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之外(教师手记之582)作文

议论文 时间:2016-05-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议论文】
  无锡市民饮水出现问题,自来水发臭,造成整个城市的恐慌、全国性的关注,尽管今天的水已经能饮用了,国家采取了引江济太的方法将水质问题临时性地解决了,但很多问题人们都还在反思。

  就在五一期间,我们自费去无锡苏州进行了二日游,我还清晰地记得在水浒、三国城见到的一幕幕景象,我也在上次的文中提及。那时的水就已经污浊得不成样子,我惊讶于那样的“绿”水,当时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地点给同行者看的,因为我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眼前的水竟是《太湖美》歌中唱的太湖水,我还问了一行的人,他们确认眼前这个湖就是太湖,眼前的水就是太湖水。当时我懵了。

  那种绿,我只觉得像是水彩或水粉里的绿颜料直接挤出来了一样,浓厚得抹不开,看不到一点别的颜色,也看不到一点水的影子。从远处荡过来的就是这种色彩,近处更是如此,而在水浒城进到三国城的小型火烧赤壁景观旁的水岸,我是指着它在那里叫了,说实在的,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水,即使是阴沟里、池塘里的死水也没有这种样子的,而且那里往往会漂浮着浮萍之类的水生物,或还可见到水波动的样子,是水的质感;而在这里,我看到的是像水银一般稠密发滞的样子,绿得可怕,绿得像魔鬼的绿脸。在整个浏览这些影视基地的过程中,我见到的几乎都是这样的水,于是我对自己说:这就是太湖,曾经的美景,如今被破坏成这副样子!当旅游车环绕着太湖行进时,车子上的人们纷纷羡慕和夸赞起无锡城市的绿化时,我却不由得为他们的水质在暗暗担忧。

  所以,前几天,听到中央新闻中关注太湖水的水质问题时,我也就一点没有意料之外的感觉了。那样的水如果真要处理到能喝的地步,我不知道得花多少代价的处理成本。有人说,这是天灾,有人说,这是人祸。不管怎样,我觉得都是不该发生而确实发生了的。要我说,天灾也是人祸,因为没有人的破坏活动,就不会有大自然不近人情的惩罚;或者说人祸也是天灾,因为人也是大自然的产物,人因循了人的生存规律,人的破坏也是一种天灾。蓝藻给我们的启示不仅仅是蓝藻的问题,更多的警示要让我们醒来。

  我想大家想到最多的肯定是环境保护的问题,诸如污染之类的,其实这里面还有更多的生态平衡的问题。像蓝藻问题的普遍性,全国各地如此现象比比皆是,当自然界少了相互作用的生物时,某种生物的泛滥或灭绝都是十分可怕的。而水污染的问题又是相当复杂的,国家自然有很多专家在研究,但它们的污染却一点也没减轻,而是每况愈下,欲罢不能。就在我们身边,“黑水河”是最常见的河,“无鱼江”也是最常见的江,我已不再奢望小河里会有小鱼小虾,也不再想像在我们田野边的大河大江里能钓到大鱼,我想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只能在回忆里搜寻曾经在小河边用手拦鱼捉鱼的情景了。我甚至不再奢望今年夏天能像去年一样到河里跟儿子一起去游泳了。是不是“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景不同”了?污染,怎一个词了得?

  生态的破坏又岂是污染一词能概括完的?数不清的人在乱捕乱杀,人类只知道吃大自然的东西,最好是野生的东西,哪怕再贵也有人吃;于是哪怕再可怕、再严惩也有人捕。大自然在人们无止境地、不择手段的滥捕滥杀中挣扎,生物们几近灭绝。一方面可供食用的养殖产品越来越多激素和药物,让人食之不安,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在追求天然食物、野生动物,这个“民以食为天”的社会是不会让自然界安歇的。

  工业建设、生产建设、商业运作,没有一项不直接将自然推上断头台的!君不见大河边上的堤岸隔绝了两栖动物的生活,阻断了它们的生存和链接;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让环境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保护设施的落后又一步步地将人类自身推向死亡;急功近利的建设无一不是吹响人类灭绝的号角,有人预计:这样下去,人类灭亡时间是三十年!

  我们可以不相信过程,但我们不能不相信结果,这就是已经披露的和没有披露的事件给我们的警钟!

  (时200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