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散文

时间:2019-12-18 09:34:50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看海散文

  我是个卖海鲜的行贩,几乎天天都要去码头进货,因此当渔船还未回来的时候,我便可以细细的看海。

看海散文

  第一次看海,年少轻狂,粗略一看,便大失所望。这里的海水很混浊,颜色远不是书本或者电视上所说的那种蔚蓝色,更没有沙滩和海鸥。有的,只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泥涂滩,上面插满了奇怪的张着大口的网。潮水来的时候,网便淹没在海水里,等潮水退尽的时候,主人便下来收渔获,一般都是附近的村民。时间久了,我才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串网货,只要一拿到市场上便一抢而光,美味可见一斑。还有趁着退潮的时候拾泥螺的人,背一个小桶,驾一条窄长的小木船(叫泥蛮船),双手握着船舵,左腿跪在船上,右腿用力地往后一扫,船便如离弦之箭,在滩涂上来去自由。人们通常把他们叫作“靠海人”,鱼虾的多少完全取靠大海的慷慨与否,而且不用冒什么大的风险,只是人辛苦点罢了。

  在滩涂中间是一条长长的浦,连接着内河和海的远处,中间用六扇厚重的闸门隔开。浦很重要,每当下暴雨河水暴涨的时候,闸门全部打开,河水倾泻而下,短短几个小时,便可泻洪几万立方。当然,这一切只有等退潮的时候才能进行,涨潮的时候海水反而会倒灌,闸门只能紧闭,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河水很满却不见放闸的原因。

  看海时间长了,便也能看出些不同的味道。有时候运气好,刚好赶上日出。太阳将出未出之际,在天海之间那一大片的云朵和海水早已被染成红色。正当我感叹之时,它只轻轻一跃,用无形的大手轻描淡写地把朝霞往两边一拨,顿时一个初生的火球冉冉升起,放出万丈光芒,把四周的云都镀上了一圈金边,而海面也变得波光鳞鳞,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有时候却是在夜里,伸手不见五指,耳边只听得海风呼呼地吹,内心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猛一抬头,只见一轮弯月浅浅地斜在天边,月色昏暗,竟不能照亮边上的乌云。但它就是那么静静地挂在那里,如同一位柔弱的'姑娘,充满深情充满幻想地看着我,

  风是海的伙伴,不管你喜不喜欢,它就在那里。少数时候是微风甚至是无风,风平浪静,内心也充满宁静。这个时候是最适宜出海的,就算是你没坐过船,也不会晕船,顶多像个婴儿床一样,轻轻地摇着你。正常情况下是四五级的风,普通人初次坐肯定会晕船,要是你没有三两三,就不要坐渔船出海。最糟糕的时候是狂风巨浪,浪携风势,风助浪威,恶狠狠地向船头扑过来,十几米的大浪仿佛要一口把船吞没一般。但这样的情况是极少的,现在的气象条件很发达,渔船早在风暴来临之前,就已经进港停泊。

  海的最大特点就是宽广,就算你开出去三天三夜,海外面还是海,很难见到陆地,就算有,也是荒无人烟的小岛。所谓“大海泱泱,难见爹娘”,捕鱼人的辛劳自不必说,但比起披星戴月的辛苦劳作,更难熬的就是漫长的孤独和寂寞,日复一日。大的渔船往往出海一次就是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寂寞难以言表,思念亲人的悲怆陡然上升。家中的妻小也在日夜企盼他们平安归来,电话是他们唯一沟通的工具。除此之外,浙江沿海一带信奉观音,闽广则信奉妈祖,他们都寄托了沿海人民美好的希望:平安!平安!千万不要望眼欲穿,化成了望夫石。

  远处传来汽笛声,那是渔船平安归来的讯息,该干活了。我不由得想起了一首歌,作为文章的结尾: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却想靠航;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我总在梦和现实之间,寻找停泊的小港……

【看海散文】相关文章:

1.冬季看海散文

2.我们去看海散文

3.陪你去看海的散文

4.老公陪我去看海的散文

5.那年我们说好去看海散文

6.我想和你去看海优美散文

7.看海

8.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