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明珠短文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2-1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许我三世年华,换你一世情缘。只是这一世我们有缘而无份,注定不会在一起,我曾经想过究竟是我们真的无缘,还是我们不曾真正努力过…”

  林夕回到曾经生活的这片校园,在这里留下过许多记忆,或许一辈子不曾忘记,走过每一个角落,一切似乎似乎都是那么的熟悉而陌生。

  转过一角,林夕愣住了,一滴泪水落下,几秒钟后,林夕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走向前去。

  “嗨,没想到我们还能在这见面?就你一个人?怎么样啊?”

  “我挺好的,你呢?”

  “我很好啊,好久没有回到校园了,今天特意来看看。你也是吗?”林夕看着她有点语无伦次问道。

  “是啊,我就住在附近,来看看。”

  “哦,那什么…”林夕似乎还想说什么。突然,听见她的电话响起,林夕偷偷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丈夫”。

  “赶紧回来,孩子正哭个不停呢!”林夕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电话那头催促的声音。

  “哦,好,马上回去。”她回复道。

  “你跟王俊结婚了?”林夕有点将信将疑的问道。

  “是的,不好意思,家里有点小事,要我现在回去…”

  林夕听到后猛然间有种失落感,呆呆的回复道“哦,好,回头再聊。”

  就这样,林夕傻傻的伫立在拐角处,看着她从身边再一次擦肩而过,渐渐地消失在下一个拐角里,消失在已经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此前此景,犹如两年前一样,林夕至始至终都难以忘记。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才换得今生一次回眸。”林夕坐在湖边的凉亭中,有阵阵凉风吹来,在夜色下的湖面依然可以看得见微微荡漾着,林夕不禁回忆起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四年前,他们来自两个陌生地方,却又共同走进这个将要生活、学习四年的地方,谁都没有想到两个人将会在以后会有交集,直到军训结束后,在一次聚会上,他们才相识。

  “哎,林夕,你们两个老乡应该喝一个。”突然坐在旁边的室友杨林喊道。

  “对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赶紧喝一个。”其他同学在一起也应声喝道。

  林夕抬起头,才注意到一直坐在对面不说话的她。林夕并不认识她,虽然说是一个班,而且已经开学有半个多月了。

  “来啊,王婷婷,你们两个老乡喝一杯。”杨林走到坐在那边低头玩手机的王婷婷说道。

  “她就是王婷婷?没想到军训时还没有发现她是那么的漂亮?”林夕注视着坐在对面的王婷婷,看了一会,系里默默的想着。

  “我不会喝酒啊。”王婷婷收起手里的手机,有点抱怨的说道。

  “就是不会喝酒才要喝一个,毕竟老乡见面怎么能少了呢!快点!”坐在一旁的班长阿信有点按耐不住的说道。

  “我真的不会喝!”王婷婷看着一桌子坐满了的同学说道。

  “那就算了,不会喝酒就不要逼她了。”林夕见状,感觉有点尴尬,连忙上去解围的说。

  “哎呦,怜香惜玉啊,这可不行,除非你替她喝了,否则绝不行!”杨林走到林夕旁边端起酒杯,一脸坏笑的说。

  “好,我替就我替,我还怕你不成!”林夕被杨林一激腾地从板凳上站起来,端起酒杯一口饮下去。

  “哎,哎,一杯怎么行啊?至少三杯!”王婷婷的闺蜜张丹丹在一旁添油加火附和道。

  “好,好,三杯,三杯!…”大家一起哄闹着。

  林夕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有点不好意思的王婷婷,心里默默的自责道“逞英雄被坑了吧!三杯酒喝下去,还是白酒!这下完了!但是不能不喝啊,既然这样,唉,不能丢人吧!”

  林夕拿起酒瓶,咚咚的往酒杯里满满的倒了三大杯,此时,所有的人都有点惊呆了。“不就三杯酒吗!小意思!我喝了!”林夕看着大家有点傻眼的样子边说,边端起酒杯准备喝。

  “林夕,不行就撑了!大家都是开玩笑的!”班长阿信在一边劝说道。

  “没事,没事。”谁知林夕刚把一杯酒喝下肚,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大家立刻惊呆了,王婷婷更是讶异,一个箭步跑上去,扶住林夕,从兜里掏出纸巾擦拭着,边扶着林夕向卫生间走去。

  “不好意思啊,丢人了。”林夕满脸通红的看着王婷婷说。

  “好了,别说了,进去簌簌口吧。”王婷婷自己都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怜惜的说。

  几分钟后,林夕跟王婷婷回到包间,大家看着林夕,有点不好意思。

  林夕端起剩下的两杯准备喝时,突然王婷婷夺下来,说道:“这两杯酒我喝了,况且这两杯酒也应该是我喝。”话说完,王婷婷端起酒杯大口口的喝下去,尽管如此,还是被呛得很厉害。

  “喔,哎呦,好!”大家在一边再一次哄闹起来,王婷婷脸色更加显得红润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擦了擦嘴角。

