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记之生来瘦的读书笔记

读书笔记 时间:2018-10-27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读书笔记】

  读《缘督庐日记钞》,有一段好玩。

  道光乙酉七月七日,晨起坐百宋一廛之北窗荛夫书:

  ……时予有琹川之行,盖为往吊陈君子准也。初一出门初三归家,三昼夜中劳顿伤感疲惫已极,偶憩滂喜园中。

  适有西城旧人过予门曰:主翁今年七十五岁耶?予甚异其言,急问:镜曾磨否?儿辈应曰:磨矣。取而鉴之,形神瘦削,顿改旧容。

  噫!一生之肥瘠,亦何关于人事,而必有石章以为先机之示兆,又有铜镜以为对面之参观。始知一动一静悉本天然矣。

  或诮之曰:子此行才三日耳,有诗若干首,得毋苦吟而瘦乎?予曰:瘦有精神,何以肥为?且曰生来瘦,则瘦者生来之机也。予今年仅六十三岁耳,而外人以为七十五,此一纪之寿,天假我以年矣,何忧?

  道光乙酉七月七日复翁记”

  (小字注:此文在小影之上、“生来瘦”印文之下)

  “瘦有精神,何以肥为?”

  以及长得老相,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呀。

  据说“生来瘦”印的题诗是:

  生来瘦,生来瘦,我有好容颜,忽焉顿改旧。衰躯抱微疴,胸膈苦咳嗽。不道口流涎,面竟观河皱。瘦却有精神,清臞胜寒陋。旁人许加年,七十五岁寿。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