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谜语大全及答案

趣味谜语大全及答案

时间:2014-07-11 谜语大全及答案
爱吹牛皮

    飞机上弹琵琶---高调

    上嘴皮挨天,下嘴皮贴地---好大的口

    木屐脱了底---尽牛皮

    水桶当喇叭---大吹

    风钻进鼓里---吹牛皮

    公鸡飞到屋顶上---唱高调

    皮坊老板---吹牛皮大王

    吹牛皮不犯死罪---大话由你说

    背着唢呐坐飞机---吹上天了

    钱铺子的幌子---好大的调儿

    麻雀子下鹅蛋---讲大话

    鼓上安电扇---吹牛皮

   

爱好表现

    一脚登上泰山---蹦得高

    口袋里装满锥子---爱露尖

    半瓶子醋---晃荡得很

    头上安电风扇---大出风头

    打破脑壳不叫痛---死称好汉

    打足了气的皮球---爱蹦

    打粉进棺材---死要面子

    打肿脸---充胖子

    布袋里兜菱角---尖的出头

    石板上炒豆子---熟了就蹦

    阴沟里洗手---假爱清洁

    吃家饭屙野屎---只顾外头

    光腿穿大衫---光讲阔气不讲丑

    红漆粪缸板---臭讲究

    厕所门口挂绣球---臭美

    狗长了角---羊(洋)气

    烂茅屋上挂绣球---假漂亮

    虾子得意---爱蹦

    袖筒里伸出一只脚 ---夸大手

    胸前挂板---好大的牌子

    聋子的耳朵---摆样子

    搽粉上吊---死要面子

    演员化妆---涂脂抹粉

   

爱情

    一天下了三次雨----少晴(情)

    大姑娘瞧嫁妆----有日子的人了

    下雨天出太阳----假晴(情)

    六月芥菜----假有心

    木偶跳舞----自有牵线人

    东边日出西边雨----说他无晴(情)也有晴(情)

    司马遇文君---- 一见钟情

    叶公好龙----假爱

    电影里面谈恋爱----假情假意

    刘海拉着孟姜女----有哭有笑

    有盐同咸,无盐同淡----待你还不好啊

    有福同享,有祸同当---生死在一起

    百里挑一---美人儿

    戏台上结婚---不是真夫妻

    向着太阳的花---爱情(晴)

    好花插在牛屎上---不相配

    快刀砍西瓜---两分开

    快刀砍水---难分开

    杨宗保招亲---又喜又惊

    陈世美当驸马---喜新厌旧

    门板上的神---定成对

    画上的美女---不嫁人的

    雨后送伞---不领你的情

    姐儿俩害相思---患的是一样的病

    姑娘当大媒---自己作保

    姑娘嫁太监---死也不去

    挑水娶了个卖菜的---人对桶也对

    哑巴恋爱---靠做手势

    盼望太阳的姑娘---想晴(情)人

    看戏流眼泪---有情人

    莲蓬梗打人---丝尽(私情)断

    贾宝玉结婚---不是心上人

    鸳鸯戏水---双双下

    捉对的蚕蛾---死也不放

    黄鹰抓鹞子---两个人都扣了环了

    棒打鸳鸯---两分开

    隔墙看美女---爱不得她

    媚眼做给瞎子看---不领你的情

    壁上挂的美人---你爱她,她不爱你

   

办法很多

    二齿钉耙---有两下子

    六个指头搔痒---多一条道道

    心眼像蜂窝---窍门多

    天师过河不用船---自有法渡(度)

    牙刷脱了毛---有板有眼

    王八爷的眼眶眶---自有规模

    水兵的汗衫---满是道道

    牛吃草帽---一肚子圈圈

    火车站的铁轨---道道多着哩

    龙王爷的帽子---道道多

    老鼠打洞---自找门道

    和尚拾辫子---得发(法)

    蚂蚁爬进磨眼里---条条是道

    窑上瓦盆--- 一套一套的

    铁耙耙地---道道多

    脱了毛的鞋刷子---板眼多

    滚水锅里煮棉花---熟套子

    宽钉耙搔痒---道道多

饱经风霜

    大海里翻了豆腐船---汤里来,水里去

    山坳上的松树---饱经风霜

    打虾公,买烟抽---水里来,火里去

    何仙姑走娘家---云里来,雾里去

    轮胎皮---经磨

    洞庭湖里的麻雀---经过风浪来的

    染房门口的捶布石---经过大家伙

    铁磨脐---耐磨

    锅盖上的米花子---熬出来的

    摔到五味瓶子里---酸甜苦辣都尝尽了

   

悲伤

    三九天吃冰块---凉透了

    小孩见了娘---没事哭一场

    六月间喝冰水---寒心

    忆苦会开完了---不欢而散

    手榴弹爆炸---心胆俱裂

    火烧旗杆---长炭(叹)

    打鱼的网---在家干瘪瘪,出去湿汪汪

    对着墙壁流眼泪---独自悲伤

    冬天吃冰块---太心寒了

    刘备的江山---哭出来的

    林黛玉葬花---情悲意冷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胡椒浸在醋里---辛酸得很

    贾宝玉哭灵---悲伤已极

    梁上挂猪胆---苦苦(哭哭)滴滴(泣泣)

