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忧那片秧田散文

时间:2020-12-11 20:01:09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心忧那片秧田散文

  我与二姐在外生活,母亲和大姐在老家,姐夫在上海为生活拼搏。日子里,大姐经跟我们微信,有时是心里的忧伤、有时是生活里的风雨、有时是村庄上新出的事情。姐还会发来一个个的视屏:粉红的桃花、金黄的油菜花、麦田、秧田、一架子黄瓜长势喜人……姐姐喜欢跟我们说说话,我们也愿意倾听。时常与姐姐,一起快乐,一起惆怅,一起盼望。

心忧那片秧田散文

  与大姐一起盼望,盼望家里那块秧田能够长势喜人,那绿绿的叶子能够摇曳出一片风景。可是……

  没有摇曳出一片风景,却摇曳出万千惆怅。

  家里十亩多田地,仅靠母亲和大姐两个人种田。母亲老了,姐姐身体病重,不敢想象农忙,怎么挺过来,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知道农忙有多艰辛。而每年农忙,因为家里很忙,我却帮不上忙,时常有一种负罪感,总觉得,父母将我们养大了,而我们却没有帮他忙做事。尤其今年的浓浓,负罪感更深。哎,愧对家人。

  农忙不仅仅:割麦、割稻、插秧,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忙了。农村,麦田,秧田不算,还有旱地,以及田里的边边角角。种田很忙,我们小时候在家里,旱地载棉花,翻土,种豆子,载玉米,载瓜,载菜,等待,总之没有闲的时候。要割麦子了,种田的人,他们心心念念的要把那些旱地上的事情干完,才能全力以赴的割麦子。割完麦子,耕田,插秧。其实,菜籽黄的时候,劳动的号角就开始吹响了。

  今年的农忙最为忧心,因为,姐去年做了手术,身体不好,生活的重担落到母亲身上。一个人,那么一大片田……不敢去想,农忙这一仗怎么对付。

  庆幸的是,割麦子这一块不是那么太愁人,有收割机,一边收割,就一边卖了,省了很多劳力。可是,插秧这一块,还没有改革好,仍然需要人工一棵一棵地插秧。家里那么多田,又到哪里喊人来插秧?

  穷则思变,母亲和大家大胆地决定,不再育秧苗,也不插秧,像冬天撒小麦一样,撒稻种。有时候,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种田是需要成片成片的种,因为同一进水,同一排水,这一环节对不上号,麻烦就多了。撒稻种,田里需要的水不多,栽秧,需要很多水、母亲在割完麦子就开始种稻子了,那时候田里需要水。可是,谁会为一块田打水呢?没有。

  那几天,母亲,姐姐天天盼望老天爷下雨,统一打水是不可能。当人家都开始栽秧打水了,撒稻种的田,水又嫌多了,稻子才发芽,因为水又太多了,将好多稻子给淹死了。结果,长出来的秧苗很稀少,好多空白的地方,只见黑黑的泥土,这便埋下了惆怅的一笔。

  为了呵护秧苗这小小的生命,母亲天天在田头守候,就像守护孩子一样,守护着那块秧田。看水,看鸟,水一多赶紧将缺口堵起来。有时望洋兴叹,愁的团团转,有时急的要用盆子将田里的水向外刮。

  开始时,姐姐发来的视屏里,一眼看去,黑黑的泥土,好像没有看到秧苗。视频放大了才看见,星星点点的绿意。视频的远处,到看见了一片绿色。

  我们看的心里很不好受。年年农忙,年年心情不安,除了愧疚还是愧疚。面对这样的秧田:心慌了,乱了、也急了、愁了。

  如果是20年前,事情不会发生,也会很快的解决。一家人出发,到人家田里寻找秧苗。即使求也要求来茁壮的秧苗,重新插秧,不会任其发展。也不会望着这一星一点的绿意,揪着一颗心在天天祈祷。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人家的秧苗逐渐长大,我家的秧苗瘦弱的生命也在慢慢地走向正常,有了起色。当秧苗长到三四村高的时候,母亲便开始将秧苗多的地方移栽到少的地方,那一块块光板似的泥土开始渐渐的变少。

  从姐姐的一个一个的视屏里,看到秧苗从一根针到一叶两叶,生命的从无到有再到茁壮,真的不容易,顽强的生命,即使一棵草,一颗秧苗,同样都值得尊重。尽管秧苗有了生命的.起色,我们却一点也不高兴,因为田里还有好多空白的地方,而别人家田里的秧苗长大了,长的很好。从视频里看到,远处的秧苗一片绿意盎然,而近处的秧苗依然可怜兮兮的。望着那一块快空空的,什么也没有的泥土,我恨不不得将自己变成秧苗站到那些空白的泥土上。

  姐姐隔几天就发来一个或两个视屏。昨天发来视屏,是在那块秧田里撒化肥,给秧苗开小灶,加点营养。我知道,希望秧苗长大点,快快地长,能跟得上左右邻居的秧苗。撒肥,撒肥。今天姐姐又发来视屏,一生长叹,我们的心情也随着从晴转阴。姐跟我们说,“真倒霉,昨天才将肥料撒下去,夜里雨好大,哗哗地下,把我的化肥又都淌掉了,唉……”

  农民的命运走向与天气相关,狂风暴雨,会将一个个农民的心都揪起来,风调雨顺那就好了,农民的额头会舒展的很平。昨夜一场大雨,母亲和姐姐一夜没有睡好。

  微信上,你一言,我一语,一条一条接下来。这时,二姐说,还是栽秧好。微信上沉默了一会儿,大姐发来语音:

  “这个我懂,人呢?现在农村没有人了,年轻力状的都到城里去了。有,也是老弱病残,没有人,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也不想这样。”

  我们都沉默了,大家心里也都压着一块石头,沉沉的。心忧那片秧田,却也心忧母亲和姐姐的身体。只希望这是她们最后一次种田,等到秋天,把田给人家种,她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心忧那片秧田散文】相关文章:

1.秧田除草技术

2.你的梦里,是否还记得那片忧郁的海散文

3.那片荷的散文

4.那片嫣黄散文

5.那片海,那片天空

6.忧伤的爱情散文

7.也许忘忧散文

8.忧伤成群散文

9.忧寂人生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