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零分考生”今赴考场参加人生第二次高考

安徽“零分考生”今赴考场参加人生第二次高考

时间:2018-03-27 安徽高考

  (原标题:十年之后,安徽“零分考生”今赴考场参加人生第二次高考)

  3月24日,2008年的“白卷”考生徐孟南来到2018年安徽省高等职业院校分类考试蒙城第一中学考点“踩点”。本周日一早,28岁的他将在此参加自己的第二次高考。 视频拍摄: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视频编辑:澎湃新闻记者 胡芮默(02:14)

25日上午,考生陆续走进考场。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图

  2008年,安徽考生徐孟南在高考的每张试卷上违规写下了个人信息和自创的教育理念“三人行教育”。他想获得零分,以吸引公众对其教育理念的关注,但最后一百多分的结果让他的故意成了一场空。

  徐孟南所谓的“三人行教育”理念,大意是指从初中开始培养学生爱好,学习基础知识,高中根据爱好分科,再通过选拔进入大学学习。

  此后,他辗转各地打工。一晃十年,今日他再赴考场。他期待拾回青春,期待一场“重生”的开始。

  3月25日,2018年安徽省高等职业院校分类考试如期举行。

25日上午8点40分徐孟南进考场。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图

  早上八点半,29岁的徐孟南骑着橘黄色的电瓶车从县郊的家中到达考场蒙城第一中学。路上花了20分钟不到。他肤色较白,穿一件黑色的外套,神色轻松。

  上午的两个半小时是一场文化素质测试,由省考试院统一组织命题,含语文、数学、英语三科内容,卷面分值为300分,其中语文、数学每科120分,英语60分。

徐孟南的准考证 受访者供图

  “都是挺基础的知识,已经看了两个多月,不是很难。模拟题和历年真题,我基本都能拿到240分到250分,我觉得能考上。”24日,徐孟南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通过文化素质测试之后,4月下旬徐孟南还有一场职业技能测试,新闻专业的考试可能统考成绩占30%,校考占70%。5月初,成绩就将公布。确认录取的考生不再参加普通高校招生统一考试。

  考前一天的上午,徐孟南在家把之前的错题都捋了一遍。从8点坐到12点,他说自己没有分心。“以前听说对社会考生来说很难坐定下来,但我还是可以的。”

  2014年,因家庭琐事,徐孟南与妻子感情破裂后离婚。徐孟南告诉澎湃新闻,这次离婚对他最终选择再次高考的影响很大。现在女儿由外婆养育,小两岁的儿子跟着他生活。

  2017年末,他辞去工作,回家跟父母和小儿子一起住,安心复习。备考节奏不算太紧,平时他还要忙网上的兼职,保证每月至少4000元的收入。不过按计划,他把20多套试卷都做完了。

  复习的时候,父母不会打扰徐孟南,母亲还提醒徐孟南多喝点补脑的保健品。徐孟南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挺轻松,“虽然一个人,但没有了父母的管束、家庭的牵制,身体上、心态上最近一两年都是我人生中最轻松的时候,也是最幸福的时候,应该是我最满意的一个状态。”

  24日下午,带着准考证,徐孟南到县城新区的蒙城第一中学踩点。空中突然飘了一会雨点,随后,天气由阴转晴。17点左右,考生陆续进考场察看。出于不低的曝光度,考生中有人知道徐孟南,打听他在哪个考场考试。徐孟南说,他不喜欢这样的“受人瞩目”。

  徐孟南设想,自己的大学生活,会老老实实上课,课后经常去图书馆看书,再学个跆拳道,也可能会继续写小说。但对毕业后的职业,他还没有太多设想,“不是很明确。可能选择专升本,可能去公司上班,也有可能就是回到现在这样,在网上打点工,挣点钱。我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学新闻是想自由地表达。”

  [考前对话]

澎湃新闻:状态怎么样?紧张吗?

