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美文摘抄欣赏

学人智库 时间:2018-02-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学人智库】

  哈尔滨——冬日暖阳

  冬日暖阳,若没有了这雪,也便没有了灵性。看着这漫天冰雪,眼眶居然湿润了。瞧、座落有序的小木屋、挥鞭颂歌的牧羊人袅袅炊烟、松柏林立,以及那俯首的羊群,这一切的一切,安逸、祥和、温暖、守静.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不禁问自己,为何世间有如此美景,我却错失了那么多年?呵呵,太过感性了吧,才会爱上这个城市,恋上这冬日里的冰雪,欢喜这里的人儿.常常在想,我就宛如这冬日里的冰雪,凌烈而决绝.以为自己不会再有分明的爱与恨了,然而我错了,注定是性情中人.让我痴狂般爱上这个城市的原因竟是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上的人儿,热情、好客、天生淳朴、他们活的很真实,不娇柔不做作.

  饭店里,一个人坐在角落,点几盘东北小菜,喝点儿小酒,看着这里来来往往吃饭就餐的人群,很踏实的感觉.他们三五好友围桌而坐,啃着大骨头,喝着冰啤酒、欢声笑语,高谈阔论,这是南方饭店所看不到的一幕,虽然很嘈杂,混乱,但诉说的更多的是情感,酣畅淋漓的感觉.这是人性最原始的东西,很本真.我又被感动了,心中有暖,眼中有泪,很羡慕他们,羡慕生活在这里的人儿,我告诉朋友,我喜欢这片土地,不喜欢我们的城市,城市的水泥森林会给我带来无孔不入的焦虑感,那些隐藏在我们内心的情愫被我们那样的城市那样的环境所消磨殆尽了,更多的是冷漠、麻木.那些我们所认为的文明实质不过是人性阴暗面的放大和彰显,是人类的劣根性作祟.是一种倒退.我喜欢住乡下,可以远离市区的纷杂,回归原始的纯真与唯美.亦或许是一直怀揣着陶渊明的那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情愫吧.不过,可笑的是我只能带着这样的情愫不断出行.旅游,一个可以唯一让我剥离的方式.

  经常和驴友沟通,更多的驴友认为旅游可以让人忘却短暂的烦恼,这一点我是认同的.我管这种行为叫“暂时逃离”这是一种非常态的生活,非常规的行为,这一开始其实就是不平等的关系.然而更多时候,我却更像一个看客,前半段看风景,后半段,看自己.我曾不止一次的认为,自己是属于自愈型人格,旅行的时候,审视最多的也是自己.如果一个人,不具备看到自己的能力,那么跑在远,也是徒劳.

  每个城市或者国家都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人们心中画一个简单的符号,曾经认为旅行的意义就是把一个一个符号跟现实对应起来,后来发现由于符号总是来自于传颂者的无尽想象和浓缩,还原就显得困难很多,城市如何将真实的自己呈现给匆匆来往的过客呢?在哈尔滨,这样一个冰雪凌烈的城市,人们却做到了,他们将这个美丽的城市用最憨厚简朴的方式呈现了出来,让游客在寒冷中温暖的走过.

  结冰的松花江上,是哈尔滨人的欢乐之源,租个雪圈儿往下滑,吓得魂飞魄散,虽然安全措施很好,但视觉上还是会有摔下悬崖的感觉.真是佩服那些天真的孩子,疯狂的呐喊着,欢呼着.其实我想和他们一样快乐.去体验各种雪上游戏带来的快感,去酣畅淋漓的发泄.然而刺激过后又是平静,坐在江边望着结冰的江面上欢呼雀跃躁动的人群,仿佛一个偷窥者一般,我醉了.醉的是天雪一色处那抹儿夕阳、醉的是那份缺失的童年幻想、醉的是这里带来的温情的感动、醉的是心中那份未了的情愫.......

  如断线风筝的我

  每天活得胆战心惊,才刚刚从失落的绝望中缓过,却又听到细雨裹夹着落叶的风声,一直就那样吹个不停。我想若没有留下的必要,那么还不如就这样离开。毅然割断自我以为束缚的线随风而去。路或许会在走的过程中蔓延,如果真的不幸走到穷途末路,那么则反一回又如何?这样在迷迷糊糊的时间里,过着胆子心惊的生活。看着别人的眼色,或许就是这样的,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留下,但总得有留下的理由。若找不到可以说服自己的借口,那么还不如就这样离去。

  或许在这样的季节里,我们想要躲避寒风的侵袭,无视落叶的哀愁,可是看着疯狂凋落秋叶铺一地,踩在落叶上面的时候已经开始往下陷。原来,自己所站的地方,不过是一片沼泽,如果不离开,想要针扎,那么会陷得越深。可是离开怎又如自己所说的哪有那般容易。走过的路虽让不多,但是看到了那么多的不幸后也明白,一个人,一条路,这一生,要过得平顺安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所以阿,即使再累,在别人都还在梦中的时候应该清醒,要寻找一点希望以慰藉自己在寒冷中坚持下去的理由。我迷茫的看着,别人凌乱的脚步,在前方走走停停的印记,终于明白,我不该也不能再像他们那样的自由的行走,我要背负着自己沉重的包袱,我要面对不堪的生活所给与的全部压力。或许深陷的脚印不是为了铭记,只是为了能够在行走的过程中更加的坚定。但是阿,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从一个不安定的地方走到另一个安定的土地,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或许是我用尽最后的青春也是不能抵达的。但还是选择坚持,他们说当一个人真的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那些选择坚持的人就是最后的赢家,可是我选择坚持了,选择了把这一切都承受,那么是否就能够在别人离开的时候看得见这个寒冬里的希望与温暖?

  一个人总是难以抵御寒风的蚕食,一个人总是害怕黑夜里找不到方向,所以,才会选择在别人的身后亦步亦趋的慵懒里。迈不开我的第一步,又如何让我们坚持着当初一起许下的所有的誓言。我知道,我们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或许可以随风飘远,因为飞得高了,看得远了,目视着被人不曾看到的风景,但是那种高空中的寒冷孤独,那种飘远后找不到来时路的迷茫,竟是那样强烈的伴随着我。回不去了,会被风撕裂的脆弱的羽翅,最后或许也只能摔得更疼吧!这就是代价啊!这就断线的我最后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