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依稀入梦来原创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3-0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春天又要到了,每年到了这个多梦的季节,我的梦中就会出现在那如歌岁月里伴我生活和成长的故园------旧居。

  旧居坐落在城郊,是一处坐北朝南带有小院的红砖灰瓦的建筑,并排为两间居室,一间厨房,一间杂物房。为了冬季保暖,房屋墙体建的很厚,门窗都是木制并涂着蓝色的油漆,居室前后两面都是双层平开玻璃窗,到了夏天,还要取下一层,换上防蚊的纱窗。杂物房用作储存做饭及取暖用的块煤、蜂窝煤和木材,还有铁锹、镐头等工具和雨衣雨伞等物品。

  屋前是一个面积近130平方米的院子,西面临街的院墙是用石块砌成,东面是用粗树枝和木条编的栅栏墙,木制的大门开在西面。院子的三分之一是走路和日常活动区,三分之二辟为菜园和花圃,用篱笆墙隔开。园子的中间有一簇樱桃树,靠园子东边一角,有一只水缸,缸边放着喷壶、水舀子等,用于浇灌园子里的蔬菜和花草。屋子后面也是一个小菜园,东侧居室的后窗外是一簇黄刺玫花。屋子的东面还有一棵家桃树。

  春天来了,和煦的阳光从居室的窗户照射进来,驱走了冬天留下的暗淡,屋子里显得明亮生辉 。在春日的暖阳下,小院又成为弟弟和妹妹们玩耍的乐园了,他们经常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踢毽子、跳格子、玩各种游戏。母亲饲养的几只白色母鸡也走出它们的小房子,兴高采烈的在这里叽叽喳喳地跑着叫着,我们常常拿些玉米粒撒在地上,开心地看着它们争先恐后地啄食。这些鸡每天都产下蛋,在鱼肉蛋等副食短缺的困难年代改善了全家的生活。

  园子里的积雪渐渐地融化了,栅栏墙下的小草绿了,蒲公英长出毛茸茸的小伞,桃树和樱桃树开出粉红色的花朵,呈现出一片云蒸霞蔚的气象,归来的燕子呢喃着掠过空中,寻找着旧日的家园,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小园顿时变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假日里,沐浴着习习的春风,我们从杂物房中拿出铁锹、铲子,跟随父亲在园子里翻土、整地、打垄和施肥。开始种菜了,我们把买来的辣椒、西红柿、茄子等秧苗和黄瓜、芸豆的籽粒,还有削好的土豆芽块等栽种在打好的垄坑里,把气豆、豇豆种在石墙和栅栏墙下,然后浇上水,盖上土。对那还在土里冬眠未醒的韭菜,扒掉上面的干草和鸡粪等覆盖物,用小铲子细细地松了土。等到黄瓜、西红柿和豆角秧苗长得高一点了,还要用细竹竿绑搭成架子,引导它们的藤蔓顺着架子向上生长。我们还和母亲一起把收藏一冬的西番莲和美人蕉的根茎及牵牛花、芨芨草的种子拿出来栽种在园边墙角。每天闻着小园里泥土的芳香,看着这些嫩绿色的秧苗在春风春雨的滋润下茁壮成长,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时光来到了初夏,园子里的蔬菜陆陆续续的成熟了。迎着早晨的霞光,母亲用白毛巾包上头,手里拎着一只竹筐来到小园里,割下嫩绿如碧的韭菜,摘下带着露珠、顶花带刺的黄瓜和籽粒饱满的豆角,装了满满一竹筐,回到厨房里忙碌起来,给我们准备清香可口的午饭和晚饭。

  七月流火的时候,园子里的树木花草都变的郁郁葱葱、枝繁叶茂。雍容典雅的西番莲绽开了暗紫色的花瓣,温婉娇媚的美人蕉也露出了粉黄色的笑脸,淡蓝色的马兰花和粉红色的芨芨草竞相吐艳,还有攀附在栅栏墙上的紫红色的牵牛花也不甘寂寞地放声歌唱。蝶儿扇动着翅膀在花草间穿梭似地翩翩起舞,那不爱花香的蜻蜓也赶来凑热闹,飞着飞着停在黄瓜架的竹竿头上,妹妹蹑手蹑脚地过去捉它,刚伸出手,它却晃晃脑袋轻盈地飞走了。桃子和樱桃告别了青涩,进入了成熟,一颗颗、一串串的挂在树上很是诱人。我们从树上摘下桃子,用刷子刷掉皮上的细毛,咬上一口,里面是紫红的果肉,味道非常酸甜可口,那紫红色的樱桃更是让人垂涎欲滴,还没吃就已经流出口水了。闷热的夏夜里,我们在屋子里睡不着觉,听着外面蟋蟀和其他不知名的小虫在嘤嘤鸣唱,不时地还有正在睡眠的鸟儿被什么打扰了,惊叫几声扑棱棱飞了起来,有时透过纱窗还会看见几个忽明忽暗的绿色亮点匆匆地飘闪而过,那是可爱的萤火虫们在夜空里不知疲倦的飞行,到了暑气消退的午夜,我们终于进入了梦乡。

