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经历议论文

议论文 时间:2019-11-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议论文】

  没有经历的人生是苍白的。或好,或坏,或悲,或喜。人生的经历不仅为向死的旅途增添明媚多样的色彩,更丰富了一颗无知、拘谨的心,强大丰硕了一个孱弱、怯懦的灵魂。

  经历是一种实践,一种开端。是经历将一切飘渺无依、长篇大论的理论文字付诸行动,打破一切理想化的泡沫,一切虚拟的借口,在动手与排难中寻找到最好的道路。饱读经济学案例后就能规避失败吗?不断地自我暗示就能为脆弱的心灵裹上钢铁的保护吗?去看马云的经历吧。他的前半程人生实在被拒绝中挨过的!但正在无数失败经历的捶打中让他挣脱书本上成功案例的禁锢,见识各种问题的发生,以致风暴的席卷也不能掀翻他梦想的船只,风云突变也不会让他的事业沉沦。是尽力,残酷无情的经历才让他强大。

  经历不但是阅历的扩充、技术的升华,更是精神的修炼、品格的捶打。

  且看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他在滔天巨浪中与生死搏击的经历让他看到人生在极限中迸发出的激情火光,游走在边缘地带中绽放出的人生瑰丽;看中国女排如何在大起大落中不泯初心,攀援着摸索希望,最终在极大的怀疑中顶着压力踏上世界巅峰,这是经历中打磨出的一颗怎样强大的心脏!怎样的灵魂坚强!去经历就是去突围,去打破常规、打破恐惧,面对自己。在经历与体验中,我们唤醒的是心底的自己,冶炼的是一颗久受风雨摧残、麻木缩槁的心。将自己置于新活之中,是生命知觉苏醒,是精神重向光明。

  当现代人局促自己于封闭的水泡房屋,是不敢还是冷漠?经历,会让自己遍体鳞伤,会体味到获得又失去的无奈与凄凉。可是,不去经历就是放弃对自己的释放与打量,放弃对明亮精神的提拔。它是一笔可以受用终身的、独一无二的财富,对于你所追求的成功,也对于你所向往的精神光明。

  人应该去经历,去丰实自我,超越辉煌!

  今日,“经历”一词是我们每天都躲不开的。申请一份工作,要求“工作经历”;写文章,总以自己或他人的经历为素材;在做某些工作时,曾经的失败经历会浮现在眼前……

  有人认为,经历是财富,孔子周游列国的经历,丰富了他的学说;有人则否认,认为经历是负担,中许多文人受辱的经历,给予了他们无法承受的心理负担而自杀。但我却认为,把“经历”当做财富与负担的判定,本身就是狭隘的。

  诚然,经历带来的负担可以压垮一个人,但如果理想看待,也可以成为财富。越王勾践被夫差击败,被强迫在吴国服侍夫差,深受其辱。如果他没有理性看待自己的境遇,而仅仅将这次经历看作负担,他就不会利用这段经历作为自己前行的动力,再次崛起复仇。这时,负担变成了财富。

  没有了理性的分析,财富的经历也可成为负担。乔布斯在“Apple”上的巨大成功使他沾沾自喜,不假思索地开始了Lisa项目。他认为自己的观点总是正确的,总是被公众接受。他的自负使得Lisa美观而不实用,最终销量惨淡。此时,过去的经历给乔布斯的工作经验固然是财富,但他失去理性的惯性思维,反而是这些经验成为了他成功之路的绊脚石。

  可见,经历是否是财富,是否为负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过去的经历的理性思考与利用。单方面的认定经历为二者之一,不探索另一种可能性,只会使财富变为负担,从而失去可利用的价值。

  天地本宽,而鄙者自隘。对于经历理性思考的能力,对经历的价值开发的能力,才是真正的财富;对经验单方面下定论的习惯,才是负担。

  窥于盘水则圆,于杯则亏,错在面形变耶?非也。错在以杯代盘乎!

  对于作家而言,必须拥有经历。“经历”,是空间维度上向着远方的探索,也是时间积累中沉淀的人生厚味。只有行走在辽阔的世界中,一位作家,他的陛下方能生长出更壮丽的河山;只有经历了世间千貌与人生百态,深厚的智慧才得以勃发。

  在空间的广度上,无论作家与普通人,都在寻求逃离当下眼前的世界。雏鹰腾起双翼,梦想试云天。他们踏上向远方探寻的长路,用异国他乡的经历反思自己所处的世界。当余秋雨贴地历险几万里,亲眼望过古埃及、巴比伦与印度的文明时,他将自己的经历化成对遥远历史的医生演习。正是几经艰险亲身考察的经历,使余秋雨觉悟到了文明兴衰的本质,恍然回首,才惊觉中华民族千年流传的奥秘。如若不是像行者般无疆的经历,这洞穿千年的一声叹息,又怎能启示我们寻觅中华文化中最芳香高贵的成分?