    崔莺莺送郎---一片伤心说不出来

    寒号哭夜---如丧考妣

    提起来的竹稿---眼泪汪汪向江河

彼此一样

    一个半斤,一个五两---没两样

    三十晚上无月亮---年年都是一样

    天下乌鸦--- 一般黑

    瓦罐子和土坯子---一窑货

    乌龟笑鳖爬---彼此一样

    乌龟莫笑鳖---都在泥中歇

    乌鸦落在猪背上---黑对黑

    半斤对五两 --- 一样的

    羊屎落地---颗颗一样大

    老和尚念经---千篇一律

    同池塘的水---一样咸淡

    张飞找李逵---黑对黑

    房上的瓦---翻一半,覆一半

    狐狸莫笑猫---彼此差不多

    姐妹俩生孩子---对添

    城隍庙里的鼓槌--- 一对

    歪嘴巴吹海螺---两将就

    歪锅配歪灶---两将就

    烧窑的卖瓦的---都是一路货

    狼心狗肺--- 一个样

    绣花枕头--- 一对

    黄瓜炒丝瓜---一样色

    猴子笑兔子没尾巴---彼此一样

变化

    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小娃娃的脸--- 一会哭一会笑

    上春的天气---变化大

    水银柱---不稳定

    公鸡屙屎---头截硬,后截软

    阴阳婆的脸--- 一日三变

    戏子的脸蛋---要哭就哭,要笑就笑

    茄子开黄花---变种

    玩魔术人的本领---会变

    卖冰棒的进茶馆--- 一冷一热

    剃头匠的担子--- 一头冷一头热

    削尖的南竹脑壳---变卦了

    桂花树旁修个茅厕--- 一阵香来一阵臭

    黄连蘸蜜---甜一口苦一口

    猫儿眼---早晚有变

    寒暑表---有升有降

    撤了火的钢精锅---很快冷了下来

   

不长久

    三月间的樱桃---红不久

    三月间的桃花---谢了

    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

    太阳下面的雪人---不长久

    瓦上霜---不长久

    过年的猪---早晚得杀

    芋头叶子上的水珠---不长久

    戏台上的官---当不长久

    灯草打火把--- 一亮而尽

    狗守厕所---等屎(死)

    兔子尾巴---长不了

    茶杯里的糖块---寿命不长了

    太阳底下的露水---不久长

    秋后的蚊子---神气不了几天

    借来的老婆---过不得夜的

    跌在茅坑边上---离屎(死)不远了

不负责任

    十二月的蛇---打一下,动一下

    三尺长的锯---又拉又推

    大肚罗汉戏观音---睁只眼闭只眼

    天天练打靶---睁只眼闭只眼过日子

    王八拉车---有前劲,没有后劲

    王婆卖了磨---没有推的了

    少吃咸鱼少口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少吃咸鱼少口干---何必多管闲事

    牛皮鼓---不打不响

    欠帐多了---不知愁

    打鸟政策---睁只眼闭只眼

    打排球---靠推

    闭眼吃毛虱---眼不见为净

    米汤盆里洗澡---糊糊涂涂过日子

    池塘里的萍---浮在表面

    孙悟空坐金銮殿---毛手毛脚

    老和尚敲钟---过一日是一日

    关云长失荆州---大意

    吃了迷魂汤---全忘记了

    当天和尚撞天钟---得过且过

    丢了铁棒担灯草---专拣轻事做

    灶边磨子---推 一下动一下

    泥水匠刷墙--- 一手推

    浅滩上放木排--- 一拖再拖

    披着牛皮---不认脏(赃)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指头挖耳朵---不深入

    树叶子掉到河里---随波流

    站在高处看打架---袖手旁观

    鸭子过河---随大流

    鸭子身上泼水---漂漂(飘飘)而过

    拿着钥匙满街跑---当家不主事

    铁匠改行学弹匠---拈轻怕重

    骑马观花---不深入

    猪八戒带腰刀---邋遢兵一个

    揪住马尾巴不放---过拖

    棒槌拉板胡--- 一粗二糙

    猴子带皮手套---毛手毛脚

    晴蜒点水----不深入

    算盘珠子---拨一下动一下

    瞎子吹洞箫---摸(莫)管

    砻子推豆腐---好粗糙

    牛皮篮球---不打就不跳

    百年松树,十年芭蕉---粗枝大叶

    落水的油滴---浮在上面

    和稀泥,抹光墙---和事老

   

不好开口

    儿看见娘丑---不好开口

    三尺长的梯子---搭(答)不上檐(言)

    三餐萝卜炒现饭---没有盐(言)

    大姑娘要婆家---嘴里说不出来

    大风里吃炒面---开不了嘴

    下巴底下支砖---张不开嘴

    牛嘴上了篾篓子---开不得口

    两个哑子捆在一起---谈也不好谈]

