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作文

作文网 时间:2018-07-10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作文网】
外婆

清晨,我被一阵隐约的切碎声惊醒。不用说,肯定是外婆做早餐时溜出来的声音。这些声音在寂静的清晨中旋转着,形成了一首美妙的交响曲。望着外婆纤瘦的身影,花白的头发,爬满粗茧的手,我由衷地问自己:外婆为什么会比别人瘦一些?比别人老一些?比别人勤一些?

原因很简单,为了我们。没错,是为了我们!每天,外婆都是起得最早的,又是那样的准时。她轻轻的打开水龙头,轻轻的淘着米,轻轻的折断柴枝,每当我们醒来,都会有一股诱人发饿的香味扑鼻而来。此刻,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我问外婆:“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你们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是我最大的心愿。”外婆答道。简单而坚定的回答,凝聚了外婆一生的心血。

外婆不认得学校的路,没办法给我送好吃的菜。但我从来都不羡慕那些有家长送菜来的同学,因为外婆也给了我一件“法宝”。那是用罐子装的一罐菜头,菜头被外婆切成了一片一片的,再用油炒香,然后才装进罐子。每次我一打开罐子总会闻到好香的菜头味。或许它比不上那些鱼肉鸡汤,但它是外婆用心做出来的,是任何食物都不能代替的,它是最好吃的。

外婆的心愿就像一棵小树苗,她每天都悉心地照顾它、培养它。外婆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树苗,小树苗在外婆爱的滋润下茁壮成长,现在已经长成一棵高大强壮的大树了。

外婆

当我还是个小丫头,外婆就像一棵大树随时庇护着我。

小时候,外婆总是背着我,摇来荡去,哼着摇篮曲;而我却玩着外婆头发缠成的小包包,觉得好像馒头一样,不停地玩弄着。

小时候,我总是会哭着让外婆牵着我的手,到处去走走;还要买糖给我吃。和我讲一些有趣的事儿!那时的我,总是喜欢仰望着外婆,觉得外婆好高大、好高大。

小时候,当我做功课的时候,外婆总是会陪在我身边。虽然她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但她总是会提醒我,让我认真点,不要写错了;然后再用她温暖的手给我端杯茶,揉揉肩。生怕我累了,渴了!那时,我会经常觉得外婆的手好大又好软。因此,我总会抓着外婆的手贴在我小而可爱的脸颊上,觉得好温暖,好舒服!

对了,外婆还有双爱笑的眼睛。小时候,我常常傻乎乎地问外婆:“外婆,我什么时候可以变得像你一样高大啊?”外婆就笑着对我讲:“以后,以后你就会比外婆还要高大!”听完这句话,我就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再看看外婆那眼睛,满满装的是慈祥!她那双慈祥的眼睛,从此深深地映在我的心上。

如今,我已不再像以前那个老是依赖着外婆的小女孩了,陪外婆说话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而外婆也变得不一样了,如今的她,白发苍苍,皱纹也越来越多;皮肤更是少了以前的光润!

今年,我随妈妈去了另一个城市,慈祥的外婆为了这事儿还伤心了许久;但外婆还是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听父母的话。受到外婆如此的慈爱,我的心一个劲儿地疼得厉害。最后,我还是松开了外婆的手,离开了那个美丽的故乡,剩下外婆一个人生活。之后,妈妈告诉我,在我踏上列车的一瞬间,外婆还叨念着我呢。说让妈妈好好照顾我,只要我过得好,她就放心了。听完后,我的心又开始颤抖了;感到一阵阵的酸楚。

不知道现在外婆还好吗?此时的我,很想再看看她,很想和她坐在一起,然后做一次心对心的长谈……

外婆

外婆只上过一年学,大半辈子在农村种地,说一口老家方言土话,我们姐弟仨都说:老外婆是“老外”――婆婆,她说的是“外国话”。外婆说的“外国话”,闹了不少笑话,误过许多事。我们几次想教她学点普通话,但她总是大笑着摇头:“我这老太婆,不八十岁学催生婆了。”

一次,我和哥哥姐姐一起看电视剧《武则天》,我们边看边说:“这个女皇帝真够厉害,今天是最后两集了。”“不是五十天吗?才看了几天就完了?”正在干活的外婆突然插话道。弄得我们姐妹三面面相觑后笑痛了肚子:哈哈,她把“武则天”听成了“五十天”了。

有一回,外婆到服装店里买裤子,她左挑右挑选中了一条裤子,然后她还想买条裤腰带,便用金沙话问营业员:“裤腰大(带),格有(有没有)?”那个外来妹营业员连忙给她找了条大号裤子,外婆有些莫名其妙:“我投(大)小正好,你为什么要换?”营业员满脸不高兴地说:“你不是要裤腰大一点的吗?”“是啊,我要裤腰大(带)。”“那不是给你换了吗?”“哪里呀?”……越说越急,急性子的外婆差点跟营业员吵起来,好在来了个会本地方言的顾客,听明白了她们的对话,并给双方做了翻译,大家才在哈哈大笑中解决了问题。外婆回来说给我们听,逗得我们差点把饭吃呛了。

去年,外婆第一次去无锡我姨妈家。根据姨妈的电话指路,外婆下长途车后,便打的到“南禅寺”站,结果“的姐”把外婆拉到了与“南禅寺”方向相反的“南山四”路站。姨妈久等不见外婆,就给外婆打了电话,外婆在电话里跟姨妈说了一大通,在一边听着的“的姐”以为外婆是日本人,下车付费时竟希望外婆给她日元,外婆很奇怪,什么日圆日偏的?我不懂。最后还是姨妈让“的姐”直接听电话,一场误会才解决,好心的“的姐”还无偿的把外婆送到了姨妈家。

这样的事发生了一桩又一桩,如今,六十多岁的外婆主动学用“狼山牌”普通话,还常请我们做老师。我们问她为啥还“学催生婆”啊?她只是呵呵地笑着……

外婆

她,一手的老茧,一张疲惫的脸,可想而知,她是一位多么勤奋的人啊!