  文明的经历,在于海纳百川般广阔的眼界,而人生的经历,则重在生命阅历的厚重积累。一个人有了人生阅历凝结的光辉,就不必在用喧哗来制造自己的明亮。因为,当年轻的柳永“忍把浮名,去换浅斟低唱”,那纵舟赤壁的苏轼想必是一笑置之。官场失意的经历,让这个曾经的翩翩少年走向了成熟的境界。在生死门前走一遭后,苏轼终于懂得了人生须臾、长江无穷。风雨飘摇的朝堂抛弃了这个流浪的文人,但正是这样的打击与挫败成就了一个崭新的苏轼。物我相忘,天地无尽间,我们看到了这个顽童的成熟。那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融而大气的安详,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蓦然回首,人生命途的历练引领苏轼走向与天地合一的境界。曾经苦难与失意的经历,都成为他伟大生命的注脚。

  经历,是生命中最宝贵的成分。远行奔走,感天地之无疆,悟文明之兴亡,是经历;体味命运,察人生之无常,觉精神之恒昌,也同为经历。在时间与空间相交的今天与眼前,正是无数的经历构筑了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沉淀了人生的智慧。它是作家灵感的源泉,更是我们取之不、用之不竭的宝藏。

  去吧,去经历吧,无尽的远方,无尽的生命,无论悲喜,无论苦甜,经历是生命存在的意义。

  但凡能被我们称作“经历”的事情,总是有些不凡之处的。浅则止于走南闯北后收获的阅历与见识,深则可指人生中的许多曲折、历练。经历打磨着一个人的心性,或许,会让他的心从此多了厚重也多了沧桑。但经历并不意味着赤子之心的流失。正相反,“经历”是熔铸赤子之心的必需——可以说,不曾“经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只有经历,方能凿出一个人的深度。杜甫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他的仕途人生,可用“窝囊”二字形容。科举考试遭奸人陷害,为人幕僚却不被起用,担任虚职而受尽嘲讽,安史之乱中又惨遭离变——这份曲折的经历,这段极尽挫折与苦难的人生,还有谁的不幸能与之匹敌?可经历沧桑的杜甫非但没有自怨自艾、意志消沉,反而用自己与苦难的亲身接触去感同身受黎民苍生的苦难。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可叹气之后他想的是天下寒士都还深处茅庐之中,他呼喊千万间广厦来将壮志难酬的寒士庇护!他家徒四壁,亲人离乱,娇儿夭折,可写尽自己苦难经历之后,他转而将悲悯的眼光投向万千百姓——他说,我这个小吏尚且如此,那黎民苍生又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况下,承受着怎样的生活重压?杜甫正因有了万千般苦痛的经历,才得以怀揣着挚爱与同情,为百姓鼓与呼,从而凿出诗圣的深刻、气度和情怀。初唐的诗人固然也有他们的哀愁与痛苦,但在杜甫那用人生经历所熔铸出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千古诗句面前,都仿若一群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充满稚嫩与刻意。杜甫的苦难经历,是他的厚重。苦难经历之后那目光中的同情、悲悯与宽宥一切的远意,是经历所带给他的伟大。

  只有经历,方能塑造真正的赤字初心。作家王安忆曾拜访史铁生,并写了一篇散文纪念。那是一个临近冬至的时节,史铁生夫妇请她吃饺子。她本期待着吃饭时史铁生会同她讲讲理想、情怀、自己多灾多难的人生经历。她说:“他讲多么伟大的经历、多么宏大的道理我都愿意接受,可是史铁生只是说饺子。”不论是日常生活还是写作,史铁生都不谈什么道理,不谈什么曲折苦难的人生经历——哪怕它们其实贯穿了他的一生,从青年残疾到亲人离丧,从时代变乱到老来顽疾,他有大把大把的经历,可他总是沉默。当他谈到自己时,没有一点夸张的说辞,没有一丝激昂的语调,没有一滴委屈的眼泪是为了怜惜自己的苦难而落,没有一滴沉重的眼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牺牲而流——经历,不仅带给他生命质量的厚重,更给了他平和与沉默。他有着丰富的苦难,住久了旁人无法企及的生命成就,可他却丝毫不以此挂怀。未经经历磨练的,是单纯无知的心,而经历世事却仍然谦逊平和的,是真正被历练出的一颗赤字初心。

  所以,与其躲闪苦难,畏惧“经历”,不如敞开心门,看这广阔的天地,投身其间,历炼出一颗厚重充实的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