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城空中古镇散文

时间:2019-01-19 19:49:57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罗城空中古镇散文

  我兄弟俩一前一后在古街古巷中各自闲逛,偶尔掏出手机照照像。青石板路面凹凸不平,并且摇摇晃晃,象薯片锅巴突然掉落地上,破了又碎了,但味道很诱人。台阶的狭缝处,还有墙脚根下,总有一片一片绿色的苔藓,象岁月留给历史一点一点零散记忆。街心与铺面光线灰暗,屋檐和屋檐之间,挤来挤去总算挤破了一道倾斜的缝口,天空中透下一丝微笑的光

罗城空中古镇散文

  “最佳位置,空中看古镇,看船形街——”

  一个钉子,一根柱子,一个话筒喇叭;一个简单的方式将喇叭掉在柱上,传递出诱人的芳香;我想,这就是罗城古镇上留给客人一份真挚、朴实的记忆文化;懒洋洋的声音浮在半空中,自言自语,似乎上不去,落不下来。也似乎蕴含着岁月中某一段落里的一丝沧桑。我极为好奇地凑过头去洗耳恭听。然后跟兄弟招手示意,一丝微笑。此时的我正在为门牌号“上节街和船形街”的名字所纠结。一名男子告诉我他就是讲解员,去他楼顶看了就明白。即然讲解员,收费不高,我的心如同一阵风一样飞了起来,带一份独享的愜意。

  左弯右拐,左弯右拐,再弯再拐。沿着一条狭窄、昏暗又有些陡峭的小楼梯我第一个跑到楼顶平台,似乎这一瞬间里,我穿越了一条幽暗的邃道。然后,眼前一亮,天空豁然开朗,再借景眺望四周,眼底一大片、一大片斑驳破落的小青瓦房。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这里硧是高点,可以俯瞰古镇的全貌。

  跟在我后面的兄弟也是健步如飞,再后面是几位挎像机的女游客开始高声大叫,这里不是最佳拍照点。百度上见过不是这样的图片,肯定不是。

  《记住乡愁》,《远方的家》。央视记者和一些业余摄影者,他们都是从这里取景和拍照。中年男子不以为然,讲解也简单。什么“山顶一只船,云中一把梭”。东方的诺亚方舟,岷江古渡的旱码头。他挚朴的乡音讲叙着罗城古镇的前世今生和古朴典雅的建筑风格,还有船头、船舱和船尾的巧妙布局,奇特构思,以及取景拍照的方位角度——

  我当然意犹未尽,痴痴直立。什么乡愁,什么远方与思念,突然间,内心有了一片萦绕的情怀。远处,三两个屋顶烟囱,冒着一缕一缕乳色的炊烟,在瓦楞上依恋不舍、轻柔妙曼。我散漫而又真实的一颗心就徜徉和迷茫在这片时光里,一颗心似乎就刚刚经历了那条时空邃道里的炊烟,弥漫在房顶辽阔的天空下迷失了自己。所谓诗意和远方,它所经历了多少沧桑与岁月的文化积淀。

  思念亦如凋零的花朵,一份别样珍贵的情怀。

  辽阔的天空深远而宁静,和煦的阳光洒下一片光芒。蓝天怀抱着沉睡中的罗城古镇,一片安详静谧。瓦片与瓦片间层层迭迭,宛如一地枯萎的落叶;我感到一丝涩燥的泥味从瓦片中泛起,我感到自己的心挂上了云端;遥望着大山深处,祟山峻岭,一艘被历史遗忘,被岁月搁浅的板船,唯有日月星辰可以诠释:旱码头,甲板船。我真心期待与渴望着时光逆流,天河倾斜。罗城古镇会有一天扬起风帆,驶向世界的远方。

  回到楼下,我再次看着:一个钉子,一根柱子,一个话筒喇叭 ——“最佳位置,空中看古镇,看船形街”。

  于是我想,假如时间就是这个锈蚀了的钉子,钻入了没有归期的这根柱子;再一次的假如:赋予它一条有生命的虫子,啃噬的是一种历史和文化。那么,它只是岁月中的过客。甚至有人追根溯源。它何年何月又何时与这根柱子攀上的这层亲密关系?有了一种关系,就有了一些斑驳的往事。如果往事还有往事的话,就等于有了一个故事。那么,往事将形成一段岁月、一段历史中的某一过程,也许是宿命。

