里也去不了

  “放心吧!苏珊,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别急!”他戴着面具,温柔的跟我说话,我看见他在树下,慢慢地转身走向街道,我想追上去但是只是徒劳。猛然脚下的石子绊住了我,惊慌中醒了我的梦。

  “他来找我了,他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我高兴的告诉妈妈。

  妈妈的眼神逐渐变得恐惧起来“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十五分钟后几个人来到我家,他们穿着白色的大褂,抓住了我的双臂,强硬的把我拽到车上,任凭我怎么挣扎,他们的力量太大了。我扯开嗓子做最后的挣扎“我不是疯子,我不是!”

  但什么也容不得我解释,我还是被塞进了车子。车窗外妈妈含着泪说:“苏珊,我的好苏珊,我们等你康复回来。”但此时此刻我看向她的脸,竟觉得如此丑恶。连她都认为我疯了。

  【5】

  我进了医院,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我的周围全是疯子,他们一天到晚发疯,我真的受不了,“也许我永远都无法和他见面了”我深深的叹息。

  医院的天空是灰的,看不见希望,我一日日沈默不语,让来看病的医生束手无策。我本来就没病,哪来看病?

  这日,我坐在长凳上,穿着我极不喜欢的蓝白条纹病服,低着头。一阵脚步声渐近。

  “史先生,这就是那个社么都不说的幻想症疯子。”我不高兴别人叫我疯子,便抬头狠狠的剜了他们一眼“又是个自讨没趣的医生。”我在心里嘀咕。

  他没有理会旁边那个人的话语,径直向我走来“苏珊小姐,我们谈谈吧!”他一边对我说着一边叫那个讨厌的人离开了。

  我看了看他,直言说出我说了N遍的话:“医生,我是遇到了一个男人,他对我很好,给了我温暖,让我忘了失恋的痛苦,但我周围的人都说我疯了,都说他不存在,说我得了幻想症,但他是真的存在。我知道你会开导我说那是假的?劝我?教导我?我觉得您没那个必要了,我相信他是存在的!”

  以往的医生听我说了这番话后一定会知趣的走开,但他没有,他看向我,温柔的双眸看着我,“不!苏珊,我信。”

  他转过身去,再次转过来的时候,我惊呆了,他戴着那张镂金的面具!

  “你不是疯子,苏珊,一开始的我也是存在的,我是你的天使,一直都在守护你,但是别人看不见你的天使,等到适当的时候我才会有勇气变成真真实实的人来到你身边,做你真正的爱人。“他抱住我,”我现在是个常人了,我是史密斯,我想做你的爱人,我会守护你一辈子,好吗?“他又轻轻地放开我,摘下他的镂金面具,面具一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我又惊又喜:”你真的是他吗?“

  他拥住我”是,也不是,我现在是史先生,以后一直都是。“

  我笑了,其实我是真的没疯

  我不是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