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夫:我喝汾酒三十年之心得

时间:2011-10-08 10:40:14 心得体会 我要投稿

哲夫:我喝汾酒三十年之心得

哲夫:我喝汾酒三十年之心得

哲夫:我喝汾酒三十年之心得

早年间,首次去杏花村,记得,同行有《人民文学》的副主编冯夏熊以及铁凝等人。冯夏熊乃是左联名宿冯雪峰之子,满头漂亮的白发,气度雍容。铁凝则还年轻漂亮清纯如《哦,香雪》中那个穿着《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水灵灵的女孩,正在佻脱地大踏步地走向她的《麦秸垛》。汾酒厂请我们喝纯正的老白汾酒。酒也是有灵性的,不仅是人在选酒,酒也会选人,酒逢知已乃是人与酒的互动。杯高酒清,玉山倾倒,索性便匍匐下来,成为"汾酒必喝,喝酒必汾"的一族。

韩愈《送董邵南序》首句云:"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后学蓄意易"感慨"为"慷慨",便愈显其豪迈悲壮气象。苏东坡也说:"幽燕之地,自古号多豪杰,名于国史者往往而是。"清人孙承泽《天府广记》亦云:"自古言勇侠者皆推幽并。""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从战国时期,便络绎不绝盛产诸如豫让、燕丹、荆轲、高渐离等豪侠之士的燕赵之地与幽并的所在,究竟是哪儿呢?却是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等地。皆为北方。北地多边塞,曾几何时,不仅壮丽无匹,而且苦寒无比。恰如那首有名的"敕勒歌"所述:"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会让人想起"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的羽书驿马时代,想起遍地的烽火、弥天的狼烟、生锈的铠甲、甲光向日的孤城、关山月夜的羌笛、婉转低回的雁阵、缚龙伏虎的苍鹰…一整部中华文明慷慨悲壮的历史元素周期表上,最是须臾不可或离的似乎便是宝剑、英雄、美人、烈酒…。

这烈酒似乎要首推产于山西省杏花村的汾酒了。

窃思过去,也没有空调暖气集中供热,苦寒北地,时人的御寒之物,大约除了炭火和棉麻皮毛,便是烈酒。这似乎是烈酒必然要首先诞生于北地的环境因素吧?无独有偶,几位中华人文始祖如伏曦、女娲、黄帝、尧、舜、禹,似乎还要佐证一下人文环境的重要,他们也恰好厚重于山西。二者原本互为因果。只是他们在世时,酒的蒸馏之法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不免有些口福浅陋,只能喝些寻常浊酒。

从考古发掘文物证实,汾酒酿酒史可上溯5000多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南北朝时代便已成为宫廷御酒,受到北齐武成帝的极力推崇,被载入廿四史。唐朝时杏花村的酿酒作坊就多达70多家,出现了"长街恰副登瀛处,处处街头揭翠帘"的盛况。俱唐代以前的酒皆为"浊酒",中国酿酒史上第一家蒸馏白酒便是"汾州贡酒"。李白喝过之后赞美说:"琼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饱无归心"。晚唐杜牧清明时节出行逢雨,湿寒之际,思酒若狂,便有了"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两句绝唱,从此执牛耳于大江南北,成就了汾酒的过去。

1915年杏花村的老白汾酒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在会上成为唯一荣获甲等金质大奖章的白酒品牌,是汾酒在世界白酒王国初试啼声,载誉万国,实至名归。

接踵而至的荣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被指定为国宴用酒,在小小杯中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大小小的历史风云。又理所当然在五次全国评酒会上再次蝉联"国家名酒"桂冠。这次第,无论时光蹉跎,还是沧海桑田,抑或红尘万丈,持有晋商文化诚信无欺的酒之魂,拳拳于天地,不改春秋日月之初衷。坛坛空明,杯杯清香,缕缕从容,滴滴淡定,成就了汾酒的现在。

汾酒是五谷的魂儿,这个魂儿,是晋人最先从五谷之中,唤取出来与世人同居的。这足以佐证人乃万物之灵的说法。虽然这个说法被近年来的环境破坏与环境污染所诟病。只因为有了这个魂儿,古希腊的酒神精神,与中国的酒文化,才有了异趣同工之妙。古希腊的酒神祭,为得是打破禁忌,解除束缚,复归自然。他们认为迷狂状态是艺术的自由落体,是审美的最高境界和最佳状态。尼采把希腊的酒神精神与日神精神统称为一种醉境,赋予酒神不仅是美学上的意义,且是面对人生苦难的重要力量,他这样表述说:"甚至对生命最奇怪与最艰难的问题都要表示肯定,甚至在其最高类型时生命意志都会对其自身的不可穷尽性感到喜悦。"

在中国亦然,消极的一面不去说她,而积极的一面却至关紧要。

酒似乎成为了人们增加力量和战胜困难的体魄与勇气的辅助品,成为从苦难的人生汲取活着的欢乐和做人的尊严或看取明天的希望的很是有益的灵丹妙药。魏晋名士刘伶在《酒德颂》中思接天地:"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日月有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杜甫是"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俯仰各有志,得酒诗自成。""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苏轼也是"一杯未尽诗已成,涌诗向天天亦惊。"

好酒可以助人的文思是已经被屡屡证明了的,自不待言。

酒还有婚庆、壮行、会友的功用,也是丝毫不爽的,过去式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现在式是"临行喝妈一碗酒",汾酒成为浓情宴会"亲人与朋友,举起杯,倒满酒"不可或缺的主角,则姑且不论。

