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对不起散文

时间:2019-01-23 17:55:36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妈妈,对不起散文

  那天跟Dr. Feng聊天,她问我,你每天反省自己几次。

妈妈,对不起散文

  我忽然被她问得有点发懵,每天忙得跟狗一样,哪儿还有时间反省自己?除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给自己几分钟时间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自怨自艾一会儿,连回头看前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然后她又问我,你觉得这样好吗?

  我当然知道不好,可是那又能怎样呢?

  Feng看着我笑,我忽然觉得她的笑容特别欠揍,就好像看到了很好玩的东西,能够把我嘲笑一番但是我还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她说,不能怎样,就是你的各种坏情绪和负面的东西会逐渐在你的心里累积起来,有一天,就好像堵塞的下水道出现井喷,各种垃圾和废弃物形成的恶臭的东西,把你弄得脏乱不堪。是不是很好玩?

  嗯,好玩。我很想伸手抽她,把她脸上坏坏的笑抽掉。可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她说得对,道理其实都懂,但是真正轮到自己身上,能清醒认识然后付诸行动的,真的没有几个。

  就好像我知道自己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暴躁,我在尽量克制不在同事和客户面前爆发出来,却克制不了在自己最亲密的人面前火山爆发。

  那天老妈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剁馅儿包馄饨,我知道她是特意起来给我做的,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

  正好有事周末,在家舒舒服服睡了个懒觉,起来的时候还问老妈要不要帮忙,其实我也只是口花花而已,明知道老妈是绝不会让我进厨房帮手的。

  这应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美好的周末早晨,加上又是我的生日,绝对算得上是双喜临门。

  后来老妈接了个电话,听她接电话的`语气,貌似是有人要过来玩,听说老妈在包馄饨,于是也准备过来一起吃。

  依着老妈的性子,她当然是不会拒绝的,还很热情地发出邀请,让他们早点过来吃馄饨。

  然后挂了电话,就跟老爸说中午要煮点饭,她吃饭,让来的客人吃馄饨。

  老妈的腿脚本来就不好,其实站在那里剁馅儿包馄饨本来就挺累的,这又要准备多几个人的份儿,还自己都不吃要紧着人家,我心里就感觉有一团邪火在往上冒。

  我跟老妈说,管他们干嘛,家里有就给人家吃,没有就让人家一起跟着吃饭,咱没必要这么惯着他们。

  老妈不同意,她这么爱热闹又好面子的人,就是来个串门的都恨不得把家里各种好吃的都拿出来招待人家,更何况都已经答应了人家过来有馄饨吃。

  我看着老妈歪歪斜斜的站在那里,脸红红的还有汗珠,一丝白发刚好垂下来遮住眼睛,那一抹白色顿时把我刺痛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跟老妈说了一句让我直到现在都后悔不已的话,“我以后再也不吃馄饨了。”

  说完我就推开门冲了出去,我感觉胸口似乎都要炸裂了一样,为什么她就不能明白我的心意呢?为什么就不能消消停停的让我放心呢?为什么一定要不顾自己的身体让所有人满意呢?

  我听到她在身后叫了我一声,声音弱弱的似乎有些怯懦,我没有停下脚步,冲下楼梯。

  这个生日,我没有回家吃午饭,一个人在外面漫无目的闲逛,中间老妈给我来过几次电话,我都没有接,看着手机上跳动的来电号码,我在心里叹息,却不知道接了电话该跟老妈怎么说。

  后来,我去找了Dr. Feng,然后她跟我说了开头的那一番话。

  我一直觉得老妈不理解我,我对她的关心对她的爱为什么她感觉不到还要处处觉得我说的不对。可是当我回过头来看自己,忽然发现,我何尝有设身处地理解过老妈?我一直都在以自以为是的方式表达我的所谓的爱而已。

  我心疼老妈不在意自己硬撑着给别人做这做那,我除了告诉她别做了之外,为什么就不能伸手帮她一起做呢?如果我可以帮她分担掉一些的话,她也就不会这么累了,而且心情也一定会愉快很多,没有人愿意被别人数落,哪怕这是打着爱的名义的。

  换位思考,这么简单的道理,当面对客户和员工同事的时候,会很专业做的很好,可是却在面对自己亲人的时候,完全被抛在了脑后。

  往往就是面对着自己最重要的人,我们总是给自己借口说这是亲人,所以可以不用掩藏,展现所谓的真我,于是各种负面的情绪和行为都被付诸在他们身上,莫名其妙他们成了我们情绪的出气筒。

  可是凭什么呀?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亲人,不是应该加倍呵护爱惜的吗?

  我心里好像忽然敞开了一扇窗,我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下老妈的号码。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老妈的声音,怯生生的好像生怕惹我生气了一般。我顿时揪心,吸了口气,说,“妈,我马上回家,我想吃馄饨。”

  老妈的声音顿时欢快起来,“好,你快回来,我帮你煮馄饨。”

  我沉默了半晌,对着听筒,说,“妈,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散文】相关文章:

1.妈妈对不起

2.对不起!妈妈

3.妈妈,对不起

4.妈妈,对不起

5.对不起,妈妈 -作文

6.妈妈对不起作文

7.妈妈,对不起 -作文

8.妈妈对不起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