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会说?作文

作文网 时间:2018-10-01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作文网】

你还会说?

  Susan说:“借口大约在冬季搁浅。” 

  风要是刮得大,我也听不见。   摇啊晃啊下了一脸,是这番景象,竟是江南乡下来的土气工头成了愤青。不,连亲戚都做了愤青。那是一顿过去不久的午饭我现在肚子还记得。   往事寻常,我寻常地走出电梯,寻常地走出长廊,然后不寻常地装上门框。发现已活了十四个年头,哎,十四年,我老腐朽了。但天气并不眷顾谎话,绝情着把上午冻傻撵出来吓人。正巧,我就被吓住,此般残忍的场面,仿佛看见时令的末端在垂滴唾液,不禁奄奄一息。直到漫天的白沫溶进我的身体,“哦,原来是下雪了。”路人如实说,虽然没见过,我觉得应该是。曾经鲁迅讲,下雪甚为矫情,而且。。。心里一阵恐慌,没敢听完,便拔腿奔向餐馆,十死岁的少年,毕竟饿了。 

  沙坪坝的周末,餐馆也比别处多。却挡不住更多的人流,其中有江南乡下来的土气工头。店口上店檐招牌字下是我优秀作文 专注写作 ,似乎有些轲碜,挪挪腰,“一碗削面。” 

  他进来时,我早在胶椅上一口一根面条。和着辛辣的浓汤,水泥味依然不灭,同街上伫立的梧桐成记忆的长篇脑中回荡。大半是幻觉应为没听妈妈的话,我边吃饭边听歌。大抵是我穿着平凡到出众,他一手端着面大拇指浸入碗沿,另一只手撑着油浑的桌面,谨慎顿下身在我旁边。他忸怩咽下一口面后,转过传统的脑袋:哎,这社会真是。。。。。。那什么呢。。。。。。貌似太黑暗了,呵呵,太冷了没法干活啊,看来今年又不能回去了,你说是不是啊?小兄弟。”我打心底有些厌烦,“恩。”好歹搭理了声。他也不在意继续想悼念:“我有个儿子跟你差不多大,呵呵,正念初中只是成绩不大好啊。。。。。。”沉默,沉默,沉沉默默倘远。他抹抹眼角干涩仿佛刹那间扼住命运的咽喉,换了中声调,“不行,还是得回家了!儿子一直吵着想要一个你那样的MP3。恩,明天是除夕。”听他杂夹抽搐隐约的思念,我点点头,“后天又是一年。”他期望向窗外,我明白,雪快停了。 

  你还会说,今年是个暖冬? 

  我真冷得唐璜。 

  跟耳机里从《Susan说》一直哼哼到《搁浅》,眼前陡然晕眩,雨水的淋湿的花里古稀的城市变得摇晃。 

  多年前人们之间的那道厚障壁应该化了吧。理所当然,悄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