    两 个哑子见面---不好开口

    吞了火炭---哑了口

    迎风吃炒面---张不开口

    茅厕板上的纸---揩(开)不得嘴

    茅厕板上捡手帕---揩(开)得口

    嘴巴贴膏药---开不得口

    茶壶里煮汤丸---嘴上倒不出来

    哑子受人欺---敢怒不能言

    哑子受冤枉---至死不开腔

    哑巴打电话---有话讲不出

    秋蝉落地---哑口了

    蝎子当琵琵---弹(谈)不得

   

不明不白

    木头眼睛---看不透

    不识字的人看布告---老说一抹黑

    半夜里鸡叫---不晓

    四两棉花十张弓---从何弹(谈)起

    米汤里和盐---咸咸(含含)糊糊

    孙猴子封了个弼马温---不知官大官小

    初一夜里---处处不明

    屎壳郎爬到炭堆上---不动显不出自己黑

    哑巴比划,聋子打岔---说不清,听不明

    夏夜的萤火虫---明一下,暗一下

    铁拐李葫芦---不知卖的什么药

    骑跑马吃烧鸡---这把骨头还不知道扔在哪呢

    隔山买猪---过估

    隔口袋买猫---蒙着交易

    隔墙的箕簸---不知翻覆

    瞎子过桥---摸着走

    瞎子望天窗---不明不白

   

不能改变

    六月的杉木---定型了

    木头做成了船---已成定局

    水牛过小巷---转不过弯来

    长虫钻到鸟铳里---拐不过弯来

    乌鸦的翅膀---白不了

    出了窟的砖---定型了

    生米煮成熟饭---改不过来了

    生成的矮子---高不了

    生成的眉毛长成的痣---定型了

    奶奶的鞋子---老样子

    死羊的眼睛---定了

    观音菩萨---年年十八

    孙女穿她奶奶的鞋---老样子

    阳雀叫三年---现话一句

    吃屎的狗---性难改

    和尚打梆梆---老一套

    城隍庙里菩萨---站就站一生,坐就坐一生

    屋檐水---滴现处

    缺牙齿吃豆子---原进原出

    菩萨的眼睛---动不了

    猴子玩把戏---老一套

不起作用

    一身掉下井---耳朵拉不出

    三十里路骂知县---无用

    三加二减五---等于零

    三年陈账---还翻它作什么

    大人不在家---讲小孩子话

    马尾穿豆腐---提不起

    稀了的泥----糊不上壁

    木头上长疮---不痛不痒

    水牛陪考---比劲大

    毛脚鸡---上不得台盘

    牛屁股后面念祭文---空话

    头发丝穿豆腐---不消提

    打蚊子喂象---不顶用

    巧眉眼做给瞎子看---白搭

    对牛弹琴---不起作用

    阳雀叫三年---空话一句

    吃南瓜不放盐---讲淡话

    光有鼓槌子---打不响

    竹山上的笋---大了不能吃,小时不能用

    灯草作拐杖---借不着力

    没脚蟹---走不动

    床底下躲雷公---无用

    宋江的军事---吴(无)用

    张天师被娘打---有法无用

    杨柳一开花---没结果

    纸上画的糍粑---吃不得

    纸做的花儿---不结果

    纸糊的板凳---坐不得

    纸人骑石马---轻不压重

    炒现饭---没有味道

    庙里的菩萨---不讲话

    抱琵琶进磨房---对牛弹琴

    担雪填井---白费力

    茅坑里的搅屎棍---闻不能闻

    武大郎的身子---不够尺寸

    武大郎打虎---没生成那个拳头

    画上的马---顶看不顶用

    画上的饼子---充不得饥

    青石板上种花生---既扎不了根,更结不了果

    扁担插在桥眼里---担不起

    钝刀子割肉---不出血

    请人哭爹娘---假伤心

    嘴巴上擦石灰---白说

    狗屎做的鞭---闻(文)又闻(文)不得

    和尚买梳子---无用

    使牛去追马---徒劳

    兔子虽多---驾不了辕

    临死打哈欠---白张嘴

    哈叭狗追兔子---论跑不能跑,论咬不能咬

    浸湿了的木头---点不起火

    拳头打鸡蛋---无济于事

    铁丸子打汤---不进油盐

    绣花枕头--- 一包草

    渔场起火 ---网燃(枉然)

    麻秸杆做扁担---不是那个材料

    麻秆搭桥---担当不起

    麻袋布做龙袍---不是那个料子

    麻子打粉---不过填洞洞

    聋子参加赛歌会---收获全无

    脱了牙的老虎---咬不伤人

    隔年的金子---顶不上现铜

    隔着内衣搔痒---不过瘾

    隔年的皇历---不起

    强盗过后安弓箭---没有用

    猴子看戏---干瞪眼

    满天挂鱼网---遮不住太阳

    塘里的泥鳅---翻不了大浪

    墙上画饼---不充饥

    墙上画老虎---吃不了人

    瞎子戴眼镜---多余的框框

    糟鼻子不喝酒---空有其名

    戳穿西洋镜---不值半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