不过,就是因为她一直做事,结果患上了肺结核晚期。

她就是我的外婆。

现在外婆已经住院了,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我的心,而我所能做的,也只能在心中祈求,祈求外婆的病情有所好转。

外婆生病的时候,我才知道,外婆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当我到医院的时候,只见许多管子插进外婆的身体,眼泪不知觉的流了下来,一流止不住了,但因为不让外婆伤心,我还是强忍了下来。坐在外婆的身边,手握住她的手,不禁的震住了我,这双手是做过多少事,才累积的茧,那么的厚,我的眼泪止不住了,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这次我不在强忍了,因为这是不能忍得。

外婆,你要坚持住。

坚持,才是最后的希望!

外婆

我对外婆的记忆是短暂的,同时也是永恒的。

外婆在我五岁那年就去世了。到现在,我对外婆相貌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但每次走进外婆原来住的那间屋,脑海里总会出现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外婆的后半生就是在这间屋的床上度过的。床头经常放着一盒糖――是为我们这些小宝贝们准备的。于是,这里就成了我和表弟的乐园,我们经常去讨糖吃,嘻嘻哈哈不知有多高兴,全然不知外婆就要离开我们了。

一天,妈妈突然说带我去看外婆,我高兴极了,心想又有糖吃了。到了那儿,见舅舅舅妈们都在床边,旁边是一个有我两倍高的氧气罐。突然我眼前一亮,看见了床头的糖盒,便伸手去拿。刚把糖放进嘴里,就看见外婆把头别了过去。一直跪在床边的妈妈一下子哭了出来。我一边吃这甜甜的糖一边想:“外婆不过是睡着了嘛,妈妈哭什么啊!待会儿把外婆吵醒了怎么办?”

一直到举行葬礼,我才知道:那不叫睡,那叫死。我似乎从没听说过这个词,但好象又依稀记得这是个可怕的东西,所以,在拜外婆遗体时,我很害怕,但还是装模作样地拜了几拜,然后又和表弟玩去了。

后来,我们没有了糖吃,才知道外婆是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几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假外婆”,是表弟这样叫她的。她倒也不反驳,只是从眼神里可以看出几许失落。我比表弟懂事多了,我可不那样叫。

现在,“假外婆”对我们也挺好的,表弟也早已不那样叫她了,我们又是融融洽洽的一家子。

我想,外婆的在天之灵看到我们这样子,一定也很高兴吧。

外婆

很爱我们。我一直都知道。

小时侯,我们住在一个小镇上,那个小镇上的人都重男轻女,但外婆不是。一次,邻居家来了个小女孩,她玩着玩着就饿了,于是她冲她外婆要东西吃。那个老太太把她骂了。外婆劝道:“孩子要吃东西,你买给她就是了。骂她干什么呀?”那个老太太说:“这是我外孙,又不是个男孩,这样迁就她干什么?”相比之下,我幸运得多。一次放学,我来到外婆小摊上,让外婆去学校开家长会。外婆听了,生意也不做了,收了摊立即赶往学校。周围的人一看我是个女孩,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人猜测道:“那是你奶奶吧?”我摇摇头:“不,她是我外婆。”那些人唏嘘不已。

外婆也并不是事事都迁就我的,否则,那就是溺爱了。我喜欢吃巧克力,可外婆不让我常吃。倒不是节约那点钱,而是她知道甜食吃多了不好。外婆不喜欢奢侈,她认为这是浪费。但她也尽量为我们“奢侈”,尽自己所能对我们好,什么好东西都留给我们。也许有时她留下的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东西,但一定是外婆很少用过或见过的。

一次外婆从外游玩回来,带回两个面包。那是那种很普通的,在外面随处可见的沁园小煎包。外婆叫我和弟弟吃,她说这是他们游玩时,居委会发的午饭。午饭?!也就是说外婆没吃她的午饭,而是带回给我和弟弟吃。这种面包我已好久不爱吃了,但一向勤俭的外婆,因为不常吃,便认为这是好东西,要留给我和弟弟吃。外婆就是这样,宁肯自己挨饿,也总是想着别人。外婆是虔诚的佛教教徒。我们总说她迷信,其实,外婆的求神拜佛也不过是寻求心灵的寄托。有一次,外婆要我陪她去庙里还愿,我好奇地问:“还什么愿呀?”外婆笑了:“我许的愿,希望你能考上好学校。”我楞了。虽然我相信我考上好学校全凭自己的本事,但我没想到外婆整天烧香竟是为我烧的。到了庙里,我找到外婆的许愿箱,打开来看。“希望孙女能考上好的高中”“希望大嫂的病快些好起来”“希望女儿生意兴隆”。。。。。。全是替别人许的愿,没有一个是“希望自己长命百岁”“希望自己的老胃病快好”之类。我为自己的想法羞愧。

外婆的好还有很多很多,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的,我想,无论过多久,无论岁月如何流逝,我都不会忘了外婆为我们付出的一点一滴。谁能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