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一九四二》对话特色

电影《一九四二》对话特色

时间:2017-07-08 社会文化论文

[摘 要] 冯小刚虔诚导演、精心制作的鸿篇巨制《一九四二》经多年酝酿,历尽艰难终于拍竣。它展示了旧中国的饥荒灾难,具有繁复深邃的思想、宏大悲壮的场景、精湛鲜活的表演、低沉暗淡的光色。人物对话较多,经过精心雕琢,富有特色,功效多样。本文仅以人物对话为切入点,剖析特色,探讨对话在交代事件情节、折射社会问题、塑造个性形象、展示人物命运、表达丰富情感、蕴涵哲理意味、揭示主题思想等方面的作用。

[关键词] 对话;塑造性格;交代情节;揭示主题;副言语

《一九四二》筹备达十余年,横跨7地,历时135天,耗资2. 1亿,呕心沥血而成。本片人物众多,个性鲜明;场景宏大,节奏分明;多线并行、重叠叙事,难以含蓄委婉去展开情节,而较多运用对话。对话的内容、表意繁复多样,作用广泛,具体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具有叙事性

对话交代情节、事件及其发生的背景、过程,反映现实,便于观众理解。

1.交代国际局势和中国处境。秘书为蒋介石读电报:罗卓英率军在缅甸曼德勒以西惨败,日本用瓦斯使国军死伤八百多人;还有仁安羌危机、甘地绝食、德军进攻斯大林格勒、豫北会战、周佛海脱离汪逆。陈布雷告诉蒋介石:“四国首脑会谈将在开罗举行,商讨战后事宜,但是丘吉尔和斯大林不愿意中国参加”。可见中国正面临内外交困的艰难处境。

2.介绍中日兵力、战况。冈村宁次在飞机上问:“目前集结在河南的中国军队有多少?”军官答:“蒋鼎文有八个集团军,实有四十万。”手下向驻河南的第一战区司令官蒋鼎文汇报:“长垣封丘一带可能要丢,许多阵地已经开始白刃战。日军死伤八百多人,我军死伤五千多人。”正当蒋鼎文决定对汤阴、安阳进行合围时,他收到蒋介石从缅甸前线发来的急电:“委员长让国军撤出河南”。他分析置老蒋灾民于不顾的策略:“国家贫弱,只有甩包袱才能顾全大局”。可惜这“妙法”扭转不了国军的节节败退。国民党既不能卫国,也不能保家;既不能发展民生,也不能抵御外辱,最终败逃台湾。

3.反映灾民的惨状。《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前往教堂,与梅甘神父交谈:“这么多的灾民颠沛流离,我却看不到政府的援助。”他告诉蒋介石:河南三千万人遇到吃的问题,逃荒的灾民正在一天天饿死……我听说灾区发生人吃人的情况,我亲眼看到狗吃人!”还拿照片作证。逃荒的火车好不容易到达潼关就被迫停下,荷枪实弹的军官怒喝:“到陕西的灾民有几百万,再往这运,陕西就成灾区了。士兵们开枪!往车上赶,赶回河南去!”

佃户瞎鹿告诉人贩:“逃荒一个月了,家里大人小孩已经十天水米没打牙,每天都在吃柴火。”他对寻死的娘嚷道:“上吊?有房梁吗?”逃难的医生有气无力地对老范讲:“俺娘、孙子、孙女都死在路上,我走路已经打飘。”目睹花枝在儿子的肛门里抠不出大便,母子都难受,老范说:“拉得出来才叫怪,天天吃的都是树皮。这树皮吃得我满嘴都是苦的,过去全都是饺子、包子的味。”中国人的苦难由此可见一斑,人们常用“家徒四壁”形容穷困,而他们却幕天席地,流离失所。

4.反映残酷的现实。河南同乡会会长、西安商界大亨张钫愿意捐出一半家产,但很担心:“怕就怕捐出的东西,又被当地官员贪污了!”蒋介石急忙表态:“我已经责成监察院赴灾区调查,这次我要关一批,杀一批。”但是腐败贪污成风,惩治只管一时,治标难治本。

对赈灾期间贪赃枉法的董家耀等执行死刑时,监斩官向当地官员埋怨:“市民已看过,还想让灾民看一看。这规模有点小啊,洛阳是怎么组织的?”答曰:“灾民都去扒火车,这事不好拢!”“这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怎么就这么点人来看,政府在惩治贪腐,民众麻木不仁……”显然惩治腐败要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实则是官员作秀,糊弄百姓,被杀的是些倒霉的小贪污犯。