  仲夏的季节,我们在屋后的小菜园里收获了肥硕的土豆 ,又重新平整了土地,种下了秋白菜,白菜长出来了,还要经常给它捉虫子。更为有趣的是,在夏末秋初,天气凉了下来,几场小雨过后,栅栏墙的柞树枝干上竟然长出了很多深褐色的木耳,好奇的我们每天都去看看它,盼望这些小木耳快点长得肥大了,好把它摘下来交给母亲做菜吃。

  旧居的冬天生活让人难以忘怀。过了农历冬至,就到了数九寒天的季节。在那寒潮袭来、北风呼啸、冰封雪埋的日子里,清早起来拉开厚厚的窗帘,玻璃窗上挂满了寒霜,形成了美丽晶莹的冰花,有的像秋天落叶后的树木枝丫,有的像蒲公英的叶子,还有的像萝卜和芹菜叶子,真是千姿百态、美不胜收。我们惊叹大自然是如此的神奇,用无形的笔渲染出这样美轮美奂的图画。在寒潮未至、艳阳高照的时候,我们会用彩色腊光手工纸剪出变化各异的五角星和雪花的图案,粘贴在居室的玻璃窗上,给家里增添了快乐温馨的气氛。下大雪的时候,我们会急急地推开门冲了出去,来到铺满白雪的院子里,用手去接那还在纷纷飘落的雪花,想仔细观察她的形状,可是这白色的小精灵落到手心里立刻就无影无踪了。雪停了,我们拿着铁锹和扫帚到外面扫雪,把扫起来的雪堆成小雪人,有时因积雪太多,还要把雪从院子里运到远处。每天下午,我们从学校放学回到家里,做完老师留的作业,从小柜廚里拿出一本百看不厌的少年读物或喜爱的连环画,搬个木板凳围坐在暖烘烘的铁皮火炉旁,一边翻看,一边烤火,还要不时地拿起小铁铲往火炉里加些煤块。嘴馋了的时候,拿出贮藏的地瓜和土豆,用刀切成片放在火炉的盖子上烙熟,或者就放在火炉下面的灰渣室里烤熟,当香气刚刚散发出来,我们就已经等不及了,带着滚烫的热气三口两口就吃了下去。如今回味起来,感觉口里还有那软糯甜香的滋味呢。

  最值得记忆的是在旧居过节的日子。端午节的前夕,母亲从自家院子的桃树上折下一个细枝,和几棵艾蒿一起插在门上 ,把彩色的纸葫芦挂在门边,又给我们每个人的手腕缠上了五彩的丝线,胸前戴上了用彩色丝线制作的小粽子等趋吉辟邪的饰物。我们还和母亲学会了用芦苇叶包粽子。最高兴的是,节日这天除了吃到江米红枣馅的粽子外,我们还可以多吃几个水煮的鸡蛋和咸鸭蛋。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了。过了腊月二十三家里就有了浓浓的年味,春节的准备工作有序的开始了。母亲打扫了房子,父亲和我们清理火炉烟筒,采买年货,锯木劈材,贴春联、粘“福”字、挂灯笼。。。。。。在完成这系列的春节序曲之后,盼望已久的除夕之夜就到了。吃完了丰盛的年夜饭,我们点亮了挂在窗外的灯笼,屋子里灯光明亮、炉火通红、温暖如春,全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一边和面、拌馅、擀皮、包饺子,一边收听着广播电台的春节文艺节目,真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午夜子时快到了,我们到院子里去燃放烟花爆竹,回到屋里时,母亲已经把蒸煮好的、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来,有芹菜馅和韭菜馅的,那鲜香无比的美味让人永生难忘的。吃完了年夜饺子,我们困的再也熬不住了,就在甜美的睡梦中迎来了新的一年。

  随着时光流逝,旧居的美好生活已经渐行渐远了,但是,我会用一生在心里、在梦里守望着。

  2013年2月腹稿,12月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