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3-0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家老屋门前有棵桃树,是妻子在不经意间种下的。由于这棵桃树的品种不怎么优良,是一棵毛桃树,其结的桃子在我脑海里没有什么印象了,倒是每年正月里灿烂开放着的桃花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今天,是元宵节后的日子,年过完了,孩子们都在我晨跑的时候早早起来,然后奔赴各自的岗位去了。早饭后,就剩我一个人在家了。因为周末休息,无需急着赶到单位去“点到”,我便拿出相机,端来一张高脚凳,在老屋门前自拍了这两张相当“小资”的照片。

  今年的春节,是一个少有的暖和日子。1月30日除夕那天,我就发现老屋门前这棵桃树的枝头鼓胀着花苞了,伴随着过年的鞭炮、烟花、焰火的高调炫耀,这棵桃树竟早早的将粉红色的花朵绽放在家人面前了,似乎在悄悄的告诉我的家人:今年春来早哦。然而,毕竟还是早春二月,寒冬的霸气仍不甘心就此收敛。于是乎,在春节假期过后的日子里,寒潮重新来袭。我曾在论坛里看到有人将县城十里樱花带陆陆续续开放的樱花拍了照片发在论坛里了,不一会就有人跟帖说,樱花因为遭遇寒潮又“缩”回去了……呵呵,“缩”回去了的说法,会使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人们用男人生殖器来开玩笑说的:“吓缩”!我特意留意了一下,老屋门前那颗桃树盛开的桃花没有被寒潮“吓缩”,今天我依偎在桃树跟前拍照,这棵桃树以其固有的姿态接纳我、亲近我、妩媚我、兴奋我,以致我要用一首古诗来形容当时的心境:桃花依旧笑春风啊!

  “桃花依旧笑春风”,这诗句出自唐朝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一首情意真挚的抒情诗。崔护考进士末中,清明节独游长安城郊南庄,走到一处桃花盛开的农家门前,一位秀美的姑娘出来热情出来接待了他,彼此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第二年清明节再来时,院门紧闭,姑娘不知在何处,只有桃花依旧迎着春风盛开,情态增人惆怅……

  触景生情的事情不仅仅故而有之,在我们现代人的生活中也是经常存在的。行文至此,又不禁让我回想起2009年2月23日我们赣县网组织的“游桃花岛”活动,那是我第一次从网络走到现实,和30多个论坛会员们一起走出户外到湖江桃花岛游玩。在那里,有在网络上早已“混熟”的男男女女们真正在现实中手牵了手:“第一次牵你的手,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你手心里的温柔,让我忘了所有的忧愁;第一次牵你的手,爱的感觉蔓延心头,望着你深情的眼眸,只想一生跟你走……”一晃五年时光过去了,当时的热情、激情已经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镌刻在记忆里的那些东东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桃花仍然在那里“笑春风”!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想,花期长超月余的桃花无论如何都要谢去的,老屋门前这棵桃树那满树的桃花正是硕果满枝的前奏!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物是人非频回首,只有桃花依旧笑春风……我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