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满分记叙文

作文是经过人的思想考虑和语言组织,通过文字来表达一个主题意义的记叙方法。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提供高考满分记叙文相关内容的文章,以帮助大家更快的找到所需内容!

高考满分记叙文1

  星期天,我去购书中心看书。

  我在候车亭等公交车,候车亭边有很多小吃摊,卖玉米的、卖煮花生的、卖烤红薯的……我居然在一字摆开的小吃摊边看到了卖南瓜饼的!也许你不知道,一刹那间,我就想起了你。

  你有一双多灵巧的手啊!父亲长年在外奔波,养家糊口的重担一直煎熬着他,家里没有的闲钱给孩子们买零食吃。可是,你总有本事让原本粗陋的食物“变成”另外一种精致的模样。总也忘不了你做的南瓜饼。你会精心挑一个自家种的南瓜,和上一点面粉,加一个鸡蛋,再添上几勺白糖,拌匀,团成一团,在案上压一压,再放进油锅里煎一煎,黄灿灿热腾腾的南瓜饼成了我的弟弟们的最爱——那可是世界上最香最甜的南瓜饼啊!

  16路车来了,我赶紧从卖南瓜饼的小贩上收回视线,上了车。

  购书中心离家挺远,要坐十几个站。还好,车上还有座,我舒了一口气:今天运气很好哟。可是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完全吐出来,车上的人就多起来了,后来大家都推推搡搡,你呼我叫,车厢里一下子“热闹”非凡。当车开到体育中心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她脸色有些苍白,不停地往额头上擦驱风油。“阿姨,你是不是不舒服啊?你坐这儿吧。”我站起来,把阿姨往座位上让,阿姨连声道谢。周围好些人也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那是惊讶和赞许。我有些不好意思,把头扭了过去。其实,我只是在这时候想起了你。每次跟你出门坐车,你总是把座位让给那些更需要它的人。

  购书中心大概是我双休日最喜欢呆的地方了。

  那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书架上方方正正的书本,总会让我想起一位位巨人,他们沉静地立在那儿,等着和造访的人做一次深刻的交谈——我喜欢这种默默的交谈。看书看累了合上书本的时候,我又会想起你,从小到大,不管家里多么困难,你总是那样“慷慨”地为我买下一本又一本的书,从来没有过丝毫的犹豫。我成了班上藏书最多的学生呢!可是有一次开家长会,我发现你穿的衣服是所有家长中最旧最“土”的。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吧,我习惯了带着笔记本来购书中心看书——只看,不买。

  嘿嘿,忘了告诉你,我被选上参加市里的“明日之星”现场作文大赛了!全校唯一的一个哦!

  也不知为什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起你,一股温热的暖流,就会从心的最深处,涌起。作文

高考满分记叙文2

  寻了好久,那把曾经的旧锄头终于在一堆垃圾中现了身。它的金属光泽已不再,长长的竹棒已变成碳黑色,刃也已不再锋利,有的只有一片斑斑驳驳的锈迹。是啊,它已经派不上多大用场了。可我脑海里还浮现着父母田间劳作的画面和儿时美好的回忆,这又该到哪儿找寻呢?

  每年布谷鸟一叫,农村便开始热闹起来。清晨,当天空还被蒙着一层淡淡的铅墨色时,劳动的步伐早已开始了。母亲还像往年一样,照例拿出那根旧锄头,取下锄板,沾上水,坐在树下的那块大石头上霍霍地磨着。石头很光亮,银闪闪的,那有规律的“嗞嗞”声在宁静的早晨显得格外好听。

  在田里,母亲微微弯着腰,一手按住锄头的下端,一手稳住上端。那把锄头便很听话地往前啃,无数的杂草便在这利齿旁倒下。偶尔,顽皮的锄头也会毫不客气地吃掉一根根棉苗,并在一旁“幸灾乐祸”。母亲则会连忙蹲下身来,去侍弄她的宝贝苗儿,小心翼翼地托着,就像是托着一个新生的婴儿。

