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吻月·独怜我忧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1-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韶华轻轻,铸已成。及笄之女,启称稷。笑已言,蓦然。——题记

  言月成陨,化成血。泪已滴,幻成空。不知,你为何这般?

  血统的高贵,究竟是福是祸?赐予你的是灭门惨案还是无双才色?

  幼时的你,早已与同龄孩童不一般,你念一首倾城,还一湖涟漪;等一世繁华,恋一晚素娥。

  虽处掖廷为奴,尝尽酸苦,但你不弃,反而,使你更早便知腥风血雨,宫中争霸。那一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是这深宫中的金科玉律

  逾年历岁加速你的才能,那一年仪凤,武后召见,出题考较,你文不加点,须臾而成。武后大悦,当即免你奴婢身份。你开始处政治漩涡,开启一番新天地。武后的残忍,你早已听闻,安定思公主的惨死,迫害王皇后,萧淑妃,那衍习吕后的方式,都是深宫仇怨。

  你倚着大明宫深处的门框。一面明镜,照见的是孤独,无奈的轮廓?还是靥辅承权,螓首蛾眉的你?

  不明,也无法明了。

  夜已深,黑夜下的你在忙碌什么?

  点着蜡烛,翻阅着诗书。想,武后的心思;念,明日的政治。你深知“出言不当,反自伤矣”。惟能默默等待下一次萱花红。

  毕竟只才十四,就得在残酷中寻生存之道;用细弱的肩,担起武后的重托。怎可耐?

  那一次错误,害你受了黥刑。利器之下,便在你额留下伤痕。无可奈何,你用红梅妆遮点,却更加媚妩,散发着不同于女子那一阶段的美丽。小心揣测武皇的心思,去换取一份不易的信任——也许是你的宿命,逃不开。

  你爱在花前读书,尤爱夏日伴月,与星,随着玉簪花的幽香,细品书中辞章妙句,成就你“玉簪花神”的美名。

  当时忠臣不在少数,佞臣亦有不少。女皇更是喜怒难猜的主,你却能与之相处二十七载光阴,且步步升迁,权势益盛。定有异能吧!那不只是“才”而已。

  轻扣琴弦诗海纳,品评天下昭容茶。

  你将自己满腹经纶付诸于政治,实现了多少抱负,闯过了多少荆棘,难以猜想。终不负,你成为盛唐时期的巾帼宰相。

  风云变幻,唐隆政变将当初叱咤风云的你推入坟墓。710年7月21日,一串简单的数字为何烙着阴狠的诅咒语?让你瘗玉埋香?或与你早已料到!

  合上史书,你的一颦一笑,对武皇的缱绻情愫,对政治的执着,捕捉着我每一个细小的情感。“天将与之,必先苦之”定是如此!婉儿!

  一份淡忧,默留。一种温情,尚存。

  八面玲珑的你,述以无数启迪予我!千古岁月悠悠,哀情只自知。空皓对愁,掀起一泓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