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世界留个名字散文

时间:2019-05-05 12:56:02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给世界留个名字散文

  原本是有路的,可是昨夜的一场冬雪,将回去的小路隐藏的难觅踪迹。站在荒原上,天地一色,浑然雪白。远处的房屋盖着厚厚的白雪,沙丘起起伏伏,昨日挂着孤叶萧瑟的树木,洗尽了春夏秋的魅力,在清风里素银上妆,倩丽典雅。雪地里是无路的,原本白茫茫的土地上,听着自己沉重的呼吸声,脚下嘎吱嘎吱的声调,让你急不得快不起,只能静下心来慢慢而去。脚下曾经熟悉的路现在变得模糊起来,原先的车辙行驶过得两条蜿蜒的曲线,被一夜的雪花盖得严严实实,走在天与地间,旷阔的白色世界,只有天籁的呼吸在耳畔流动。前方没有印入雪地的脚印,挥挥手转个身,看一看身后的路。世界上本没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路是人走出来的,尤其是在雪后的大地上,诠释的如此明白清晰。阳光的雪地里,那一行曲曲折折深浅不一的脚印。随成料想,那漫不经心的涂鸦,竟成了自己走出来的路了,走的如此清晰,如此随意。继续往前走,向着远处被雪覆盖的土墩走去,脚下的雪不在松软,已经听不出踩出来的嘎吱嘎吱的声响。午后的阳光升的老高,天气开始变得暖和起来。停下脚步,靠在身旁的小树,休憩一下。风轻轻吹过脸庞,让人格外的凉爽。偶尔有枯叶落在身上,拿在手上闻一闻,还残留着秋叶的清香。

给世界留个名字散文

  太阳升的老高,地面变得潮湿起来。地面斑驳起伏,裸露的砂砾隐现出来,枯黄的草丛挂着水珠,滴在雪地里。就在不远处,刚才还能看见的白色土包,在阳光里挂着白,透着黄。有一土层已经快坍塌下来,一束杂草在风中摇曳……走过近观,才发现这是一个用泥土和杂草堆砌的土墩。漫步四周,土墩镌刻了风沙吹打和雨水的沧桑,上半部已被岁月冲蚀的无影无踪,基础还比较牢固,可以看出来是人工堆砌而成的。在这荒芜人迹的地方,白雪覆盖了一个远古的故事。站在这里,任凭想象驰骋;这里也许是古代的驿站,年代已无考证,曾经的书信往来,丝绸路上的驼铃声声……酒旗在风雪里飘扬,屋内炉火烧的正旺,一壶老酒温暖了南来北往的来客。也许这里是一个戍边的兵站,栏门内兵士曾经在操练,羌笛委婉凄凉,诉说着思念的味道。也许是远古的烽火台,朔风阵阵,燃起的烽火四处弥漫,马蹄嘶嘶。旌旗猎猎,马背上的弯刀又有多少白骨埋葬荒漠。历史没有详细的记载,曾经的风雨沧桑也无从诉说。只有偶尔路过的.人,在这里静静想象曾经发生的故事。故事没有名字,每个人站在这里都能读出一个自己创作的故事。朔风刮走了曾经的记忆,白雪掩盖了曾经的时光,只有这个坍塌的土墩还在风雪中挺立,给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光阴的名字。

  雪在阳光中慢慢融化,前方的路越来越清晰……坐在温暖的车内,向着回家的方向行驰。收音机里轻声诉说着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个年轻的新疆小姑娘,在生命弥留之际,把自己的器官无偿捐赠,挽救了三个生命……一个美丽的天使,轻轻地来,轻轻地走。让短暂的生命在这个世界里静静燃烧,烛光里曾经可爱的笑容,留在了每个人的心底。一个美丽的天使,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曾经欢乐的生活让别人继续延续,爱是无界的,就像阳光会照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因为有爱,人类才会充满快乐。一个美丽的天使,轻轻地来,轻轻地走,静静的的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梅花在冰雪里绽放,只在天际飘香。爱的名字在远方,爱的名字心底,爱正行驶在温暖的阳光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