蒋介石问河南省主席李培基:“听说有些灾民吃了日本人的粮食,帮日本人打仗!”蒋鼎文对李培基说道:“饿死一个灾民,地方还是中国的;如果当兵的都饿死了,我们就会亡国!”军队都难以为继,灾民更是命如草芥,永远被忽视、遭践踏!当栓柱被捉带到军营,见到为日本人做饭的老马问:“老马,你怎么在这?”老马:“饿,保命吧!”而冈村宁次的“他们是中国人,但首先是人”印证着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首先获得吃喝住等生理满足,才有社交、尊重等需要。执政党不能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难免垮台。

二、塑造形象个性

对话是塑造人物形象、展示个性特征的有力手段和重要载体。本片对话较好展现人物的性格,仅举三例。

1.蒋介石。本片没有把一代枭雄丑陋化、恶魔化,对话展示他在内忧外困、国弱民贫时的无可奈何、无能为力、自欺欺人、罔顾民生。

他让张厉生念《大公报》上的《豫灾实录》,训斥道:“王芸生是主编?他蛊惑人心。《大公报》要休刊反省,取消王芸生访美机会。告诉《中央日报》,马上写一篇社评,以正视听。”当白修德反映灾区狗吃人、人吃人的惨状,他先不信,见到照片才说:“灾难是有的,但没这么严重。”他一直被丧师失地的坏消息包围,对河南饥荒装聋作哑,无暇理会。随后他对手下讲:“如果这几张照片发出去,我就成为置民生于不顾的独夫民贼!”感叹中不难洞见一国首脑面对天灾人祸欲封锁消息却又束手无策的迷茫和凄凉。

在重庆检阅童子军时,他俯身拉着孙放吾烈士女儿的手说:“过年时来爷爷家,我给你压岁钱!”他抚慰遗孤:“你们的父亲都是伟大的军人。”作为总统,他须在百姓面前表现自己对烈士的赞誉,但他无视灾民悲惨的生活,是大残忍小仁慈,大冷酷小和善。

2.东家范殿元。他复杂多变,善恶兼备,能屈能伸,懂得变通,狡黠小气。他义气细致,游说栓柱保护星星,为赎栓柱给法庭送白面。

当瞎鹿因卖女而夫妻大闹,他舀出一满碗米准备救急,左顾右盼发现很多灾民都在围观,急忙说:“这么多穷人,我也救不起啊。”再把碗里的米拂得平平的,“别想着卖孩子,给你娘熬碗粥喝,灾过了还我”(米碗往后缩,满脸严肃状)。瞎鹿母亲被炸死,范家财物被炸、被抢之后,他心灰地说:“啥都没有了,那小米真该借你一袋!”显示出他同情弱者的性格。片尾老范对孤女说:“妮儿,别哭了,身子都凉了……叫我一声爷,咱爷俩就算认识。”这温情给人希望。   3.老马。对话透露他的身份不断在变化,也显示乱世中求生的智慧。他世故利己,不乏善良本色,见风使舵看人下菜。一句“鲤鱼焙面,延津做法”,道出他是县衙伙夫,“一辈子最大的荣耀就是给省长做过饭”。坐在逃荒的马车上,伙伴说:“老马,多亏了这次灾祸,才有战区巡回法庭,要不然,你一个县衙的伙夫,怎么会轮到你当庭长呢?”他自鸣得意总结发迹经验,梦想发战争财,“一场灾下来,咱们都是官”。第九法庭扣押栓柱,他堂而皇之编出一套法理,“让老范缴枪,再送三斤白面,不然就将栓柱发配抗日前线作战”。最终揩油成功,转脸高兴地说:“今儿中午法庭烙饼!”做淫媒后他自责道:“想不到,我一法庭庭长,也要跟着你卖人。你救灾,那就多挑几个女人,给他们个活命吧。”最后为日本人当差,力劝栓柱保命!栓柱被刺死后他舔着尖刀上的咖喱,噙着泪水,谄媚地说“辣”,传神地展示他屈辱求生,难有人格和尊严。

