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默顿科学社会学的知识观论文

浅谈默顿科学社会学的知识观论文

时间:2018-12-06 社会科学论文

  论文关健词:双顿 科学社会学 知识社会学 知识观

  论文摘要:双顿科学社会学在对知识社会学批判的基础上开创了一种对科学的新的研究路径,其研究基.氛是对科学知识的实证一功能主义分析,在这种知识观的基础上,形成双顿传统。

  一、知识杜会学的知识观

  “知识社会学是科学社会学的前身或发展的最初阶段。知识社会学一般是指考察观念与社会结构和社会过程的关系,或知识与社会实在之间的相互影响的学科。“知识社会学是与这样一种假说一起出现的,这个假说认为:即使是真理也可以从社会方面加以说明,因为它们与它们出现于其中的历史上的社会有着联系。默顿说,“马克思主义是知识社会学的风暴中心”。马克思的认识论对知识社会学产生了重大影响。马克思提出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基本命题。人类对自然的改造中创造自己的生存方式,在生产活动中形成社会关系,同时也创造了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知识作为一种处理人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工具,它依赖于人的存在,反映了人的利益。马克思说:“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这些变革时,必须时时刻刻地将下面的两者区分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民借以意识到的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这里马克思实际上对知识做了两种区分:自然科学和意识形态。

  曼海姆继承了马克思的思想,形成知识社会学中的马克思一曼海姆传统。曼海姆认为:“实际思想的出现和结晶在许多方面受各种各样纯理论因素影响,这些因素与纯理论因素相反,可以被称作存在的因素。这种存在决定思想,也不得不被看作是事实。曼海姆拓展了马克思存在的概念,由此涵盖世代教派、职业群体等因素;取消经济因素在决定人类思想结构中的独一无二的地位。在这之后,曼海姆又将马克思对意识形态的关注扩大至一般知识。认为:“人类思想结构本质上都含有意识形态的性质,任何有关真理的声称不过是一种自欺。

  曼海姆主张在自然科学和文化间区分,自然世界的现象及其之间的关系是永恒不变的,对这类客观现象的正确知识只能凭借超然观察对感性事实的信赖,以及精确的测量获得。文化知识则依赖于一个时期的群体对文化现象的理解。这样曼海姆的知识观实际上区分了自然科学和文化科学两种知识状态。把自然科学看作是知识社会学的特例,知识社会学的主要任务只是对文化知识做社会性的考察,去说明像美学、道德、哲学体系等这类专门知识。

  二、默顿科学杜会学的认识论

  默顿在批判知识社会学范式的基础上开创了科学社会学,形成了新的研究“范式”。

  1.默顿继承了知识社会学实证主义的科学观

  知识社会学和默顿的科学社会学派都坚持实证主义科学观。科学的目标是拓展准确无误的知识,默顿在科学的规范中列举出普遍主义、公有主义、无私利性、有条理的怀疑主义作为科学的精神气质。普遍主义是指关于真相的断言必须服从于先定的非个人性的标准,要与观察和以前被证实的知识相一致。就是说(科学)知识的合法性要么符合其内在逻辑,要么与实在相符。有条理的怀疑更要求在科学家接受或承认已有科学成果的过程中,防止人和社会因素对科学的干扰。后来默顿学派又列举出了情感中立、理性精神客观性、无偏见性等,把这些列人科学的精神特质,这是典型的实证主义的科学观,这点实际上与曼海姆对科学的定位相同。

  默顿开始对科学做社会学的经验性研究。默顿的博士论文《17世纪英格兰的科学、技术与社会》中提出了著名的默顿命题:清教与科学的关系假说;经济、军事对科学研究范围的影响。默顿运用引证分析、内容分析、集体传记研究等计量分析对英国的17世纪近代科学兴起的特殊时期进行了经验性的考察。默顿后期对科学奖励系统、科学评价的分析更是经验性研究的典范。 2。对知识社会学问题的悬置和重构研究重心

  知识社会学的主要困境是无法对社会基础与知识的关系给出令人满意的说明,同时对知识社会学本身的合法性的辩护也不完全。再加上其对文化知识、自然科学知识二元划分,这些使默顿认识到需要开创一个新范式。

  默顿把研究完全限制为科学之内,划分科学内史和外史。默顿认为:“显然,每个文化(包括科学)领域的内部史在某种程度上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解释,但有一点至少也是合乎情理的,即其他的社会条件和文化条件也发挥了它们的作用。默顿对科学内史的研究主要是对科学建制借助结构一功能方法进行分析。默顿认为科学是一种独特的社会建制,科学体制的目标在于拓展正确无误的知识。为实现这个目标,科学体制有一系列的规范,分为“技术规范”和“道德规范”。经验上可以验证而在逻辑上首尾一致的关于规律性的陈述是技术规范,忠实于实验证据是技术规范,而逻辑一致的技术规范则是有系统地和正确地做出预测的前提。这些惯例之所以有效,不仅是源于其方法论和理论的理由,更是由于科学共同体道德的规范,科学共同体成员自觉的遵循。这里默顿似乎是对科学共同体规范的理想建构。

  3.对科学知识内容的忽视

  默顿对科学的研究引人社会因素,但这些因素的影响只是科学的“外围”,无法深人科学的知识“内核”,科学的内容始终是个“黑箱”。默顿继承了知识社会学的范式,认为科学是相对的、有自己的“场域”,知识的合法性不是取决于其内在的逻辑,而是一种社会建构的结果。“科学的实在性和真理性并不是因为它与实在相符而是科学家贴在其常规的、接受的实践和认识上的权益性标签,科学知识只不过是科学家对实在的集体的看法,因为正是知识生产者的社会群体而不是实在本身,选择了关于实在的‘真理说明和充分描述’。

  默顿学派把科学社会学的自身发展,作为一个自身例证来说明:科学社会学之所以取得成功源于它对科学共同体的经验性描述。而实际情况并非完全是这样,林奇认为:“科学社会学70年代在美国的持续繁荣,更多的是由于默顿本人的学术声望,及与拉扎斯费尔德、帕森斯等人对美国社会学体制的有效统治,及和著名同事和学生通过研究工作与普赖斯、本一戴维、库恩组成的联盟。”

  在科学的研究中,就科学知识的合理性来加以怀疑,默顿引人社会学因素来研究科学知识本身的合理性,而且用它来研究科学体制、科学知识的“外围”。这源于默顿学派的实证主义知识观,这种知识观决定了对科学的研究不能涉及知识的本身内容。随着科学文化研究的展开,历史主义对社会因素的引人,实证主义不再流行。但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研究之路毕竟为文化研究作了前提性的工作,对科学体制的研究仍具有不可泯灭的价值。