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从未走远的作文

关于作文 时间:2019-01-0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关于作文】

  篇一:从未走远作文

  猛然回头,才觉父爱就像影子一样正伴随我的左右,并未走运。

  ——题记

  童年的时光,父亲参与其中的部分少得可怜,他常年在外经商忙碌。最熟悉的,也不过是他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声':近来考试成绩如何?要好好努力啊……

  不知何时起,我跟父亲变得形同陌路。总是固执地认为,他压根儿就不懂得怎样爱我。直到……

  家里。

  周六,适应性考试前,我埋头复习,焦头烂额,一道数学公式怎么都想不起来。我拎起书包,翻来覆去,却怎么都找不到课本。一拍额头,猛然想起被同桌借去了。着急着用,他家却很远。反复考量之下,不得不向暂时赋闲在家的父亲求助……

  '走吧!'正在阳台上摆弄花草的父亲听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末了不出意外地再补充了一句,'怎么搞的,到现在才想起来!'默默地,我跟着他下楼,心里却腹诽不已:我做什么都是错的,这么多年,你又关心过我多少?!

  路上。

  父亲开着车,风驰电掣。坐在后座的我,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记忆中,他那满头乌发,现如今也已在奔波中染上了几绺白发。前段时间,他终于回家,但是代沟在彼此之间越来越宽,唉……'到了,下车吧'父亲一贯的声调响起。转头看了看窗外,我有些茫然地说:'不是这,还得再往前一些!''书忘记拿回,你也有责任。家里的花草,我只浇了一半,还得赶回!'父亲面无表情地回到,'还有,拿到书后,记得打电话给我。下车吧!'我的心一阵哆嗦:就差这么一点儿路,也要让我走?哼!我推门而出……雨中。

  终于,我拿回了数学课本。返回时,大雨不期而至。冲进路边的一条小巷子,我躲在一户人家的屋檐下。冷风扑面,水汽氤氲。'阿嚏——'身体渐渐发冷,我拿起手机想要拨打,又赌气地塞回口袋。'叶楠!'隐隐约约,传来熟悉的呼唤声。是他!想要答应,想起父亲的态度,我又闭上了嘴……过了好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把黑色雨伞,伞下是一张焦虑的脸。

  当他看到我的瞬间,表情永生难忘:先是惊喜、激动,接着怜惜、心疼。原来,父亲的脸并不是一味的平淡。他快步走来,一手撑着伞,一手将我紧紧地搂进怀里。啊,这个拥抱久违了,如此温暖!

  '孩子,其实爸爸一直没走。别生气,爸爸只是希望你无论读书,还是做事,都要有责任感。好好努力,长大后,不要像爸爸这样为生活四处奔忙,还要看别人的脸色!'他的声音竟然有着微微的颤抖,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爸爸!'我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这一刻,彼此的隔阂消失了。这么些年,我又何尝理解过他呢?

  父爱,从未走远,如影相随。

  黄老师点评:

  文章选取父亲送我,'丢'下我,接我等三个平凡的片段,以'我'的思想感情的变化为线索,生动地描写了'我'由不理解、怨恨父亲,最后感悟到浓浓的父爱深情,心理描

  写细腻感人,结构浑然一体。

  篇二:从未走远

  仿佛一夜之间,镇上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无数“现刻瓦片”的小摊,摊旁挤满了喧闹吵嚷讨价还价的游人,摊后站立着油嘴滑舌却又分心刻瓦的摊主。我站在街头,脚下依旧是那条麻石板路,却似乎很多东西都走远了。

  一抬头,镇口石门上是陶二爷十多年前雕刻的巨型“福”字,“田”中藏“寿”, “口”中藏“禄”,“喜”依“示”边,团团喜气,却又因瓦的灰色显得肃穆起来。“福”下是喜鹊登梅、貔貅招财、麒麟送子、三阳开泰四副吉祥图案,极为传神。穿过石门沿着石板路走,两侧屋顶上青瓦鳞鳞千瓣,古朴素雅,沉稳宁静,纹路古拙若桑间鸡鸣,桃源犬吠,淳朴可爱。

