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观后感

观后感 时间:2018-07-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观后感】
《兄弟》观后感_1100字

  今天我看了一个很感人的片段,我感动万分,让我感到了兄弟之间的一种不离不弃的情感这种感情是——兄弟之情!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两个从小一起的兄弟,父母早逝了,两个孩子来到了父母的坟前,和父母说一说话,哭了一会后,哥哥说:我一定可以照顾好年幼的小弟弟,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有一次哥哥问弟弟你有什么美好的梦想吗?弟弟说:我有很多梦想。比如:音乐家、科学家、钢琴家……可是我最喜欢的是钢琴家。所以我以后要向钢琴家这个梦想而努力!我以后一定可以做一个合格的钢琴家。以后的几年里,哥哥想了想,怎么才可以叫弟弟实现自己的梦想呢?于是哥哥在桌子上桌子上画了精元美的钢琴,弟弟看了这桌子上钢琴,弟弟很高兴。就天天弹着钢琴,可是弟弟又提出了一个条件,说:天天看桌子上钢琴也不可以真正的成为钢琴家,17岁的弟弟从家里出发了。在弟弟出发时,哥哥到了一杯水放在了桌子上,几年后,弟弟考上了美国最好的音乐学校,是——皇家音乐学校。弟弟走了以后,哥哥四处走,寻找工作去了,有一次他给一个人扫地的时候,碰见了一伙黑社会。给了他5万元人民币,他乐意的收下了这钱,因为他不能叫弟弟断学啊!然后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给打了一顿,打断了一支胳膊,可是他一句怨言没有说,因为他想叫弟弟成为一个钢琴家,不想叫弟弟失败,留下阴影。3月后,弟弟比赛了,邀请他哥哥来看,在这场比赛上,得了第一名。他拿了音乐家的合格证,回到了家里,看见了自己出发前放在桌子上的一杯水。突然泪流满面!

  看了这个故事之后,我懂得了什么才是兄弟,什么才是情感。这是我看过的最感人的片段了。我也有一个弟弟,我看了这个片段之后,我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弟弟是我最亲的亲人。我以后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弟弟,不叫同学和朋友不伤害她,因为我和弟弟的情感比谁都重。有弟弟才能给我快乐,只有弟弟才能在我以后的日子里帮助我,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难关,只有弟弟关心最多。

  比如:有一次,我和妈妈出了趟远门,弟弟泪水满面,中间还发了很多短信,在回家的的时候,是他开开心心地去火车站迎接我回家。这件事叫我永记心头,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兄弟情是永远的情,哪怕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要是离开了,就像万箭穿心似的,因为我和弟弟是同命相连的。有些人是没有这些快乐时光的。因为现在有兄弟的人愈来愈少。有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快乐,这就是兄弟之间的友情,人们都说,友谊是最重要的,可是谁的友谊比我俩还重呢!有的人的友谊是在朋友之间的,可是我俩是片子里面的兄弟情,是亲人的情感和友谊,虽然生气的时候不像片子里的兄弟那样快乐,但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我的弟弟。弟弟对我好的地方,我一定会回报。我感谢我的弟弟,我相信弟弟,我觉得弟弟是我最亲的人。

  我希望我俩一定一定会越来越好,我真诚地祝福你:“在新的一年里,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福灵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

五年级:孙屹锋

《葫芦兄弟》观后感_100字

  葫芦娃七兄弟的本领各有千秋,有的善于火攻,有的善于水攻,有的力大无边……起初每位葫芦兄弟单独去挑战蛇妖的时候,却总是失败。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团结一心,集体的力量才最强大。最后,葫芦兄弟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共同努力战胜了恶毒的蛇妖,拯救出了尊敬的老爷爷。

  我喜欢《葫芦兄弟》,它让我更加理解了“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和“团结一心”的涵义,每个人都会有自已的优点和缺点,但如果我们团结起来,集中大家的优势,一定能战胜更大的困难。

三年级:思香飘远(笔名一)