  徐孟南:心挺静。现在已经不紧张了。前两天还乱担心考试那天会不会碰到点意外,比如路上电瓶车坏了。(笑)

  澎湃新闻:这一次参加高考和10年前有什么不同?

  徐孟南:目的不一样了。以前是想考最好的学校、考最高的分,现在随便哪个大学考上就行了,要求不高。但对我来说,高考都是一种工具。10年前,我把高考当做是我宣传“三人行教育”理念的一个平台,现在我需要通过高考上大学。10年前,我内心不想上学、反感考试、厌恶高考,现在我不怎么讨厌了,不再是为了高分去学习。我需要它,所以能说服自己接受,有动力去做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想要上大学?

  徐孟南:我现在这个状态,没有特别想做的事。如果现在家庭完整,我也不会来高考。我现在一个人,除了上大学,没有更有意义的事。在我印象中,大学生活是美好的一站路。以前没走的那条路,我想去体验一下,算是对错失的一种弥补。

  澎湃新闻:报考的什么志愿?

  徐孟南:我报的4个志愿都是本省合肥的高校,儿子还小,父母也在身边,离家近一点,我能经常回去看看他们。其中两个学校都挺喜欢,我都报的新闻系,这是和文字最相关的专业了。之前写了4本书,但都被出版社退回来了,可能是文字不行。我想写出结构和文字更好的文章。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考专科而不是参加6月的高考,冲刺本科?

  徐孟南:假如我参加6月的普通高考,冲刺名牌大学,就需要更认真地复习,然后在大学深入学习。现在我认为我没有必要花时间去做这事,因为,本科也会有一些基础课程是我不想学的,而大专的课程比较少,自由度也会高一些,我可以做些其他想做的事情。比如写写东西,网上做兼职。

  澎湃新闻:不为文凭、不为找更好的工作?

  徐孟南:文凭对我来说也不重要。有了更高的学历,选择工作的范围可能更大,但是,有些工作虽然稳定、待遇好、能发大财,但如果我不喜欢做,相比之下,还不如回到原先工厂里的流水线上,虽然忙碌无聊,但机械性地操作中,我可以想什么都可以,耳机里听什么也都可以。现阶段,没有发现喜欢的脑力工作。对我的生活,只想做感兴趣的事。随心所欲,不被束缚。

  澎湃新闻:对再参加高考的事,家人什么态度?

  徐孟南:他们也是同意我考试的,毕竟现在我一个人了,影响不到谁。可能他们也知道我平时能从网上挣点钱,足够维持生活。另一个,我大伯家的儿子专科毕业后做了牙医,算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就,我没当面问过,但我猜家里也希望我这个儿子也可以做到别人能做到的。我妈今天还笑着问我,你做什么了,怎么又上新闻了?她是笑着说的。

  澎湃新闻:10年前,你在高考的试卷上写满了自己的“教育宣言”。十年过去了。你对现在教育体制的变化怎么看?

  徐孟南:当年,我一度对教育制度的反感非常强烈。但无论是我在试卷上阐述自己对教育的看法还是半夜贴告示,其实也只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关注我的看法。从当年到现在,我始终认为高考有它存在的意义。毕竟,它也是一个非常公平的制度,像我们这样的农村学子尤其需要通过它来改变命运。在我内心,更多的不是批判,只是希望它更完善。

  澎湃新闻:对于10年前,高考故意“考零分”的事,现在觉得不后悔?

  徐孟南:对,之前是有懊悔的,因为行为最后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值得。事后,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值得。

  我和曾经的几个高考零分考生都联系过,他们也觉得这么做没意思。2011年左右,我跟蒋多多(2006年河南的高考“零分考生”)有联络,那时候,我也想问她对自己当年的行为怎么看。她也不愿提这个事情。我现在也不想多提。不过,这两年不觉得后悔了,大概是心态有变化,路没有白走。假如之前按部就班,现在过的也许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现在觉得自己更需要不一样的、精彩的人生。

  责任编辑:潘程

大学网

关键词:

安徽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