  十多年前,小镇尚未被开发成为景区,未被冠以古镇之名。幼年的我热衷于观赏陶二爷雕瓦刻砖。他好两口小酒,颊上微酡,使描样上线条飘逸圆润,下刀时力道匀适,打磨时凹凸有致,上药后浑然天成。一抬腕,是丹凤朝阳,一低头,是鱼跃龙门。凿削铲旋,如写书法,抑扬顿挫间光影流动。陶家一排“福”字瓦简单而各异,掩映着后院小叶黄杨密密匝匝的叶子,流淌着时光静好。

  可现在,那些生意红火的摊主并不描样,遑论上药——现刻嘛,效率第一。彼时的认真与虔诚呢,精雕细琢与岁月安稳呢,难道都随

  着这十余载光阴渐行渐远了吗我听着耳边高高的鞋跟叩击着石板路,望着尖尖的伞顶划过起伏的墙垣,心下一丝迷惘。

  七拐八弯进深巷,熟悉的木门,斑驳的低槛,陶二爷竟一直没搬家。推开半掩的门,一声旧旧的“吱呀”声还是昔年音客。他正刻一条鱼,砖石中心只寥寥几笔,一条极生动的灰鲫,然觉满砖江湖,烟波无尽。抬头见是我,一怔神,旋即爽朗一笑: “丫头还记得我这老头子”我可处江湖之远啦!”复又低头。有细密的雨丝飘舞,屋瓦上浮漾着湿湿的流光。

  跨出门槛的那一刹那,我恍然意识到,那些我以为走远的,其实都在这儿,从未走远。也许在深巷里,也许在职业掩映下,陶二爷始终如此,怀着雕刻的信仰刀刀笔笔,岁岁年年。

  那宁静空灵的檐雨滴声,从未走远。

  篇三:从未走远

  乡下的晌午,静谧极了。躺在油津津的凉席上,热风一浪一浪地滚过,使我难以入眠。静,静极了,风摩挲过树叶,都听得清楚。辗转一侧,忽然听到院子西头,传来一阵阵微妙的声音。

  “咕咕,咕咕,咕”是院旁那一排青松里传来的。青松长得茂密繁盛,树上栖了不少鸟儿。此时此刻,鸟儿们正享受着中午的欢悦,恣情地歌唱。伴随着咕咕声,我再一翻身,入睡了。

  回了城,我便不曾再听到那神奇的声音。白天楼下马路上收费员与车主互相大声地嚷着;老者蹬着三轮,扩音器里不知疲倦地喊着,收旧电视机、旧冰箱、长头发;晚上楼下烧烤摊浓烟滚滚,小青年喝着啤酒谋划着国家大事;更有邻居大叔醉饮归来引吭高歌。我便把窗户关紧,隔断这一切杂音,也隔断了大自然的天籁之音。

  “咕咕”们,你们去哪了怎么见不到你们的身影

  又一个早晨,我早早地醒了,闹钟未鸣,一看,也才五点。一丝新鲜的阳光已从窗帘缝中溢出。我索性拉开窗帘,推开窗户,让如鲜果汁液般香甜的阳光流淌进我的房间,迎接这晨曦的美好。

  忽然,一阵“咕咕,咕咕”轻轻地飘至我的耳畔。是“咕咕”们!我惊着,喜着,把头伸出窗外,尽力想一睹“咕咕”们的芳容。但是,几棵郁郁葱葱的大树,把歌唱家们藏匿得十分严密。我只好坐下,独赏这份清新的美好。

  没想到这久违的“咕咕”们,竟然从未走远。这“咕咕”声,正如一簇碧清的泉水,清澈舒畅。这“咕咕”声下如久渴以后天降的甘霖,清心爽口。这“咕咕”声正如竹林间的一阵清风,叶影婆娑。这“咕咕”声正如故人相聚的一杯甜酒,颇具雅意。久违了,“咕咕”们。“咕咕”们,久违了!

  亏得这早上一时的清静,才有机会拥抱这久违的“咕咕”,才意识到,可爱的“咕咕”们,从未走远!

  也许是城市的喧嚣纷闹,使我们无心听得到这自然的天籁。也许是初三繁忙的生活,使我们无暇听得到这大自然的窃语。那又有多少自然的声音,被噪声遮掩,被繁务阻隔,又有多少我们为了惋惜的声音,潜伏在我们身边,从未走远

  “咕咕”们,原来你们从未走远。

  “叮叮叮咚咚”闹铃“美妙”的音乐奏响起来。另一个房间的父母醒了,问:“儿子,睡得好么”

  好,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