  虽然,时间很短,记忆很深。

  我希望是那枚钉子,不是喇叭。变成历史桥段中一点影子。

  行在古镇上,站在凉厅街,总有丝丝飘逸的感觉;石板路,石台阶,尤其那一道两米高的`石坎墙,把凉厅街分成了上下两层街道(凉厅街为船头,船舱部位)。

  罗城古镇,这个典型的杆栏式群居建筑,它以立柱、挑梁,榫头、卯眼的工艺结构所建造的船型模式。街心窄小,天空呈椭圆弧形,再将两边的屋檐边线着拼合,形如一道括号。宽敞的屋檐覆盖了所有往来的人群,以及打牌、喝茶,冲壳子的噪声。每家店铺名,以古色古香的条幅旗悬挂在街道中间,我个人感受行走过程中,只要微风吹动条幅旗,仿佛整个船形街就已经被洪水波涛高高隆起一般;而这瞬间里,一种时不我待,产生一种亢奋激情。尤其那一道石坎墙,特别明显地让你感受到船身左右两边已经失去了平衡;并且,倾斜得十分历害——

  宽敞的凉厅街摆满了竹椅子,小方桌,游客和当地人混杂一起,分不清谁主与谁客,早已形成了一种亲密,熟悉的和谐场景。典型的过街楼是戏楼,它象一只高高耸立的桅杆直入云天,是古镇船形街所谓扬起的一片风帆。“濯濯永流”几个模糊的大字,是古人留给我们寓意精深的传承文化。当我走过过街楼,突然又感到一丝眩晕,松散的石板路有了一段下坡,形成了船头、船尾的部位莫名地隆起又在沉陷。十分强烈地感受到我在行走,船还在颠簸——

  琳琅满目的古镇上,中药铺,老茶馆,铁匠铺,古玩字画,豆腐店,小吃店以及叶子烟摊点,竹编器具等等。有一种浓郁的地方文化,历久弥新。店铺与店铺间紧紧依偎一起,宛如一幅流动的历史画卷。不经意间,我们走进一个幽深狭窄的小巷子,足有十多米的甬道,我们侧身而入,仿佛被挤开的一条裂缝,青石板路有些湿滑,两边的青砖墙壁早已斑驳剥离。我们时而伫足,时而沉思。尽头一个小小院子,竹篱夹板墙已布满了岁月的斑痕,破落的房门外,生长着杂花野草,门户锁闭。菜园地里,一丛一丛垂挂的青瓜藤蔓在清风中摇动,带着些许静美。

  我和兄弟都有点困倦。回到凉厅街,找了一张四方桌,沏上一杯香茗盖碗茶,稍着小歇。淡淡的清香从茶碗中袅袅飘忽,临空柔曼;我将盖子在滚沸的水中搅动了几下,茶叶与花瓣在杯水中翻腾起来,浓郁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再喝口茶水,一丝苦涩甘甜的滋味浸入心脾,疲惫逐渐消失,心情也清爽许多。 这时,一束阳光从屋顶瓦缝中泄漏下来,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与灰暗,古老、陈旧的板壁屋子形成了一丝迷幻色彩。 我将身子和椅子对着那片阳光挪了挪位置,竹椅子发出嘎吱、嘎吱一阵脆响;于是,我很有意思地将身子和椅子再次摇晃几下,感觉这嘎吱嘎吱的声音是那么亲切。仿佛从沉寂的老屋深处传来的几声咳喘;声音那么熟悉,那么悠远;宛如记忆中一个恍惚的影子。

  初夏的五月,阳光温馨恬静地照射下来,罗城古镇这个历史的老人,静静地独守一份时光的安宁。当我们走出罗城,站在远方,再次回过头看着他。内心是一份割舍的情怀,想要对他说声再见;只是,喉结哽咽了几下,而始终没有传递和表达出那一份真实的语言。一缕缕炊烟好比袅袅乡愁,弥漫在罗城古镇的天空上。

  罗城,一个空中古镇,一个历史驿站。你恰似我心中远方的家。

【罗城空中古镇散文】相关文章:

1.古镇美食散文

2.空中随想散文

3.经典散文走过古镇

4.江南的古镇散文

5.古镇痴情游记散文

6.窄街古镇散文

7.古镇上的狂欢散文

8.走进罗目古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