兄弟与弟兄的另一种诠释_2000字

  他出生那年,计划生育抓得正严,村里生二胎的人家,不是要躲到外地就是被罚款。只有他,是正大光明生下来的老二,并非家中有权有势,而是因为他的哥哥先天性脑疾,俗话说,就是弱智。

  母亲挥着手里一根小竹竿,对哥哥说,永远不许碰弟弟,记住没?因为担心他会伤害弟弟,父母更不允许进他们的房间,即使是吃饭,也让他单独在自己的小屋吃。他经常偷偷蹲在父母的房门向屋里望去,看到弟弟时,就笑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其实他小时候,也曾被深深疼爱过,只是当年龄相仿的孩子已经学会说话走路时,他却目光呆泄,讲不出一个字来。检查出是脑疾后,爷爷奶奶把气撒到母亲身上,母亲便把委屈强加给了他,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打他一顿。

  有时,母亲在院子里抱着弟弟晒太阳。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兴奋地想摸摸弟弟的脸蛋,母亲像逃避瘟疫一样抱着弟弟闪到一边,大声呵斥他,不许碰弟弟,你想把病传染给弟弟吗?

  一次,父母不在,他远远地看着姑姑怀里的弟弟,还是傻傻的笑,流着口水。姑姑心一酸,向他招手,说,来,摸摸弟弟的手。他却迅速的躲开了,口齿不清,断断续续地说,不……不摸……传……传染……

  那天,姑姑哭了。他伸手为姑姑擦眼泪,依旧在笑。

  一

  弟弟慢慢长的,已经咿呀学语,有几次,弟弟伸着胳膊,向他走来,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只是母亲总会慌忙地跑过来,把弟弟抱开。

  看着那些孩子手里的冰棍,他抿着唇,感到炎热而口渴。那些孩子说,你在地上学狗在地上爬,就帮冰棒给你。他学了,可他们并没有把冰棒给他,而是笑的前俯后仰。

  一向动作缓慢的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像疯了一样劈手就抢,那些孩子都吓呆了。他拿着冰棍高高低低地子向家里跑去,一路上,冰棒不断的融化,带他跑回家时,就只剩下可怜的一点了。弟弟在在院子里玩,他趁着母亲没注意,把冰棒举到弟弟面前,说,吃,吃,给弟吃。

  母亲只看着他拿着一根小木棒向弟弟比划,冲过来一把将他推开。他摔倒在地,仅剩的冰棍杆也掉在了地上,他痴痴地看了一会,哇的一声哭了。

  弟弟学会叫人了,可是从来没有叫他哥。他多希望,他能像所有的哥哥一样,被弟弟叫一声哥。为此,每当弟弟在院子里玩时,他就会在三米外的地方,吃力地大声喊,哥,哥。他多想听到,让弟弟学会叫他哥。一天,他继续喊着“哥,哥”时,母亲嚷他,一边玩去。这时,弟弟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竟然清晰地叫了一声哥。

  他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拍着巴掌跳起来,忽然跑过去,用力抱住弟弟,眼泪和口水一起流到弟弟身上。

  二

  他是自小被别人喊着“傻子他弟”长大的,他对这个称谓憎恶至极。所以他看着总是对他傻笑的哥哥,心中充满厌恶。

  一次他又因为“傻子他弟”这个称呼和别人厮打起来,他被那个同学压在身下,忽然对方的身体轻飘飘的离开了他,是哥哥出手了。

  他从未见过哥哥使过那么大力气,把那个男孩横空举起,摔在地上。男孩顿时在地上滚着喊疼。他害怕了,惹祸了,父亲一定会揍他的。那一刻他恨透了母亲,为什么生一个傻子给他当哥哥。他用力推了哥哥一把,气愤地吼:“谁让你多管闲事,你这个傻子!”哥哥被推得低到树上,傻呆呆地看着他。