  可是,长大以后,这样令人陶醉的画面却逐渐消失了。在社会进步、科技发展的时代,原来美好的画面是留不住的,它们在悄悄的改变,一阵烟似的走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当轰隆隆的机器声取代了往日的磨刀声,当一瓶瓶除草剂闪亮登场,将满田的杂草清理得一干二净,当一声声美妙的歌曲不再由锄头发出,那把旧锄头似乎再也难以找到它的立锥之地了。它们现在赋闲在家,显得苍老、局促、笨拙。它已快被淘汰了。

  一年一年的布谷鸟开始聒噪,父母依然如往常一样早早地便下了田,依然依然黄金在收获中刻下自己在辛劳.机械化慢慢取代了手工,带来了高产和高效。农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而扛锄头劳动的人却少了。那把旧锄头老得漆黑,就像是一个古董,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面对着一个个丰收年,我虽欢喜,竟也有些怅然若失。

  在我的心中,那把旧锄头已不再是一把简单、落伍的劳动工具,它更像是一个鲜活的过去,一幅难忘的画面,一串动人的音符。它是家乡的劳动者数几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精神的化身,是儿时对家乡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

  看着眼前那把锈迹斑斑的旧锄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也有“廉颇老矣”的沧桑。时代在向前发展,时光不能倒流,它虽然没有可能被重新拾起,但决不应该从此被湮没在历史的过道上,它应被我们铭记——那是心灵的寄托。

高考满分记叙文3

  回忆起童年时光,好像有一大半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那是名副其实的老房子,有绣着喜鹊报春的布窗帘、涂着米黄色掉了皮的油漆剥落的木门和盖着花布的脚踏式缝纫机。一切都带着自打我记事儿起就安置妥当了的约定俗成,就和她的习惯叫法是“姥姥家”而不是“姥爷家”一样,无从问起。可回到这里,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再次回到姥姥家,迎接我的还是那熟悉、亲切的味道。

  屋子很干净。新添置的等离子电视让不大的客厅显得很新、很亮。姥姥坐在沙发上频繁地换着台,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孩子。我记得原来那台频道不多的电视是爸爸买了搬来的,()我和哥哥曾经挤着小板凳废寝忘食地看三姨妈录的《还珠格格》。当时我俩有专用的小餐盘,上面画着小鹿、小熊和金黄金黄的阳光。如今,傻小子和小丫头都已经上了高中,不再会为谁坐板凳左边而大打出手了。

  突然间,感觉屋里很安静,我这才发现原先的那台洗衣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崭新的乳白色全自动洗衣机,搂着衣服静静地转啊转。

  不禁有点想念小时候。因为那时的我和哥哥姐姐都是可以肆意玩闹而不会受太多责骂的。年幼的我就曾在哥哥的指挥下溜进后屋,从床底下的纸箱里拿椰汁喝;踮着脚尖儿和姐姐从冰柜里抢雪糕。傍晚时分,我会在大浴缸里明目张胆地注入一大缸水。因为爸爸一会儿就会回来,带着几条刚钓来的活鱼。于是,在“人工池塘”里,出现了我把鱼甩来甩去的身影……

  唯有弥漫了几十年的气味没变,那特有的暖暖的香。

  我永远记得这老房子,记得她的每一个细节。灯绳还是那样别致:客厅的灯绳上挂了个袖珍酒瓶,大屋的灯绳上有个小药瓶,这样屋里再黑也能摸到,心里头踏实。小玻璃柜里还摆着巴掌大的大象和孔雀,那是已离去的姥爷当年用捡回来的贝壳粘出来的。

  真的。这里处处都有我的回忆。拉开抽屉,里面还留着我练字的字帖和画水粉画时用过的干粉块儿,还有被我“蹂躏”得残破不堪的《新华字典》。玻璃夹板里有我从小到大的照片,狼狈的、生气的、大笑的,全是我成长的足迹。它们都静静地躺在那里,伴着书柜里泛黄的旧书页,散发出亲切的味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人成长,也有人离去。岁月,静静地,都让这老房子藏了起来。那便是我记忆的味道,是我儿时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