三、展示人物遭遇或命运的转化

1.花枝。通过对话,观众可知她的身价一路下跌,为儿女不惜将自己低价沽售。起初少东家以两升小米和两个核桃为报酬非礼她,她不从。逃荒中人贩子告诉瞎鹿:她值五升小米。栓柱欲以饼干为由诱惑亲抱星星,星星拒绝后跑开。花枝看过后凑前说:“没弄成吧?人一喝墨水,就是条喂不熟的狼。给我饼干,我跟你睡。”贞操和矜持荡然无存。在洛阳,她力争向人贩、男鸨推销自己:“买一大的,捎俩小的(孩子)!恁划算。”结果遭到痛斥,推倒在地,贱卖不成。为孩子有托,她改嫁栓柱,再以四升小米的价位将自己卖给牛贩。临别前,她对栓柱说,“千万不能卖孩。我的裤子囫囵(完整)一点,咱俩换换。”

2.星星 作为东家的女儿,她从小条件优越,矫情、清高、任性。逃荒后生活每况愈下,难觅美好。开始她对爹耍脾气:“我不想逃荒,要回去找同学,她们去了抗日前线,我要回去护校。”逃难不忘带着黑猫,嫂子抱怨“人都吃不饱,还喂猫”,她淡淡说:“它吃的算我的,待会儿我不吃饭。”为给产后虚弱的嫂子补身,小黑被杀,她说“我也要喝猫汤”,把书撕掉熬汤。她痛苦无奈,不断认命。往后她说:“爹,我饿得实在受不了,家里连柴火都没得吃的,你让我逃个活命,把我卖了吧,能换五升小米。”甘愿做妓,娇贵不再。在伺候军需官董家耀时她端着水,三次都弯不下腰,流泪道歉说是吃得太撑,蹲不下去。曾经的灵秀、高雅、颜面都已荡然无存。语言和动作演绎她的命运,很有层次感和逻辑性。

四、呈现的黑色幽默感

啼笑皆非、荒诞怪异的事情通过对话道出,产生独特的“奇趣美”。

老范逃荒到洛阳要救济粮:“老总,听说政府不是向灾民发救济粮?”治安人员答:“政府划定的灾区,只限豫北跟豫南,洛阳不在灾区范围,你也不是灾民。”老范再问:“我咋才算是灾民?”治安人员答:“你从这儿再往北走一百五十里,到豫北就是灾民。”老马对男鸨说:“你救灾,那就多挑几个(女子做妓),给她们活命吧!”蒋介石与李培基对话:“河南到底死了多少人?”“政府统计,1 062人。”“实际呢?”“大约300万。”

救荒丸一事也饶有趣味。林永健饰演的岳县长在水旱蝗汤时代也不忘捞好处,别有用心地向李主席推荐:“吃一颗简易救荒丸,一天不饿;吃一颗长效救荒丸,七天不饿!小韩闭门研究多日,希望政府拨款生产大力推广。”李培基反问:“要是这玩意儿祖传、管用,中国自秦朝以来就不该饿死人。”

牧师安西满对天主教和上帝极度虔诚,把老范的家破子亡、梁姓地主的去世和百姓的逃荒都归结于“不信主、无信念”,他的理想是“像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一样,我带着河南人逃出苦难之地,将天主教发扬光大”。但目睹大量难民被炸死,盖在女孩身上的《圣经》也阻挡不住她流血和死亡,他只感叹:“既然魔鬼老是战胜上帝,那信他还有什么用。”

五、对白的方言化和副言语丰富

人物操持着河南话、陕西话、重庆话等地方话,使得语言朴实有趣,接地气。如中、囫囵、体己、木有劲、买药(哟)、一月(yuo)。

人物有丰富的副言语,使其形神兼备。副言语是人们在说话时表现出来的语言特征,如音量、音质、速度、节奏、语调及其他的独特方式,如口音和发音习惯等,还包括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他们和演员表演相结合,更好地表情达意,形象也更加丰满生动。精心雕琢的台词,辅之以人物丰富的表情和动作,使人物丰满传神。花枝张牙舞爪地从丈夫手里抢女儿,嚷道:“我就是拍死她,也不让你带走。”饥饿的人说话时疲软无力;各自为政、利为己谋、矛盾对立的官员们通过他们吵吵闹闹的神态传神展现。

《一九四二》台词独具特色,可交代事件情节,反映社会现实,塑造人物形象,展示人物命运,表达丰富情感,蕴含哲理意味,揭示主题思想,意义非凡。

[参考文献]

[1] 伍建阳.影视声音创作艺术[M].北京:中国广播出版社,2005:110.

[2] 刘震云. 温故一九四二[M].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

[3] 邵清风.视听语言[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7.

[作者简介] 汪少明(1969— ),男,湖北黄冈人,电影学硕士,黄冈师范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影视理论。 夏潇(1985— ),女,湖北黄冈人,传播学硕士,黄冈师范学院教师。主要研究方向:电视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