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作文

拜年作文

时间:2012-10-26 中学生作文

和曦的春光赶走了冬夜的冰冷,温柔的春风抚摸着沉睡的万物,朱红的大门送走了旧岁,哈达似的小路迎来了新气象、新客人。   几天没来网上,新的变化还真不少哩!QQ、搜狗、百度等门户都换上了火红的新年图片,让人眼前一亮。学习、作文类网站的BBS都十分火爆,新年的祝福,flash动画挤满了一箩筐,关于猪年的美文佳作也都火爆出炉,精彩的春节联欢晚会出了视频,白云老太那一句经典的“欧耶!”也风靡全网。让我在第一时间知道的,定是我的铁杆网友,可真是谢谢他们了。   突然。两种敲门声传入耳蜗。一种是大门清脆的“当当”声,另一种是QQ程序的木门声。一面是叔叔阿姨们提着大包小包来拜年,一面是远方的老舅上了线。放下耳麦,向客厅里的来客们,接连贺了喜,祝了福后,便急匆匆地回到了电脑前,老舅已经来话了,“过年好!”“老舅过年好!”哈哈,老舅是我访到的第一个亲人。“祝老舅健康长寿!”还“递”过一个饱满的“橘子”,一杯“冒气的茶”。“你的‘橘子’不错”老舅跟我开了个玩笑,“给你个‘红包’吧!”一个鲜艳的红包跳到了屏幕上,我迷惑不解,突然又出现几行字,“一点小意思,请笑纳!”哇一张小方桌上放着一叠叠的百元大钞,这么多钱,少有数千,多则十万,这Q表真有意思!“谢谢老舅了!”退出聊天后,还能依稀听到外面的寒暄和问候呢!不过老舅却断断续续发来几张那边亲人的照片,还有些喜庆欢快的歌曲。照片里的老舅老妗,小孩子们,个个都红光满面,喜气洋洋的,我赶忙把照片存了起来,并托付老舅带我向那儿的亲人问好。听着欢快婉转的歌曲,嗑着瓜子,过年真好!回头拿一杯水,镜影里有爷爷奶奶的身影。我急忙把他们请进屋,用摄像头给他们照了俩张照片,连同我和弟弟的一并发了过去。这下子,就你见到我,我见到你了,既方便又快捷,网上拜年真不错!我给他俩看了老舅那边亲人的照片,爷爷奶奶细细地看着,脸上露出了笑容,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全然没有顾及到外面的客人。   叔叔阿姨们走进电脑房,奶奶正在网上与老舅聊天,远隔百里的亲人,却仿佛是坐在身边,科技的威力真是太强大了!我走到了另一个卧室电视机前面的弟弟旁,他正对着滑稽的动漫人物笑得前俯后仰,我的心灵也受到强烈的撞击。那种力量,不是幽默,而是亲情。也许刚才屋内比屋外的拜年更情深,不是那盒盒礼品所能包容的,不是那句句寒暄所能表达的,不是任务式的探访所能体会的。一壶清茶,一脸笑容,促膝长谈,通心贴肺,真挚真诚,一身温暖。   明年的春节,让我们有更多人在网上互致自己美好的祝福吧!

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古时"拜年"一词原有的含义是为长者拜贺新年,包括向长者叩头施礼、祝贺新年如意、问候生活安好等内容。遇有同辈亲友,也要施礼道贺。

拜年一般从家里开始。初一早晨,晚辈起床后,要先向长辈拜年,祝福长辈健康长寿,万事如意。长辈受拜以后,要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分给晚辈。在给家中长辈拜完年以后,人们外出相遇时也要笑容满面地恭贺新年,互道"恭喜发财"、"四季如意"、"新年快乐"等吉祥的话语,左右邻居或亲朋好友亦相互登门拜年或相邀饮酒娱乐。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卷六中描写北宋汴京时云:"十月一日年节,开封府放关扑三日,士庶自早相互庆贺。"明中叶陆容在《菽园杂记》卷五中说"京师元旦日,上自朝官,下至庶人,往来交错道路者连日,谓之'拜年'。然士庶人各拜其亲友多出实心。朝官往来,则多泛爱不专……"。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中描写,"男女以次拜家长毕,主者率卑幼,出谒邻族戚友,或止遣子弟代贺,谓之'拜年'。至有终岁不相接者,此时亦互相往拜于门……。"

古时,倘或坊邻亲朋太多,难以登门遍访,就使遣仆人带名片去拜年,称为"飞帖",各家门前贴一红纸袋,上写"接福"两字,即为承放飞帖之用。此俗始于宋朝上层社会。清人《燕台月令》形容北京年节:"是月也,片子飞,空车走。"成为时尚。"大户人家特设"门簿",以记客人的往来和飞片,门簿的首页多虚拟"亲到者"四人:一曰寿百龄老太爷,住百岁坊巷;一曰富有余老爷,住元宝街;一曰贵无极大人,住大学士牌楼;一曰福照临老爷,住五福楼。以图吉利讨口彩。至今的春节赠送贺年片、贺年卡,便是这种古代互送飞帖的遗风。

上层士大夫有用名帖互相投贺的习俗。宋人周辉在《清波杂志》中说:"宋元佑年间,新年贺节,往往使用佣仆持名刺代往"。当时士大夫交游广,若四处登门拜年,既耗费时间,也耗费精力,因此有些关系不大密切的朋友就不亲自前往,而是派仆人拿一种用梅花笺纸裁成的二寸宽、三寸长,上面写有受贺人姓名、住址和恭贺话语的卡片前往代为拜年。明代人们以投谒代替拜年。明朝杰出画家、诗人文征明在《贺年》诗中描述:"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蔽庐;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憎嫌简不嫌虚"。这里所言的"名刺"和"名谒"即是现今贺年卡的起源。贺年卡用于联络感情和互致问候,既方便又实用,乃至今日仍盛行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