  那天大家喝了的确很多,最后都是相互搀扶着歪歪踹踹的回到宿舍,林夕更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宿舍。夜里,林夕吐了一地。第二天,头疼痛忍的坐起来,听着室友讲述着昨晚自己怎么怎么的出丑,听到后真的是糗大了,特别是,自己竟然抱着王婷婷不撒手,还是是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掰开的。

  下午,酒已经醒的差不多的林夕,犹豫了再三,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王婷婷的电话,林夕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他不知道一会怎么跟她说才好。

  “喂,林夕?”王婷婷接通电话有点疑问道。

  “嗯,那什么,对不起啊,昨天晚上的事…”林夕有点吞吞吐吐的说。

  “哦,没什么事,大家在一起吃得高兴而已,可以理解,没事。”王婷婷在电话那头说道。

  “谢谢,是的,好,…”林夕有点语无伦次。

  大学的学习环境是十分宽松的,没有晚自习,课又不是很多,空余时间多,这样,久而久之,大家在一起时间就会多了。林夕跟王婷婷两个人的关系也更加熟悉,林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王婷婷了,很微妙,说不出来,只要一见面,脸就会有点红,心也会砰砰的跳。

  摆脱了高考的束缚孩子们,就像一群脱了缰的野马,纵情娱乐。高度发达的情商,春心萌动,再加上被刺激的青春荷尔蒙,纷纷想法设法去解决寂寞的自己。

  有人说,大学是因为寂寞才会选择爱。或许是的,林夕看着室友一个个都脱单,唯独剩下自己还是一个人。

  “林夕,你是不是喜欢王婷婷啊?”夜晚,熄灯后,大家都没有睡意,室友杨林突然横插一句的问道。

  “额,不是啊!怎么可能!”林夕愣了一会连忙违心的说。

  “真的?要是喜欢就说出来,我们帮你,想要英雄救美式,还是浪漫感动型的?我们几个一定会两肋插刀!是不是啊,兄弟们?”其中一个室友说道。

  “必须的!”其他几个随声附和道。

  “切,没有的事,我没有喜欢的!你们也别瞎猜!”林夕假装毫不在乎的说。

  “真的?你要是再不抓紧机会,到嘴边的肥肉可就要溜走了。另外,我有一个消息告诉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杨林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林夕顿了顿说。

  “什么消息?有话直说!”其他几个室友也感觉十分好奇的问道。

  “听说咱们班的张军,就是那个家里十分有钱的,也喜欢王婷婷。”杨林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手机,用灯照了照林夕的脸,继续说。

  “而且,听说昨天在网上给她淘了好几百块钱的零食,怎么样?够大款吧!”杨林看着林夕的脸色,虽然是在深夜里,可是在手机的呢过光的照射下依然可以看得见有点难看。

  “切,关我什么事!谁爱喜欢谁去喜欢!”林夕边说边夺掉杨林手里的手机,关掉灯光,可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处的感觉,是伤心,是失落。

  “睡觉,睡觉,明天还有很多课呢!我先睡了!”林夕用被子蒙住了头,假装着打起呼噜。

  那一夜,林夕并没有睡着,而是脑子里复杂的乱想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11月11日,是大学里最热闹的日子。所谓的光棍节,很多人都会想法设法的在女寝下面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着爱意,林夕反复思考着,他已经在一个礼拜前就开始预谋了,希望在单身节晚上,能够对王婷婷表达自己的意思。

  “王婷婷,在哪呢?今晚上有空吗?”林夕突然打通了王婷婷的电话。

  “没有呀?怎么有事啊?”王婷婷回问道。

  “哦,那什么,我想,咱们晚上一起出去玩玩吧,我请你吃饭,去看电影,怎么样?”林夕心里一直在不停的跳着,既期待又害怕的等待着王婷婷的回答,此时此刻,似乎一切都好像要静止,林夕屏住自己的呼吸,静静地期待着王婷婷的答复。

  王婷婷犹豫了一会,她不知道自己自己该怎样说,今天晚上的确没事,可是,今天晚上不是一般的日子。“那好吧,我晚上没事。”王婷婷有点后悔的说。

  “哦,好,谢谢,谢谢,那我们晚上见。”林夕听到王婷婷同意的答复,心里激动的说。

  “恩,晚上见。”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去了很多地方,看了一场贴特别的爱情故事,总之,他们玩得很高兴,在回学院的路上,他们都有点沉默,或许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两个人刻意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林夕实在有点忍不住。

  “王婷婷,我…”林夕看着走在一边低着头的王婷婷突然想说什么,王婷婷突然抬起头,看着林夕,林夕突然慌乱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你想说什么?”王婷婷看着林夕问道。

  “王婷婷,其实,我…,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对你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不过,要不,我们先相处一段时间吧?”林夕此时此刻的心又一重要爆炸的感觉,心速加快的跳个不停。王婷婷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林夕,然后又继续向前走。

  一个转角过去,王婷婷突然开口说道“我到了!你不会要是跟我一起进去吧?”