历朝历代的英雄豪杰,贤人雅士,便因此而有了莫大的口福,有了莫大的机缘,兼得了汾酒莫大的造化之功。不说晋之唐叔虞、晋献公、晋文公、刘武周、武则天这些难免挂一漏万的帝王将相级人物,也休提卜子夏、赵盾、范睢、百里奚、廉颇、蔺相如、霍去病、关羽、温彦博、尉迟恭、裴行俭、薛仁贵、狄仁杰、呼延赞、杨延昭、文彦博、司马光、于成龙等一干数不过来的文臣武将。光是几乎现在人们还耳熟能详的诸如荀况、韩非、慧远、班婕妤、王绩、王勃、王之涣、王翰、王维、卢纶、柳宗元、白居易、白行简、温庭筠、米芾、元好问、关汉卿、罗贯中、傅山等一干文化名人,便十分的洋洋大观,十分地透瓶香醇了。汾酒的故乡之何以如此人杰地灵,可见与汾酒有莫大的干系。这个之所以人才辈出的秘密,最终被那个醉意朦胧的李白在无意间泄露出来:古来圣贤皆寂寞,独有饮者留其名。

当然这也是几句醉话。汾酒可谓酒文化当之无愧的始祖,却是一点也不假,便连茅台酒的体内也流有她的血液,证据是1939年《贵州经济》中的相关记载,许多今日之名酒都是汾酒嫡系或旁系部队。过去的辉煌虽然不值得拿来炫耀当下,亦如鱼龙混杂的藏獒,血统纯正者如凤毛麟角,需要厘清的是,王者还在雪域高原。

汾酒历史虽然悠久,却并没有因此迷离,迄今依旧,体态清澄空明若纯真少女,入口壮怀激烈似有志男儿,回味绵甜隽永胜过二八佳丽,落肚则像温柔体贴仁爱有加的敦厚母亲,仍然保持着骄人的口感和不上头的特点。

举凡饮者多少总会有所心得。汾酒还有一个大大的好处需要提及,那就是她的纯正清香型口味,天然与酒类流行的国际口味接轨。相关资料也佐证了我的这个看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白酒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清香型白酒的主体香味成分是乙酸乙酯,这些香味物质都是在水果、谷物、蔬菜等天然食物中能够找到的,对人体健康有益。我国传统工艺酿造的酱香型白酒,其酸、酯,醇类天然物质只是作为助香成分,其主体香味物质至今尚不明确,对人体的影响也没有定论,这成为酱香型白酒走出国门的一个重要障碍。兼之有些企业故弄玄虚,称自己的酿酒工艺有多么神秘,酒中成分多么深不可测,希望能够促进国外销售,结果适得其反。国外消费者与有些喜欢雾里看花的国人有所不同,人家对成分不明的产品总是敬而远之,要得是明明白白的享用,绝不肯水中捞月似的消费。

还有一种说法也存在相当的误区。

即,认为外国人不喜欢喝中国白酒,其原因是中国白酒太过烈性。事实是,国外蒸馏酒的酒精度并不比中国白酒低,如伏特加、金酒、威士忌、白兰地的酒精度一般都不小于40度。许多国家人均消费烈酒远超中国,如俄罗斯饮酒人群平均每人每年要喝掉90瓶伏特加,摩尔多瓦则达到100多瓶。英国、克罗地亚、爱沙尼亚、古巴等国的烈性酒人均消费也比中国多。他们的`伏特加和我们的清香型白酒在口味上几乎完全一致。虽然英国人喝的威士忌、古巴人爱喝的朗姆酒以及许多欧美国家流行的金酒,与中国清香型白酒口感存在差异,本质却是同宗同族的兄弟姐妹。

还有,老外和时下的潮人,喝烈性酒喜欢加入各种饮品调制。我们中国的清香型白酒也可自行调制,在一杯汾酒之中,你不仅可以加入红茶、雪碧、可口可乐调和,还可以加入各种时尚酒类混同,供人浅斟低酌的品评微妙。这个特点为以汾酒为代表的清香型白酒所独有。用汾酒做国际国内都很流行时髦的鸡尾酒的基酒,如净水沃土,颇可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玫瑰得香。厂家也早有成果问世,以汾酒勾调的配制酒就有竹叶青、白玉汾酒、玫瑰汾酒几种。

这几种配制酒,如果加冰饮用,口感超爽。勾兑多种透明饮料后更具特色。这些配制酒有的酒精度仅28度,非常适合优雅的都市女性饮用。

窃以为汾酒在这个混合饮品的世界将会大有作为,可以从中摇曳出千变万化的不同口感,兼香出独具一格的品味,堪为一片可供今后开拓的广阔诱人的新的处女地。换句话明白表述,也就是说,汾酒属于国际香型,她不仅可以是冰清玉洁个性的自己,还可以兼收并蓄一个鸡尾酒的"大千世界"。

这大约便是汾酒的未来了吧?

汾酒堪称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酒文化最原汁原味的杰出代表,她独具民族异彩却又契合世界潮流,这让我想起一种艺术定位: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如同东方酒文化与西方酒神精神的不谋而合,这种天然契合国际口味的特性,注定了汾酒必将会融入并领跑世界酒文化的阵营,这一路走去,鲜花自会相继为她开放。

本文原名《有感于汾酒的国际口味》哲夫

原载:有感于汾酒的国际口味--《中国酒》2011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