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饥饿的狗

散文随笔 时间:2017-06-2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镜子里的景象让我惊骇不已。   一条健壮的大黑狗贪婪凶恶地吞吃东西。它把嘴伸进盆里,屁股撅得很高,“呱咚呱咚”发出很大的声响,把源源不断地落进盆子里的东西,风卷残云般吞入肚里。这条饥饿的狗,仿佛永远也不会吃饱。   我从没见过如此饥饿的狗。“呱咚呱咚”,吞食的声响像火车疾驰过空荡荡的隧道。我看得久了,有些恍惚。就在一恍惚间,黑狗跳了出来,暧暧昧昧地笑。我惊惧地回过神。面前的镜子里竟然没有我的影像,我哪里去了?我又一阵恍惚。   黑狗拍拍我的肩,坐到我的对面,挡住了镜子。它幻化成了一个人,我看着很眼熟。它抽出一支添加了香料的高级香烟,用镶有钻石的打火机点燃。它喷出一口蓝色的烟雾,抬腕看看瑞士限量版的手表,饶有兴趣地说:“看看。”我问:“看什么?”“狗呗。”他又喷出一大团蓝色的烟雾。   烟雾里,我果然看见一条狗。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狗是黑色的,很健壮,像极了刚才那条饥饿的狗。少年躲在一堵颓圮的土墙后,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对着黑狗的脑袋扔了过去。黑狗吓了一跳,仰头冲天狂吠。吠了一阵,低头嗅,嘴里流出口水。黑狗的口水慢慢地汇成一股小溪。黑狗一口吞下了小皮球般的东西。少年大喜。那是一团薄薄的鸡肉,里面裹着一块磁铁,一把钉子和铁针,一根钓鱼线把它们连在一起。钓鱼线的另一头攥在少年手里。   少年并不露面,只悄悄地扯紧线。黑狗感觉到异样,干呕了几下。少年松了松线。反复几次,少年掌握住了分寸。狗既不能逃也不再呕吐。狗和人对峙着。时间慢慢过去,少年喜形于色。那层薄薄的鸡肉很快就会被饥肠辘辘的胃消化掉。   过了很久,少年望望极美的夕阳,猛一扯手中线。黑狗惨叫一声。少年站起身,又用力一拽钓鱼线,再松开。黑狗直直地跳起来,重重摔下,一阵阵哀嚎。黑狗的胃上扎满了铁钉和针。少年站起身,骄傲地朝我眨眨眼。   黑狗开始呕吐,先吐出血沫、血水,接着吐出一捆捆腥臭的钞票,还有金条、珠宝、花花绿绿的购物卡、纪念品、字画等,最后吐出房子、小轿车,竟然还有许多条女人的大腿。我骇异地大叫一声。烟雾淡去。   我眼前没有了镜子,没有了少年,没有了黑狗,也没有了那个黑狗幻化的很眼熟的人。监狱单调的白墙上趴着几个苍蝇。   我习惯性地抬手腕,看到的不是名贵的手表,而是一副冰冷彻骨的手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