  林夕猛地抬起头,才发现已经到了王婷婷的宿舍门口,林夕停下脚步,看着王婷婷。

  “不了。”林夕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办!

  “今天很感谢你,我玩的很开心,谢谢!”王婷婷看着林夕说道。“我回去了。”

  “哎,那什么,你还没有…”林夕突然说出口。

  王婷婷停下脚步,转过身,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直接走进了宿舍里,只剩下林夕一个人在夜晚星星的陪伴下,有点凌乱。

  林夕边走边想,王婷婷究竟是什么意思,在回宿舍的路上,林夕没有一点心情…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都假装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得,可是,林夕还是没有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晚上,回到宿舍,他才彻底的明白。

  “爆炸性新闻!快来啊!”杨林离老远都大吼着跑进宿舍。

  “什么事啊,有至于这么激动吗?”林夕不屑一顾的问道。

  “我告诉,这件事还是关于你的!怎么样?想听不?”杨林故意卖关子说。

  “切,我有什么新闻,算了吧,不听也没事。”林夕撇了撇嘴说。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直说了,咱们班张军…”杨林故意停顿了一样下,看了一眼林夕,林夕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会红,一会白。

  “咱们班的张军请王婷婷去看汪峰的演唱会,那一张门票可是四五百啊!这哥们,为了王婷婷,可真是舍得花钱!佩服,佩服!”

  林夕听到,突然心跳加快,装着满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不就是一个演唱会门票吗!有致于大惊小怪的吗!”

  “还没说完呢!张军跟她表白,王婷婷接受了!~”杨林说完转过头看着林夕。只见林夕的脸色更加的泛白。“你没事吧?”杨林觉得有点不对,疑问道。

  “没事,没事。”林夕听完有气无力的走出寝室门,他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喂,王婷婷,那是真的吗?”林夕拨通了王婷婷的电话,有一种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的,我们两个是好朋友,可能不适合在一起。”王婷婷在电话那头淡淡的说。

  “哦。”林夕挂断电话,一个人走在校园的树荫下,泪水一滴滴的滑出眼眶,他根本不相信,他甚至不明白为甚么王婷婷会这样选择?

  那天晚上,林夕很晚很晚才回去,是被用来拖着回去的,林夕是喝醉了。原来,眼看快到熄灯时间,几个室友看林夕还没回来,有点担心,电话打了好几遍,也没有打通,他们很是担心,怕林夕会想不开,最后费了半天才找到林夕的,等找到时,就看到林夕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桌子旁边放了一瓶白酒,六七瓶啤酒。

  四年,除了林夕几个室友和王婷婷,并没有知道这件事,他们几个都假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林夕跟王婷婷只见联系越来越少,甚至林夕删除了所有关于王婷婷的记忆和联系方式,两个人见面时,也都假装着不认识似得,或者选择绕过去,就这样,四年,越来越陌生。

  毕业后,也不再有什么联系,甚至是王婷婷跟张军结婚,林夕也并不知情。

  直到偶然一天,听说王婷婷结婚了。“张军这人啊,富二代,根本不靠谱,现在天天鬼混。”杨林在电话那头跟林夕说道,“当初真不明白为什么王婷婷不选择你,而选择他!唉”

  “呵呵,都过去,算了吧。”林夕淡淡的说道。

  “你看你现在是咱们大学同学混的最好的,刚毕业不到一年就已经做到业务经理了,有房子,有车!让弟兄们十分羡慕啊!”杨林在电话那头感慨地说。

  “呵呵,还好,也就这样吧。”

  “对了,你也别一个人单着了,赶紧找个合适的娶了吧!年纪不小了!”杨林劝说道。

  “哈哈,结婚嘛,不急,毕竟是一辈子的事,选好了,一辈子幸福;选错了,后悔一辈子。再说,要选择的是生活一辈子的两个人,是缘分早晚都会在一起的,可遇不可求,对吧。”

  “是是,你说的都在理,哎呀,没想到,这几年,你竟然明白着这么多道理,佩服啊。”杨感慨地说。

  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笑靥,谁曾在谁的花季里停留,温暖了想念,谁又从谁的雨季里消失,泛滥了眼泪。每个人在感情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段回忆,或许甜蜜、或许悲伤,但是不管滋味如何,它会永远是你心里永不能承受之重负。就像朋友说过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故事。我们离回忆太近,离自由太远。有时候念念不忘,只是爱上回忆。挣脱一切,烟消云散。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我们无能无力,注定是一段无言的结局。可迷失了的心何时能回来。”林夕坐在小湖边,看着静静地湖面,心里有几分淡然,是释怀,是感慨,也是别有一番领悟。

  “结婚还是找一个靠谱点的过一辈子,这样才踏实,才会有幸福地笑容,如这轮圆月一样。”

  林夕起身,拍了拍裤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轻地低吟着,“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