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荷石水禽图》论文

论文范文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论文范文】

  摘 要 《荷石水禽图》是一副典型的中国花鸟画。花鸟画是中国独特的艺术传统之一。中国花鸟画不只是为了准确地描绘现实中的花卉禽鸟,而是集中地体现人与自然生物的审美关系,借此抒发画家的情感;间接地反映社会生活,也体现了一定的时代精神。

  关键词 奇简冷逸 奔放自如 《荷石水禽图》

  羞答答的夜雨衬托着寂静的夜,昏暗的灯光映衬着寝室的每一个角落,六月的重庆依然阴雨绵绵,带着一份寒气。低头看书的我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白天的那份喧闹与繁杂让寂静的夜洗刷的使之悄然的溜走。有点累了,但是我选择了坚持。舍友周末回家小憩,留下了独在异乡上学的我,寝室多了那么一份孤寂荒寒之感。台灯旁的那个时钟已经显示了1点。我翻看着《中国美术简史》,一副《荷石水禽图》让我精神抖擞,困意全解,兴趣盎然。

  一、朱耷的生平及艺术风格

  《荷石水禽图》这幅作品的作者朱耷是朱元璋第十七子孙权的后裔,明代的灭亡使年轻的他毅然决然的出家做了和尚。面对国破家亡的痛苦,他把所有的感情寄托于书画之中,发泄满腔悲苦。他是中国绘画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最能代表他个性的是水墨淋漓的花鸟画。他的花鸟画继承和发展了徐渭等人的技法又吸收了董其昌淡泊闲和的气格,构图简练、笔法柔韧、风格独具特色。

  朱耷爱画禽鸟,他画的禽鸟一般是眼睛半开,四肢萎缩脖子紧缩。有一种忍饥耐寒,艰苦自持的状态,让欣赏着能够看到他的内心世界,甚至是他的身世处境。八大山人的悲苦愤懑都寄托在了他的花鸟画的笔墨当中,心中对民族的那份感情念念不忘,民族自尊心不可辱。

  (一)八大山人爱画荷,他画的荷叶往往是修长的荷梗上缀以三五笔荷花,以荷梗为骨、荷叶为肉。他所画的荷梗极具弹性,总是充满着向上的精神,而荷叶则有不堪重负之感。

  (二)在创作上,他立意精深,构图奇特,笔墨简炼,气势磅礴,感人心脾,所塑造的艺术形象,具有独特的韵味,在清初画坛保守与革新的对峙中,成为革新派四大画俗的主持。八大山人以精炼放纵的笔墨,表现了他那倔强傲岸的性格,抒发了对统治阶级的不满和愤慨,大气磅礴,感人心脾。艺术家的驰名意味着其成就和影响传播的程度。八大对后人的艺术影响郑板桥进行过一番比较:“八大名满天下,石涛名不出吾扬州,何哉?八大纯用减笔,而石涛微萁耳!”

  二、《荷石水禽图》的艺术特色

  (一)从笔墨方面分析。

  《荷石水禽图》这幅作品是朱耷晚年的一幅力作,其构图险怪,笔法雄健泼辣,墨色淋漓酣畅,具有奇特新颖出人意表的艺术特色。

  (二)从画面内容分析。

  这幅作品描绘了两只水鸭立于荷塘中的一块石头之上,水鸭黑白对比强烈,两只水鸭均单足独立于石上。一只居于石头高处,举头仰望画面上部的荷花,而另外一只则在缩颈而立,意境深远引人深思。画面左边的荷柄向上伸展上面的荷叶两组墨色淡浅,荷梗墨色浑厚带有弹性。荷花伸于画面之外。荷叶上面有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自然而又不失单调;画面中的禽鸟翻着白眼望着青天,显示了他内心世界的凌乱与空洞。而荷花则生动自然,多姿多彩,意趣盎然。在这幅作品中与荷相互应的是下方的凸石,凸石的一般在画面另一半则与水鸭相结合,生动自然。所画的池塘多是浅塘淤泥,而荷花亭亭玉立,这其中也蕴含着作者的思想,正人君子等等的思想。

  (三)从落款方面分析。

  八大山人在该幅作品中的落款极似“笑之”,又极似“哭之”,所画山水多似“残山剩水’,所画禽鸟则是则是翻白眼看青天。笔墨不仅可以陶冶性情,也可以宣泄怨恨。表露了他对清王朝的不满和对故国的怀念。朱耷临池任情使性,随意挥写,画面黑白对比强烈,笔墨凝练简约,构图十分自然随意。

  该画中八大山人的题“八大山人”时那“人”字写得比八大山都大,这也许有他特殊的意思,表面看这样写也很好看。有时在画上题写“九月十三日”,这一天是李自成攻占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之日,为此寓亡国之痛。他的作画不像其它画家那样直抒胸臆,而是通过他那晦涩难解的题画诗和那种怪怪奇奇的变形画来表现。这一点是其他画家没有的。八大山人可谓是“怪异”的一位画家了,他为人怪僻,题款也是怪的,也许是因为他题款怪,所以现在有很多画家在研究他的题款。

  时钟的滴答声让我从画中释然,抬头一看接近凌晨四点。夜再一次静得可怕,我安静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思考着,久久难以入睡。我被朱耷的那种爱国民族自尊心感染着,他的那份思念,他的那份愤懑,他的那份孤寂。让我对他多了那么一份同情,他的艺术手法,以物寓意地方法让后人赞赏,他的奇特奔放让我们产生了敬佩之情。他的作品奇简冷逸,奔放自如让他成为中国画史上的一颗璀璨的巨星,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使之在艺术画坛独立国风骚300年,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罗一平.语言与图式[M].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291.

  [2]湖光华.八大山人[M].长春:吉林美术出版社,1996:15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