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童话故事

《格林童话》是由德国语言学家雅可布·格林和威廉·格林兄弟收集、整理、加工完成的德国民间文学。下面小编为大家提供格林童话故事相关内容的文章,以帮助大家更快的找到所需内容!

格林童话故事1

  古时候,有个地方夜晚总是漆黑一片,天空就像笼罩着一块黑布。

  因为在这里,月亮从来没有升起过,星星也不闪烁。其实在上帝创造世界时,晚上还是很明亮的。有一次,有四个年轻人离开了这片国土,来到了另一个国度。

  在那儿,当傍晚太陽消失在山后时,树梢上总会挂着一个光球,洒下一片柔和的光华,它虽然不如太陽那样光彩明亮,但一切还是清晰可见。

  那些旅客停下来问一个赶车经过的村夫那是什么光。

  “这是月亮,”他回答说,“我们市长花了三块钱卖下它,并把它拴在橡树梢头。他每天都得去上油,保持它的清洁,使它能保持明亮。这样他就每周从我们身上收取一块钱。”

  村夫推着车走了。他们当中的一个人说:“我们也可以用这盏灯,我们家乡也有棵和这一样大的橡树,我们可以把他挂在上面。夜晚不用在黑暗中摸索将有多痛快呀!”

  第二个说:“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办。我们去弄架马车来,把月亮运走。这里的人会再买一个的。

  ”第三个人说:“我很会爬树,我来取下它。”

  第四个买了辆马车。

  第三个人爬上树,在月亮上钻了个洞,穿上一根绳子,然后把月亮放了下来。

  这个闪闪发光的圆球于是被放在了马车上,他们用一块布盖在上面,以免别人发现是他们偷的。

  他们顺利地把月亮运到了自己的国家,把它挂在了一棵高高的橡树上。

  这盏新灯立刻光芒四射,照耀着整个大地,所有的房间都充满了光亮,老老少少都喜笑颜开。

  矮子走出了石洞,小孩们也穿着小红褂在草地上围着圈子跳起舞来。

  那四个人负责给月亮添油、净身,并每周收取一块钱。

  但他们慢慢地老了,其中的一个生了病,眼看着不久于人世了,他要求把四分之一的月亮作为他的财产,埋进他的坟墓里。

  等他死后,市长爬上了大树,用篱笆剪子剪下了四分之一的灯,放进了他的棺材。

  月亮的光芒减弱了,但仍然发光。

  第二个人死时,又有四分之一陪了葬,月光又减弱了。

  第三个人死后,他也带走了他那一份,月亮更暗了。

  当第四个走进坟墓时,原来的黑暗又回来了。

  但是月亮的各部分,在-阴-间又重新拼合在一起,使得那些黑暗中的死人不得安宁,一个个又醒来

  了。

  他们又能睁眼看世界了,觉得非常惊异。

  淡淡的月光对他们已是绰绰有余,因为他们的眼睛已变得那样衰弱,经不起太陽的强光。

  他们兴奋地爬起来,又开始了从前的生活方式:

  一些人去看戏跳舞,一些人去客栈要酒喝,醉了就争吵,最后拳脚相加。

  吵闹声越来越大,最后传到了天堂。

  守卫天堂大门的圣彼得以为下界在造反,就招集了天兵天将,叫他们去击败恶魔,如果

  他们来侵犯天庭的话。

  但是没有恶魔来,于是他便骑上马穿过天门,下到凡间。

  在凡间,他叫死者安静下来,让他们重新回到坟墓,从他们手中拿走了月亮,把它挂在了天上。

格林童话故事2

  我在寒假中又看了一遍《格林童话》,有了跟以前不一样的感受。以前我看这本书,只看故事情节,却不知道它的意义。而现在再次看这本书,我懂得了:做人一定要善良,要有爱心。

  里面的故事常常感动着我,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篇故事《灰姑娘》,里面讲述的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小女孩。她的妈妈死去了,父亲给她找了一个后妈。那个后妈带着两个小女孩,这两个女孩爱美、狠毒。这样,灰姑娘就常常被欺负,天天睡在厨房里,身上很脏,所以别人称她灰姑娘。她在妈妈的坟墓旁,认识了小白鸽,在小白鸽的帮助下灰姑娘被选上了王妃,而两个姐姐气得晕过去了。这个小故事让我认识到:人一定要善良,要有爱心。一个人如果有一颗善良的心,一颗充满爱的心,那么他的生活就会快快乐乐。

  希望每个人都成为善良的有爱心的人,这样,世界才会更加美好!

格林童话故事3

  从前有个很老很老的老人,眼睛花,耳朵也背,双膝还不住地发抖。每当他坐在餐桌前吃饭时,汤匙也握不稳,常常把菜汤撒在桌布上,汤还会从嘴边流出来。儿子和媳妇都嫌弃他,老人只好躲到灶后的角落里吃饭。他们给他一只瓦盆,把饭菜盛到篮球分析里面给他吃,而且每顿饭都不给老人吃饱。老人很伤心,常常眼泪汪汪地看着桌子。

  有一天,老人的手颤抖得连那只瓦盆都端不稳了,瓦盆掉到地上打碎了。儿媳妇没完没了地训斥他,老人一声不吭,只是不住地叹气。他们于是花了几分钱买来一只木碗给老人吃饭用。

  后来有一天,老人的儿子和媳妇正坐在那儿吃饭,四岁的小孙子在把地上的碎木片拾掇到一起。

  “你这是干什么呢?”父亲问。

  “我要做一只木碗,等我长大了,让爸爸妈妈用它吃饭。”

  听到这话,儿子和媳妇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哭了起来。他们立刻将老人请到桌边,让他从此和他们一起吃饭,即使老人泼了点什么,他们也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