  那天,父亲让他和哥哥并排跪在地上,竹竿无情的落下来时,哥哥趴在了他的身上。忍疼颤抖着说,打,我。

  没几天,城里的亲戚带来了没见过的糖果,母亲分给他八块,留给哥哥三块,这样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他理所当然的接受。次日清晨,哥哥在窗外敲着玻璃对他傻笑,踮着脚把一只手伸过来,脏兮兮的掌心里是两块糖。他愣了愣,没有接。哥哥再次伸手时,已经变成三块糖。是哥哥仅有的三块糖,他含糊地说:“吃,弟吃。”

  不知为什么,这次他突然不想要,哥哥着急地跺着脚,后来干脆把糖纸抱开,往他嘴里塞。

  当他吃下糖时,他清晰地看到哥哥眼里,流出了眼泪。

  三

  拿到大学通知书那天,父母乐的合不拢嘴,哥哥也高兴得又蹦又跳。其实哥哥并不明白什么是大学,但他知道,弟弟给家里挣了气,现在再也没有人叫他傻子,而是叫他“君旺他哥”。

  他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哥哥还是不肯进他的屋子,而是在窗外给他一个花布包,他打开,竟是几套新衣服。都是几年前姑姑给他们哥俩做的,或者是城里姨妈送的。

  原来,这么多年,哥哥一直都没有穿过新衣服。可是,他以及父母,却从未注意过。此刻他才发现,哥哥穿在身上的衣服磨破了边,裤子短的掉在腿上,滑稽得像个小丑。他鼻子微微发酸,这么多年除了儿时的厌恶,和长大后的忽视外,他还给过哥哥什么呢?

  哥哥还是多年前傻笑的模样,只是眼里多了几分期待,他知道那份期待是什么。尽管哥哥不知道他在不断地长高,不知道衣服的款式也旧的使他无法穿出门,但他还是假装收下了衣服,高兴地的身上比量,问:“哥,好看不”?哥哥很用力地点头,笑的时候嘴巴咧得很大。

  他在纸上写了两个字----兄弟。他指着“兄”字对哥哥说,这个字读兄,兄就是哥哥,又指着“弟”字说,这个字读弟,弟就是我。“兄弟”的意思就是先有哥哥,才有弟弟,没有你,就没有我,

  那天,他反复的教,哥哥就坚持读那两个字为“弟兄”,间断却很坚决地读,弟,兄,走出哥哥的房门时,他哭了,哥哥那是在告诉他,哥哥心中,弟弟永远是第一位,没有弟,就没有兄。

  四

  对一个农村孩子而言,大学生活显得分外精彩,他几乎忘记了还有个患脑疾的哥哥。

  那次母亲在邮局给他打电话时,哥哥同去。母亲唠叨的说了很多,末了,母亲说,跟你哥也说几句吧。哥哥接过电话后,许久许久没有声音,又是母亲接过来,说,挂了吧,你哥哭了,他在胸口比划着,意思是他想你。

  他本想让母亲再把电话给哥哥,他想告诉哥哥,等他回去教他写字,给他带只有城里才有的糖果和点心,可是,他张了张嘴,却应了句,那就挂了吧。因为他看到寝室同学好奇的目光,他不想让他们知道,他有一个傻哥哥。

  暑假,他买了糖果和点心,路上,他塞了一块糖在嘴里,忽然想起儿时,哥哥强行塞进他嘴里的糖,喉头发紧,糖在嘴里,泛着微微的苦涩。

  第一次,他回到家就找哥哥,满园子的喊,哥,哥,我回来了,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只是,他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只会对他傻笑的哥哥,那个年仅三十了还穿着掉腿裤子的哥哥。父亲老泪纵横,艰难地告诉他,一个月前,你哥下水去救溺水的孩子,他自己也不会游泳啊,把孩子推上来,他就没能上来……父亲蹲在地上失声痛哭着说,我们欠那孩子的太多了!

  他一个人坐在河边,对哥哥的记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闪现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上面写这“兄弟”,那是他的字;下面歪歪扭扭不容易辨认的两个字,只有他能看得出,是哥哥写的弟兄

六年级:王普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