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家乡的杏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5-08 我要投稿

我爱家乡的杏梅散文

  夏收的时候到了,我是得要回去了。昨晚上,我打电话绘妻,妻接了电话,刚好母亲也在场。我便问起,麦,是否成熟了。妻说,母亲给你说说话,我,莫名其妙,母亲说!“不熟着了,等咱家杏梅熟了再回来,我们在家,这个时候都木一点事”,我就顺便的答应了。提起了杏梅,也便想起这时候,是杏梅快要成熟的季节了。在洛阳这个地方往西大概,百十里地便就是有杏梅的产地方了。

我爱家乡的杏梅散文

  不过我,走的地方也却是不少,或西,或东,或南,或北,都不曾见到过杏梅的影子。说这杏梅,给,杏,的外表基本是一样的,都有红黄那渲颜如蛋黄一样的颜色,杏梅,于杏的味道掠有不同,微微的后苦。

  记的小时候,杏梅最好吃的时候,就是发黄也快发红的时候。摘下,埋到谷堆里,或麦堆里,停个四五天,或五六天,再抱出来,那一个发红的皮,软软的咬一口,那酸甜酸甜的汁水瞬间,就会淌满口中,有密桃的香味,吐出口来时,就是一个核了。

  我所知道的,这杏梅树,在我们家乡现在,基本上也不是太多了。不过你要到处转转,走走,也能会看见杏梅树的,只是少的可怜。我家的'杏梅在我家后面的康王坡,半坡之上,杏梅春天开花,成果,发育到成熟。我所知道的,小的杏梅是不能吃的。不像杏那样,小是酸涩的,杏梅苦的,苦的狠,又苦又涩的,你要摘一个,咬上一口,半响嘴都是苦药味,所以小杏梅我是不摘的。

  杏梅有又苦又涩的本性,却实也乘心了有杏梅园的主户。到开花,结果,成熟基本上都不用人去照看。就是成熟了还是酸涩的,更不用仿人偷去。熟的杏梅,摘下来,放几天才好吃。熟的要摘来就卖,可就费事了,近处不行,卖不上价钱,须要拉到百十里地的洛阳市才行。有一回,到了杏梅成熟的季节,满园满树的杏梅,挂缀着枝头。父亲说“我与那几家说好了,够四车了,到洛阳卖,杏梅今年结的多,我一个人去卖,卖不过来,今年你也摘一车去卖回试试,以后这么多园子,都靠你卖了”。

  “木愣”的我,皱紧眉头的我,从来不管这一切的我,对卖东西,着实是不会。也没卖过。父亲也看出了,我的为难,父亲又说,“我买了几十年的水果,有经验,一快买,就当是段炼,段炼的”不卖啥时也不会啊!我默默了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第二天,早上,几个小时来回的忙碌,我与父亲,一人,一大车,装的满满的促有三百多斤之多的,一架子车杏梅。我忧虑了好久。装好的杏梅架子车,晚上装上大车,晚上走,晚上到,第二天就早早的可以卖了,也可能会卖个好价钱,早点卖,不太热。

  真到卖杏梅了,那几天的日子,着实难受,拉着几百斤的车子,东奔西跑。上坡下坡,吃的是希饭,喝的自来水,睡的是马路。几天下来满脸的灰尘的脸,汗水流下,才能看见几处清晰的痕迹,活生生的要饭的啊!。随然幸苦,幸苦奔泊,几天下来把杏梅换成钞票,也是一种苦进甘来的喜悦我喜欢杏梅,也爱家乡的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